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

快速搜索

搜索項:

關鍵字:

本周熱門小說

樂記第十九

TXT 全文
  凡音之起,由人心生也。人心之動,物使之然也。感於物而動,故形於聲。 聲相應。故生變;變成方,謂之音。比音而樂之,及干戚羽旄,謂之樂。


  樂者,音之所由生也,其本在人心之感於物也。是故其哀心感者,其聲□以 殺;其樂心感者,其聲單以緩;其喜心感者,其聲發以散;其怒心感者, 其聲粗以厲;其敬心感者,其聲直以廉;其愛心感者,其聲和以柔。六者,非性 也,感於物而後動。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者。故禮以道其志,樂以和其聲,政以 一其行,刑以防其奸。禮樂刑政,其極一也,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。


  凡音者,生人心者也。情動於中,故形於聲。聲成文,謂之音。是故,治世 之音安以樂,其政和。亂世之音怨以怒,其政乖。亡國之音哀以思,其民困。聲 音之道,與政通矣。宮為君,商為臣,角為民,徵為事,羽為物,五者不亂,則 無{滯心}之音矣。宮亂則荒,其君驕。商亂則陂,其官壞。角亂則憂,其民怨。 徵亂則哀,其事勤。羽亂則危,其財匱。五者皆亂,迭相陵,謂之慢。如此,則 國之滅亡無日矣。鄭衛之音,亂世之音也,比於慢矣。桑間濮上之音,亡國之音 也。其政散,其民流,誣上行私而不可止也。


  凡音者,生於人心者也;樂者,通倫理者也。是故,知聲而不知音者,禽獸 是也;知音而不知樂者,眾庶是也。唯君子為能知樂。是故,審聲以知音,審音 以知樂,審樂以知政,而治道備矣。是故,不知聲者不可與言音,不知音者不可 與言樂。知樂,則幾於知禮矣。禮樂皆得,謂之有德。德者得也。


  是故,樂之隆,非極音也;食饗之禮,非致味也。清廟之瑟,朱弦而疏越, 一倡而三歎,有遺音者矣。大饗之禮,尚玄酒而俎腥魚,大羹不和,有遺味者矣。 是故先王之制禮樂也,非以極口腹耳目之欲也,將以教民平好惡而反人道之正也。


  人生而靜,天之性也;惑於物而動,性之欲也。物至知知,然後好惡形焉。 好惡無節於內,知誘於外,不能反躬,天理滅矣。夫物之感人無窮,而人之好惡 無節,則是物至而人化物也。人化物也者,滅天理而窮人欲者也。於是有悖逆詐 偽之心,有淫作亂之事。是故,強者脅弱,眾者暴寡,知者詐惡,勇者苦怯, 疾病不養,老幼孤獨不得其所,此大亂之道也。


  是故先王之制禮樂,人為之節,衰麻哭泣,所以節喪紀也;鐘鼓干戚,所以 和安樂也;昏姻冠笄,所以別男女也;射鄉食饗,所以正交接也。禮節民心,樂 和民聲,政以行之,刑以防之。禮樂刑政,四達而不悖,則王道備矣。


  樂者為同,禮者為異。同則相親,異則相敬。樂勝則流,禮勝則離。合情飾 貌者禮樂之事也。禮義立,則貴賤等矣;樂文同,則上下和矣;好惡著,則賢不 肖別矣。刑禁暴,爵舉賢,則政均矣。仁以愛之,義以正之,如此,則民治行矣。 樂由中出,禮自外作。樂由中出故靜,禮自外作故文。大樂必易,大禮必簡。樂 至則無怨,禮至則不爭。揖讓而治天下者,禮樂之謂也。暴民不作,諸侯賓服, 兵革不試,五刑不用,百姓無患,天子不怒,如此,則樂達矣。合父子之親,明 長幼之序,以敬四海之內天子如此,則禮行矣。大樂與天地同和,大禮與天地同 節。和故百物不失,節故祀天祭地,明則有禮樂,幽則有鬼神。如此,則四海之 內,合敬同愛矣。禮者殊事合敬者也,樂者異文合愛者也。禮樂之情同,故明王 以相公也。故事與時並,名與功偕。故鐘鼓管磬,羽干戚,樂之器也。屈伸 俯仰,綴兆舒疾,樂之文也。簋俎豆,制度文章,禮之器也。升降上下,周還 裼襲,禮之文也。故知禮樂之情者能作,識禮樂之文者能述。作者之謂聖,述者 之謂明。明聖者,述作之謂也。樂者,天地之和也。禮者,天地之序也。和故百 物皆化,序故群物皆別。樂由天作,禮以地制。過制則亂,過作則暴。明於天地, 然後能興禮樂也。


