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

快速搜索

搜索項:

關鍵字:

本周熱門小說

第一百零八回 喬道清興霧取城 小旋風藏炮擊賊

TXT 全文
  話說楊志,孫安,卞祥正追趕奚勝,到伊闕山側,不提防山坡後有賊將埋伏,領一萬騎兵突出,與楊志等大殺一陣。奚勝得脫,領敗殘兵進城去了。孫安奮勇拚鬥,殺死賊將二人,卻是眾寡不敵,這千餘甲馬騎兵,都被賊兵驅入深谷中去。那谷四面都是峭壁,卻無出路,被賊兵搬運木石,塞斷谷口。賊人進城,報知龔端,龔端差二千兵把住谷口,楊志,孫安等,便是插翅也飛不出來。

  不說楊志等被困,且說盧俊義等得破奚勝六花陣,大半虧馬靈用金磚術,打翻若干賊兵,更兼眾將勇猛,得獲全勝,殺了賊中猛將三員,乘勢驅兵,奪了龍門關,斬級萬餘,奪獲馬匹,盔甲,金鼓無算,賊兵退入城中去了。盧俊義計點軍馬,只不見了沖頭陣的楊志,孫安,卞祥一千軍馬。當下盧俊義教解珍,解寶,鄒淵,鄒潤,各領一千人馬,分四路去尋,至日暮,卻無影響。

  次日,盧俊義按兵不動,再令解珍等去尋訪。解寶領一支軍,攀籐附葛,爬山越嶺,到伊闕山東最高的一個山嶺上。望見山嶺之西,下面深谷中,隱隱的有一簇人馬。被樹林叢密遮蔽了,不能夠看得詳細。又且高下懸隔,聲喚不聞。解寶領軍卒下山,尋個居民訪問,那裡有一個人家,都因兵亂遷避去了。次後到一個最深僻的山凹平曠處,方有幾家窮苦的村農,見了若干軍馬,都慌做一團。解寶道:「我每是朝廷兵馬,來此剿捕賊寇的。」

  那些人聽說是官兵,更是慌張。解寶用好言撫慰說道:「我每軍將是宋先鋒部下。」那些人道:「可是那殺韃子,擒田虎,不騷擾地方的宋先鋒麼?」解寶道:「正是。」那些村農跪拜道:「可知道將軍等不來抓雞縛狗!前年也有官兵到此捕賊人,那些軍士與強盜一般擄掠。因此,我等避到這個所在來。今日得將軍到此,使我每再見天日。」解寶把那楊志等一千人馬,不知下落,並那嶺西深谷去處,問訪眾人。那些人都道:「這個谷叫躪谷,只有一條進去的路。」農人遂引解寶等來到谷口。恰好鄒淵,鄒潤兩支軍馬,也尋到來。合兵一處,殺散賊兵,一同上前,搬開木石,解寶,鄒淵領兵馬進谷。

  楊志,孫安,卞祥與一千軍士,馬罷人困,都在樹林下,坐以待斃。見瞭解寶等人馬,眾人都喜躍歡呼。解寶將帶來的乾糧,分散楊志等眾人,先且充飢。食罷,眾軍一齊出谷。解寶叫村農隨到大寨,來見盧先鋒。盧俊義大喜,取銀兩米谷,賬濟窮民;村農磕頭感激,千恩萬謝去了。隨後解珍這支軍馬,也回寨了。是日天晚歇息,一宿無話。

  次早,盧俊義正與朱武調遣兵馬,攻取城池,忽有流星探馬報將來說,王慶差偽都督杜*領十二員將佐,兵馬二萬,前來救援,兵馬已到三十里外了。盧俊義聞報,教朱武,楊志,孫立,單廷珪,魏定國,同喬道清,馬靈,管領兵馬二萬,列陣於大寨前,以當城中賊兵突出;教解珍,解寶,穆春,薛永,管領軍馬五千,看守山寨。盧俊義親自統領其餘將佐,軍馬三萬五千,迎敵杜*。