  論倫無患,樂之情也;欣喜歡愛,樂之官也。中正無邪,禮之質也;莊敬恭 順,禮之制也。若夫禮樂之施於金石,越於聲音,用於宗廟社稷,事乎山川鬼神, 則此所與民同也。


  王者功成作樂,治定制禮。其功大者其樂備,其治辯者其禮具。干戚之舞非 備樂也,孰亨而祀非達禮也。五帝殊時,不相公樂;三王異世,不相襲禮。樂 極則憂,禮粗則偏矣。及夫敦樂而無憂,禮備而不偏者,其唯大聖乎?


  天高地下,萬物散殊,而禮制行矣。流而不息,合同而化,而樂興焉。春作 夏長,仁也;秋斂冬藏,義也。仁近於樂,義近於禮。樂者敦和,率神而從天, 禮者別宜,居鬼而從地。故聖人作樂以應天,制禮以配地。禮樂明備,天地官矣。


  天尊地卑,君臣定矣。卑高已陳,貴賤位矣。動靜有常,小大殊矣。方以類 聚,物以群分,則性命不同矣。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,如此,則禮者天地之別也。 地氣上齊,天氣下降,陰陽相摩,天地相蕩,鼓之以雷霆,奮之以風雨,動之以 四時,暖之以日月,而百化興焉。如此,則樂者天地之和也。


  化不時則不生,男女無辨則亂升,天地之情也。及夫禮樂之極乎天而蟠乎地, 行乎陰陽而通乎鬼神,窮高極遠而測深厚。樂著大始,而禮居成物。著不息者天 也,著不動者地也。一動一靜者天地之間也。故聖人曰禮樂雲。


  昔者,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,夔始制樂以賞諸侯。故天子之為樂也,以賞 諸侯之有德者也。德盛而教尊,五穀時孰,然後賞之以樂。故其治民勞者,其舞 行綴遠;其治民逸者,其舞行綴短。故觀其舞,知其德;聞其謚,知其行也。大 章,章之也。咸池,備矣。韶,繼也。夏,大也。殷周之樂,盡矣。


  天地之道,寒暑不時則疾,風寸不節則饑。教者,民之寒暑也,教不時則傷 世。事者,民之風雨也,事不節則無功。然則先王之為樂也,以法治也,善則行 象德矣。夫豢豕為酒,非以為禍也,而獄訟益繁,則酒之流生禍也。是故先王因 為酒禮,一獻之禮,賓主百拜,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,此先王所以備酒禍也。故 酒食者所以合歡也,樂者所以象德也,禮者所以綴淫也。是故先王有大事,必有 禮以哀之。有大福,必有禮以樂之。哀樂之分,皆以禮終。樂也者,聖人之所樂 也,而可以善民心,其感人深,其移風易俗,故先王著其教焉。  夫民有血氣心知之性,而無哀樂喜怒之常,應感起物而動,然後心術形焉。 是故志微□殺之音作,而民思憂,單諧慢易,繁文簡節之音作,而民康樂。 粗厲猛起,奮末廣賁之音作,而民剛毅。廉直勁正莊誠之音作,而民肅敬。寬裕 肉好順成和動之音作,而民慈愛。流辟邪散狄成滌濫之音作,而民淫亂。


  是故,先王本之情性,稽之度數,制之禮義。合生氣之和,道五常之行,使 之陽而不散,陰而不密,剛氣不怒,柔氣不懾,四暢交於中而發作於外,皆安其 位而不相奪也。然後立之學等,廣其節奏,省其文采,以繩德厚。律小大之稱, 比終始之序,以象事行。使親疏貴賤長幼男女之理,皆形見於樂,故曰:樂觀其 深矣。  土敝則草木不長,水煩則魚敝不大,氣衰則生物不遂,世亂則禮慝而樂淫。 是故其聲哀而不莊,樂而不安,慢易以犯節,流湎以忘本。廣則容奸狹則思欲。 感條暢之氣而滅平如之德。是以君子賤之也。


  凡奸聲感人,而逆氣應之,逆氣成象,而淫樂興焉。正聲感人,而順氣應之, 順氣成象,而和樂興焉。倡和有應,回邪曲直,各歸其分。而萬物之理,各以 類相動也。是故,君子反情以和其志,比類以成其行。奸聲亂色,不留聰明,淫 樂慝禮,不接心術,惰慢邪辟之氣不設於身體。使耳目鼻口心知百體,皆由順正 以行其義。  然後發以聲音,而文以琴瑟,動以干戚,飾以羽旄,從以簫管。奮至德之光, 動四氣之和,以著萬物之理。是故清明象天,廣大象地,終始象四時,周還像風 雨。五色成文而不亂,八風從律而不奸,百度得數而有常,小大相成,終始相生。 倡和清濁,迭相為經。故樂行而倫清,耳目聰明,血氣和平,移風易俗,天下皆 寧。


  故曰:樂者樂也。君子樂得其道,小人樂得其欲。以道制欲,則樂而不亂; 以欲忘道,則惑而不樂。是故,君子反情以和其志,廣樂以成其教,樂行,而民 鄉方,可以觀德矣。德者性之端也;樂者,德之華也。金石絲竹,樂之器也。詩 言其志也。歌詠其聲也,舞動其容也。三者本於心,然後樂氣從之。是故情深而 文明,氣盛而化神。和順積中而英華發外,唯樂不可以為偽。


  樂者,心之動也。聲者,樂之象也。文采節奏,聲之飾也。君子動其本,樂 其象,然後治其飾,是故先鼓以警戒,三步以見方,再始以著往,復亂以飭歸。 奮疾而不拔,極幽而不隱。獨樂其志,不厭其道,備舉其道,不私其欲。是故情 見而義立,樂終而德尊。君子以好惡,小人以聽過。故曰:生民之道,樂為大焉。


  樂也者,施也。禮也者,報也。樂,樂其所自生;而禮反其所自始。樂章德, 禮報情反始也所謂大輅者,天子之車也。龍九旒,天子之旌也。青黑緣者,天 子之寶龜也。從之以牛羊之群,則所以贈諸侯也。


  樂也者,情之不可變者也。禮也者,理之不可易者也。樂統同,禮辨異,禮 樂之說,管乎人情矣。窮本知變,樂之情也:著誠去偽,禮之經也。禮樂負天 地之情,達神明之德,降興上下之神,而凝是精粗之體,領父子君臣之節。是故, 大人舉禮樂,則天地將為昭焉。天地斤合,陰陽相得,煦嫗覆育萬物,然後草 木茂,區萌達,羽翼奮,角生,蟄蟲昭蘇,羽者嫗伏,毛者孕鬻,胎生 者不賣,而卵生者不血,則樂之道歸焉耳。


  樂者,非謂黃鐘大呂絃歌干揚也,樂之末節也,故童者舞之。鋪筵席,陳尊 俎,列籩豆,以升降為禮者,禮之末節也,故有司掌之。樂師辨乎聲詩,故北面 而弦;宗祝辨乎宗廟之禮,故後屍;商祝辨乎喪禮,故後主人。是故,德成而上, 藝成而下;行成而先,事成而後。是故先王有上有下,有先有後,然後可以制於 天下也。


  魏文侯問於子夏曰:「吾端冕而聽古樂,則唯恐臥;聽鄭衛之音,則不知倦。 敢問古樂之如彼何也?」新樂之如此何也?子夏對曰:「今夫古樂,進旅退旅, 和正以廣,弦匏笙簧,會守拊鼓,始奏以文,復亂以武,治亂以相,訊疾以雅。 君子於是語,於是道古,修身及家,平均天下。此古樂之發也。今夫新樂,進俯 退俯,奸聲以濫,溺而不止,及優侏ˍ,ˍ雜子女,不知父子。樂終不可以語, 不以道古。此新樂之發也。今君這所問者樂也,所好者音也。夫樂者,與音相近 而不同。」