  當有「浪子」燕青稟道:「主人今日不宜親自臨陣。」盧俊義道:「卻是為何?」燕青道:「小人昨夜有不祥夢兆。」盧俊義道:「夢寐之事,何足憑信。既以身許國,也顧不得利害。」燕青道:「若是主人決意要行,乞撥五百步兵,與小人自去行事。」盧俊義笑道:「小乙,你待要怎麼?」燕青道:「主人勿管,只撥與小人便了。」盧俊義道:「便撥與你,看你做出甚事來!」隨即撥五百步兵與燕青。燕青領了自去,盧俊義冷笑不止。統領眾將兵馬,離了大寨,繇平泉橋經過。那平泉中多奇異的石子,乃唐朝李德裕舊莊,只見燕青引著眾人,在那裡砍伐樹木。盧俊義心下雖是好笑,忙忙地要去廝殺,無暇去問他。


  兵馬過了龍門關西十里外,向西列陣等候。至一個時辰,賊兵方到。兩陣相對,擂鼓吶喊。西陣裡偏將衛鶴,舞大刀,拍馬當先。宋陣中山士奇躍馬挺,更不打話,接住殺。兩騎馬在陣前礩過三十合,山士奇挺刺中衛鶴的戰馬後腿,那馬後蹄蹣將下去,把衛鶴閃下馬來,山士奇又一戮死。

  西陣中酆泰大怒,舞兩條鐵簡,拍馬直搶山士奇。二將礩到十合之上,卞祥見山士奇礩不過酆泰,捻拍馬助戰。被酆泰大喝一聲,只一簡,把山士奇打下馬來,再加一簡,結果了性命,拍馬舞劍來迎。怎奈卞祥更是勇猛。酆泰馬頭到,大喝一聲,一刺中酆泰心窩,死於馬下。兩軍大喊。西陣主帥杜,見連折了二將,心如火熾,氣若煙生,挺一條丈八蛇矛,驟馬親自出陣。宋陣主帥盧俊義也親自出陣,與杜礩過五十合,不分勝敗。杜那條蛇矛,神出鬼沒。

  孫安見盧先鋒不能取勝,揮劍拍馬助戰。賊將卓茂,舞條狼牙棍,縱馬來迎。與孫安礩不上四五合,孫安奮神威,將卓茂一劍,斬於馬下。撥轉馬,驟上前,揮劍來砍杜。杜見他殺了卓茂,措手不及,被孫安手起劍落,砍斷右臂,翻身落馬;盧俊義再一槍,結果了性命。盧俊義等驅兵卷殺過去,賊兵大敗。

  忽地西南上鏟斜小路裡,衝出一隊騎兵,當先馬上一將,狀貌魆黑醜惡,一頭蓬鬆短髮,頂個鐵道冠,穿領終征袍,坐匹赤炭馬,仗劍指揮眾軍,彎環踢跳,飛奔前來。盧俊義等看是賊兵號衣,驅兵一擁上前衝殺。

  那將卻不來廝殺,口中喃喃吶吶地念了兩句,望正南離位上砍了一劍,轉眼間,賊將口中噴出火來。須臾,平空地上,騰騰火熾,烈烈猓生,望宋軍燒將來。盧俊義走避不迭,宋軍大敗,棄下金鼓,馬匹,亂竄奔逃。走不迭的,都燒得焦頭爛額。軍士死者,五千餘人。眾將保護著盧俊義,奔走到平泉橋。軍士爭先上橋,登時把橋擠踏得傾圮下來。幸得燕青砍伐樹木,於橋兩傍,剛搭得完浮橋,軍士得渡,全活著二萬人。盧俊義與卞祥兩騎馬落後,行至橋邊,被賊將趕上,一口火望卞祥噴來。卞祥滿身是火,燒損墜馬,被賊兵所殺。盧俊義幸得浮橋接濟,馳竄去了。

  賊將領兵追殺到來,卻得前軍報知喬道清。喬道清單騎仗劍,迎著賊將。那賊將見喬道清迎上來,再把劍望南砍去,那火比前番更是熾焰。喬道清捏訣唸咒,把劍望坎方一指,使出「三昧神水」的法。霎時間,有千百道黑氣,飛迎前來,卻變成瀑布飛泉,又如億兆斛的瓊珠玉屑,望賊將潑去,滅了妖火。那賊將見破了妖術,撥馬逃奔,戰馬踏著一塊水石,馬蹄後失,把那賊將閃下馬來。喬道清飛馬趕上,揮劍砍為兩段。那五千騎兵,抓翻跌傷者,五百餘人。

  喬道清仗劍大喝道:「如肯歸降,都留下顱頭!」賊人見喬道清如此法力,都下馬投戈,拜伏乞命。喬道清再用好言撫慰,梟了賊將首級,率領降賊,來見盧先鋒獻捷。盧俊義感謝不已,並稱讚燕青功勞。眾將問降賊,方曉得那妖人姓寇名,慣用妖火燒人。人因他貌相醜惡,叫他做「毒焰鬼王」。昔年助王慶造反的,不知往那裡去了二年,近日又到南豐說:「宋兵勢大,待俺去他。」因此,王慶差他星馳到此。龔端,奚勝望見救兵輸了,不敢出來廝殺,只添兵堅守城池。

  當下喬道清說:「這裡城池深固,急切不能得破。今夜待貧道略施小術,助先鋒成功,以報二位先鋒厚恩。」盧俊義道:「願聞神術。」喬道清附耳低言說道:「如此如此。」盧俊義大喜,隨即調遣將士,各去行事,準備攻城;一面教軍士以禮殯葬山士奇,卞祥,盧俊義親自設祭。


  是夜二更時分,喬道清出來使劍作法。須臾霧起,把西京一座城池,周回都遮漫了;守城軍士,咫尺不辨,你我不能相顧。宋兵乘黑暗裡,從飛奔轉關轆上,攀緣上女牆,只聽得一聲炮響,重霧忽然收斂,城上四面,都是宋兵,各向身邊取出火種,燃點火炬,上下照耀,如同白晝一般。守城軍士,先是驚得麻木了,都動彈不得,被宋兵掣出兵器砍殺,賊兵墜城死者無算。龔端、奚勝見變起倉卒,急引兵來救應,已被宋軍奪了四門。盧俊義大驅兵馬進城,龔端,奚勝都被亂兵殺死,其餘偏牙將佐頭目俱降,軍士降服者三萬人,百姓秋毫無犯。

  天明,盧俊義出榜安民,標錄喬道清大功,重賞三軍將士,差馬靈到宋先鋒處報捷。馬靈遵令去了,至晚便來回話說:「宋先鋒等攻打荊南,連日與賊人交戰,大敗南豐救兵,主帥謝*被擒。宋先鋒因戎事焦勞,染病在營中,數日軍務,都是吳軍師統握。」盧俊義聞報,鬱鬱不樂,連忙料理軍務,將西京城池,交與喬道清,馬靈統兵鎮守。盧俊義次日,辭別喬道清,馬靈,統領朱武等二十員將佐,離了西京,急急忙忙望荊南進發。不則一日,兵馬已到荊南城北大寨中,盧俊義等入寨問候。


  宋江虧「神醫」安道全療治,病勢已減了六七分,盧俊義等甚是喜慰。正在敘闊各逆軍務,忽有逃回軍士報說:「唐斌正護送蕭讓等,離大寨行至三十里,忽被荊南賊將縻貹,馬強,領一萬精兵,從斜僻小路抄出,乘先鋒臥病,要來劫大寨之後,正遇著我方人馬。唐斌力敵二將,怎奈眾寡不敵,更兼縻貹十分勇猛;唐斌被縻貹殺死,蕭讓,裴宣,金大堅都被活捉去。他每正要來劫寨,探聽得盧先鋒等大兵到來,賊人只擄了蕭讓等遁去。」宋江聽罷,不覺失聲哭道:「蕭讓等性命休矣!」病勢仍舊沉重。

  盧俊義等眾將,都來勸解。盧俊義問道:「蕭讓等到何處去?」宋江嗚咽答道:「蕭讓知我有病,特辭了陳安撫來看視我,並奉陳安撫命,即取金大堅、裴宣到宛州,要他每寫勒碑石,及查勘文卷。我今日特差唐斌,領一千人馬護送他三個去。不料被賊人捉擄,三人必被殺害!」宋江遂教盧俊義幫助吳用,攻打城池,拿住縻貹,馬強報仇,盧俊義等遵令,來到城北軍前。眾人與吳學究敘禮畢,盧俊義連忙說蕭讓等被擄之事。吳用大驚道:「苦也!斷送了這三個人!」傳令教眾將圍城,併力攻打城池。眾將遵令,四面攻城。吳用又令軍漢上雲梯,望城中高叫道:「速將蕭讓、金大堅、裴宣送出來!若稍遲延,打破城池,不論軍民,盡行屠戮!」

  卻說城中守將梁永偽授留守之職,同正偏將佐,在城鎮守。那縻貹,馬強都戰敗,逃遁到此。當日捉了蕭讓等三人,因宋兵尚未圍城,縻貹叫城門進城,將蕭讓等解到帥府獻功。梁永頗聞得「聖手書生」的名目,教軍士解放綁縛,要他降服。

  蕭讓、裴宣、金大堅三人睜眼大罵道:「無知逆賊,汝等看我每是何等樣人?逆賊快把我三人一刀兩段罷了!這六個膝蓋骨,休想有半個兒著地!即日宋先鋒打破城池,拿你每這夥鼠輩,碎萬段!」梁永大怒,叫軍漢「打那三個奴狗跪著!」軍漢拿起棒便打,只打得跌仆,那裡有一個肯跪。三人罵不絕口。梁永道:「你每要一刀兩段,俺偏要慢慢地擺佈你。」喝叫軍士:「將這三個奴狗,立枷在轅門外;只顧打他兩腿,打折了驢腿,自然跪將下來。」軍漢得令,便來套枷扒擺佈。

  帥府前軍士居民,都來看宋軍中人物,內中早惱怒了一個真正有男子氣的鬚眉丈夫。那男子姓蕭,雙名叫嘉穗,寓居帥府南街紙張鋪間壁。他高祖蕭,字僧達,南北朝時人,為荊南刺史。江水敗堤,蕭親率將吏,冒雨修堤。雨甚水壯,將吏請少避之,蕭道:「王尊欲以身塞河,我獨何心哉?」言畢,而水退堤立。

是歲,嘉禾生,一莖六穗,蕭嘉穗取名在此。那蕭嘉穗偶游荊南,荊南人思慕其上祖仁德,把蕭嘉穗十分敬重。那蕭嘉穗襟懷豪爽,志氣高遠,度量寬宏,膂力過人,武藝精熟,乃是十分有膽氣的人。凡遇有肝膽者,不論貴賤,都交結他。適遇王慶作亂,侵奪城池,蕭嘉穗獻計御賊,當事的不肯用他計策,以致城陷。賊人下令,凡百姓只許入城,並不許一個出去。蕭嘉穗在城中,日夜留心圖賊,卻是單絲不成線。今日見賊人扒蕭讓等三個,又聽得宋兵為蕭讓等攻城緊急,軍民都有驚恐之狀。蕭嘉穗想了一回想道:「機會在此。只此一著,可以保全城中幾許生靈。」忙歸寓所。此時已是申牌時分,連忙叫小廝磨了一碗墨汁,向間壁紙鋪裡買了數張皮料厚棉紙,在燈下濡墨揮毫,大書特書的寫道:

  城中都是宋朝良民,必不肯甘心助賊。宋先鋒是朝廷良將,殺韃子,擒田虎,到處莫敢攖其鋒。手下將佐一百單八人,情同股肱。轅門前扒的三人,義不屈膝,宋先鋒等英雄忠義可知。今日賊人若害了這三人,城中兵微將寡,早晚打破城池,玉石俱焚。城中軍民,要保全性命的,都跟我去殺賊!

  蕭嘉穗將那數張紙都寫完了,悄地探聽消息,只聽得百姓每都在家裡哭泣。蕭嘉穗道:「民心如此,我計成矣!」扶到昧爽時分,踅出寓所,將寫下的數張字紙,拋向帥府前左右街市鬧處。

  少頃,天明,軍士居民,這邊方拾一張來看,那邊又有人拾了一張:登時聚著數簇軍民觀看。早有巡風軍卒,搶一張去,飛報與梁永知道。梁永大驚,急差宣令官出府傳令,教軍士謹守轅門及各營,著一面嚴行緝捕奸細。那蕭嘉穗身邊藏一把寶刀,挨入人叢中,也來觀看,將紙上言語,高聲朗誦了兩遍,軍民都錯愕相顧,那宣令官奉著主將的令,騎著馬,五六個軍漢,跟隨到各營傳令。蕭嘉穗搶上前,大吼一聲,一刀砍斷馬足,宣令官撞下馬去,一刀剁下頭來。蕭嘉穗左手抓了人頭,右手提刀,大呼道:「要保全性命的,都跟蕭嘉穗去殺賊!」帥府前軍士,平素認得蕭嘉穗,又曉得他是鐵漢,霎時有五六百人,擁著他結做一塊。

  蕭嘉穗見軍士聚攏來,復連聲大呼道:「百姓有膽量的,都來相助!」聲音響振數百步。那時四面響應,百姓都搶棍棒,拔杉刺,折桌腳:捻指間,已有五六千人。迭聲吶喊,蕭嘉穗當先,領眾搶入帥府。那梁永平日暴虐軍民,鞭撻士卒,護衛軍將,都恨入骨髓。一聞變起,都來相助,趕入去,把梁永等一家老小都殺了。蕭嘉穗領眾軍民人等,擁出帥府,此時已有二萬餘人。把蕭讓,裴宣,金大堅放了扒,都打開了枷。蕭嘉穗選三個有膂力的人,背著蕭讓等三人。蕭嘉穗當先,抓了梁永首級,趕到北門,殺死守門將馬強,趕散把門軍士,開城門,放吊橋。


  那時吳用正到北門,親督將士攻城,聽的城中吶喊。又是開城門,只道賊人出來衝擊,忙教軍馬退下三四箭之地,列陣迎敵。只見蕭嘉穗抓著人頭,背後三個軍漢,背負蕭讓等,過了吊橋,忙奔前來。吳用正在驚訝,蕭讓等高叫道:「吳軍師,實虧這個壯士,激聚眾民,殺了賊將,救我等出來。」吳用聽了,又驚又喜。蕭嘉穗對吳用道:「事在倉卒,不及敘禮。請軍師快領兵入城!」那吊橋邊已有若干軍民,都齊聲叫道:「請宋先鋒入城!」吳用見諸色人等,都有在裡面,遂傳令教將士統軍馬入城,如有妄殺一人者,同伍皆斬。北城上守城軍士,看見事勢如此,都投戈下城;其東西南三面守城軍士,聞了這個消息,都困縛了守城賊將,大開城門,香花燈燭,迎接宋兵入城。只有縻貹那廝勇猛,人近他不得,出西門,殺出重圍走了。


  吳用差人飛報宋江。宋江聞報,把那憂國家,哭兄弟的病症,退了九分九,欣喜雀躍,同眾將拔寨都起。大軍來到荊南城中,宋江升坐帥府,安撫軍民,慰勞將士。宋江請蕭嘉穗到帥府,問了姓名,扶他上坐。宋江納頭便拜道:「壯士豪舉:誅鋤叛逆,保全生靈,兵不血刃,克復城池,又救了宋某的三個兄弟,宋江合當下拜。」蕭嘉穗答拜不迭道:「此非蕭某之能,皆眾軍民之力也!」宋江聽了這句,愈加欽敬。宋江以下將佐,都敘禮畢。城中軍士,將賊將解來。宋江問願降者,盡行免罪。因此滿城歡聲雷動,降服數萬人。恰好水軍頭領李俊等,統領水軍船隻,到了漢江,都來參見。

  宋江教置酒款待蕭壯士。宋江親自執杯勸酒,說道:「足下鴻才茂德,宋某回朝,面奏天子,一定優擢。」蕭嘉穗道:「這個倒不必,蕭某今日之舉,非為功名富貴。蕭某少負不羈之行,長無鄉曲之譽,更且孤陋寡聞。方今人高張,賢士無名,雖材懷隨和,行若由夷的,終不能達九重。蕭某見若干有抱負的英雄,不計生死,越公家之難者,倘舉事一有不當,那些全軀保妻子的,隨而媒孽其短,身家性命,都在權奸之掌握之中。像蕭某今日,無官守之責,卻似那閒雲野鶴,何天之不可飛耶!」這一席話,說得宋江以下,無不嗟歎。坐中公孫勝,魯智深,武松,燕青,李俊,童威,童猛,戴宗,柴進,樊瑞,朱武,蔣敬等這十餘個人,把蕭壯士這段話,更是點頭玩味。

  當晚酒散,蕭嘉穗辭謝出府。次早,宋江差戴宗到陳安撫處報捷。宋江親自到蕭壯士寓所,特地拜望,卻是一個空寓。間壁紙鋪裡說:「蕭嘉穗今早天未明時,收拾了琴劍書囊,辭別了小人,不知往那裡去了。」

  宋江回到帥府,對眾頭領說蕭嘉穗飄然而去,眾將無不歎息。至晚,戴宗回報,說宛州山南兩處所屬未克州縣,陳安撫侯參謀授方略與羅戩及林沖,花榮等,俱各討平。朝廷已差若干新官到來,各行交代訖。陳安撫已率領諸將起程,即日便到。宋江與吳用計議,待陳安撫到這裡鎮守,我每好起大兵,前去滅渠魁。宋江卻在荊南調攝五六日,病已全愈。


  一日,報陳安撫等兵馬到來,宋江等接入城中。參見畢,陳安撫大賞三軍將士。次後山南守將史進等,已將州務交代新官,隨後也到。宋江將州務請陳安撫治理。宋江等拜別陳安撫,統領大軍,水陸並進,戰騎同行,來南豐賊人巢穴。此時一百單八個英雄,都在一處,又有河北降將孫安等十一人,軍馬二十餘萬,連戰連捷,兵威大振,所到地方,賊人望風降順,宋江將復過州縣,呈報陳安撫。陳差羅戩統領將士兵馬,前來鎮守。


  宋江等水陸大兵,長驅直至南豐地界,哨馬報到,說偵探得賊人王慶將李助為統軍大元帥,就本處調選水陸兵馬五萬。又調雲安,東川,安德三路各兵馬二萬,都是本處偽兵馬都監劉以敬,上官義等統領。數十員猛將,及十一萬雄兵,前來拒敵:王慶親自督征。宋江聞報,與吳用計議道:「賊兵傾巢而來,必是抵死拚。我將何策勝之?」吳用道:「兵法只是『多方以誤之』這一句。俺每如今將士都在一處,多分調幾路前去殺,教他應接不暇。」宋江依議傳令,分調兵將。

  先一日,有「撲天雕」李應,「小旋風」柴進,奉宋先鋒將令,統領馬步頭領單廷珪,魏定國,施恩,薛永,穆春,李忠,領兵五千,護送糧草車仗,並緞帛,火炮,車輛,在大兵之後。地名龍門山,南麓下傍山有一村莊,四圍都是高泥岡子,卻像個土城,三面有路出入。居民空下草瓦房數百間,居民因避兵遷避去了。是晚,東北風大作,濃雲潑墨,李應,柴進見天色已暮,恐天雨沾濕了糧草,教軍士拆開門扇,把車輛推送屋裡。軍士方欲造飯食息,忽見「病大蟲」薛永領兵巡哨,捉了一個奸細,來報柴進說:「審問得奸細說,賊人縻貹 ,領精兵一萬,今夜二更,要來劫燒糧草。現今伏在龍門山中。」

  原來那龍門山兩崖對峙如門,其中可通舟楫,樹木叢密。李應聽說,便對柴進道:「待小弟去莊前等那賊,殺他片甲不回。」柴進道:「那縻貹十分勇猛,不可力敵。況且我這裡步兵少,待小弟略施小計,拚五六車火炮,百十車柴薪,與唐斌等報仇,把那奸細殺了。」

  教軍士將糧草,火炮,車輛,教李應領兵三千,都備弓弩火箭,護衛糧車。在黃昏時候,盡數出了土岡,望南先行,卻留下百十輛柴薪車,四散列於西南下風頭草房茅邊。將百十輛空車,五六處結隊擺列,上面略放些糧米。各處藏下火炮,及鋪放硫黃硝灌過的乾柴。教施恩,薛永,穆春,李忠領兵二千,埋於東泥岡路口。教單廷領馬兵一千,於莊南路口,等候賊人到來,都是恁般恁般,依我行事。柴進同「神火將軍」魏定國,領步兵三百人,都帶火種火器,上山埋伏於叢密樹林裡。

  等到二更時分,賊將縻貹果然同了二個偏將,領著萬餘軍馬,人披軟戰,馬摘鑾鈴,偃旗息鼓,疾馳到南土岡門口來。單廷珪見賊兵來,教軍士燃點火把,接住廝殺。單廷珪與縻貹礩不到四五合,單廷珪撥馬領兵退入去。那縻貹是有勇無謀的人,領兵一逕搶進來。薛永,施恩見南路舉火,即教李忠,穆春分兵一千,疾馳到莊南,把住路口。

  那時賊兵都喊殺連天搶入去,只望東北上風頭殺來,乃是空屋,不見糧草。縻貹領兵四面搜索,看見下風頭只有一二百輛糧草車,有五六百軍士看守,見賊兵來,發聲喊,都奔散。縻貹道:「原來不多糧草!」叫軍士打火把照看,中間車隊裡,每隊有兩輛緞疋車。那些賊兵見了,便去亂搶。縻貹急要止遏時,又被山上將火箭火把亂打射下來,草房柴車上,都燔燒起來。賊兵發減,急躲避時,早被火炮藥線引著火,傳遞得快,如轟雷般打擊出來。賊兵奔走不迭的,都被火炮擊死。捻指間,烘烘火起,烈烈煙生。

  當下火勢昌熾,炮聲震響,如天摧地裂之聲。須臾,百十間草房,變做猓團火塊。縻貹被火炮擊死,賊兵擊死大半,焦頭爛額者無數。又被單廷珪,施恩等三路追殺進來,二個偏將,都被殺死,一萬人馬,只有千餘人從土岡上爬出去,逃脫性命。天明,柴進等仍與李應等合兵一處,將糧草運送大寨來。宋先鋒正升帳,遣調兵馬殺賊,只見馬軍拴束馬匹,步軍安排器械,正是:旌旗紅展一天霞,刀劍白鋪千里雪。畢竟宋江等如何殺,且聽下回分解。

<上一頁 <<第一百零八回 喬道清興霧取城 小旋風藏炮擊賊>> 〔完〕 下一頁>

天博閱讀室

版權聲明: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,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,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。

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,請購買原文書(網上書店 @ 天博網),尊重出版商的權利。

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給我們來信,我們會立即刪除. Email:info@tinpo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