  文侯曰:「敢問何如?」子夏對曰:「夫古者,天地順而四時當,民有德而 五穀昌,疾不作而無妖祥,此之謂大當。然後聖人作為父子君臣,以為紀綱, 紀綱既正,天下大定。天下大定,然後正六律,和五聲,絃歌詩頌,此之謂德音。 德音之謂樂。《詩》云:『莫其德音,其德克明。克明克類,克長克君,王此大 邦。克順克俾,俾於文王,其德靡悔。既受帝祉,施於孫子。』此之謂也。今君 之所好者,其溺音乎?」  文侯曰:「敢問溺音何從出也?」子夏對曰:「鄭音好濫淫志,宋音燕女溺 志,衛音趨數煩志,齊音敖辟喬志;此四者皆淫於色而害於德,是以祭祀弗用也。 《詩》云:『肅雍和鳴,先祖是聽。』夫肅肅,敬也;雍雍,和也。夫敬以和, 何事不行。為人君者謹其所好惡而已矣。君好之,則臣為之。上行之,則民從之。 《詩》云:『誘民孔易。』此之謂也。然後,聖人作為兆鼓空曷塤篪,此 六者,德音之音也。然後鐘磬琴瑟以和之,干戚旄狄以舞之。此所以祭先王之廟 也,所以獻酬酢也,所以官序貴賤各得其宜也,所以示後世有尊卑長幼之序也。 鐘聲鏗,鏗以立號,號以立橫,橫以立武。君子聽竽笙鐘聲則思武臣。石聲磬, 磬以立辨,辨以致死。君子聽磬聲則思死封疆之臣。絲聲哀,哀以立廉,廉以立 志。君子聽琴瑟之聲則思志義之臣。竹聲濫,濫以立會,會以聚眾。君子聽簫管 之聲則思畜聚之臣。鼓鼙之聲歡,歡以立動,動以進眾。君子聽鼓鼙之聲則思將 帥之臣。君子之聽音,非聽其鏗槍而已也,彼亦有所合之也。」


  賓牟賈侍坐於孔子,孔子與之言及樂,曰:「夫武之備戒之已久,何也?」 對曰:「病不得其眾也。」「詠歎之,淫液之,何也?」對曰:「恐不逮事也。」 「發揚蹈厲之已蚤,何也?」對曰:「及時事也。」「《武》坐致右憲左,何也?」 對曰:「非《武》坐也。」「聲淫及商何也?」對曰:「非《武》音也」。子曰: 「若非《武》音,則何音也?」對曰:「有司失其傳也。若非有司失其傳,則武 王之志荒矣。」子曰:「唯!丘之聞諸萇弘,亦若吾子之言是也。」


  賓牟賈起,免席而請曰:「夫《武》之備戒之已久,則既聞命矣,敢問遲之 遲而又久,何也?」子曰:「居!吾語女。夫樂者,像成者也。總干而山立,武 王之事也;發揚蹈厲,大公之志也。《武》亂皆坐,周召之治也。且夫《武》, 始而北出,再成而滅商。三成而南,四成而南國是疆;五成而分,周公左,召公 右;六成復綴,以崇天子。夾振之而駟伐,盛威於中國也。分夾而進,事蚤濟也。 久立於綴,以待諸侯之至也。且女獨未聞牧野之語乎?武王克殷,反商。未及下 車而封黃帝之後於薊,封帝堯之後於祝,封帝舜之後於陳。下車而封夏後氏之後 於巳,投殷之後於宋。封王子比干之墓,釋箕子之囚,使之行商容而復其位。庶 民弛政,庶士倍祿。濟河而西,馬,散之華山之陽,而弗復乘;牛,散之桃林之 野,而弗復服。車甲釁而藏之府庫,而弗得用。倒載干戈,包之以虎皮。將帥之 士,使為諸侯,名之曰建。然後,天下知武王之不復用兵也。散軍而郊射,左 射狸首,右射騶虞,而貫革之射息也。裨冕笏,而虎賁之士說劍也。祀乎明 堂而民知孝。朝覲,然後諸侯知所以臣。耕藉,然後諸侯知所以敬。五者,天下 之大教也。食三老五更於大學,天子袒而割牲,執醬而饋,執爵而,冕而總干, 所以教諸侯之弟也。若此,則周道四達,禮樂交通,則夫武之遲久,不亦宜乎?」  君子曰:禮樂不可斯須去身。致樂以治心,則易直子諒之心油然生矣。易直 子諒之心生則樂,樂則安,安則久,久則天,天則神。天則不言而信,神則不怒 而威,致樂以治心者也。致禮以治躬則莊敬,莊敬則嚴威。心中斯須不和不樂, 而鄙詐之心入之矣,外貌斯須不莊不敬,而易慢之心入之矣。故樂也者,動於內 者也;禮也者,動於外者也。樂極和,禮極順。內和而外順,則民瞻其顏色而弗 與爭也,望其容貌而民不生易慢焉。故德動於內,而民莫不承聽,理發 諸外,而民莫不承順。故曰:致禮樂之道,舉而錯之,天下無難矣。樂也者,動 於內者也;禮也者,動於外者也。故禮主其減,樂主其盈。禮減而進,以進為文; 樂盈而反,以反為文。禮減而不進則銷,樂盈而不反則放。故禮有報而樂有反。 禮得其報則樂,樂得其反則安;禮之報,樂之反,其義一也。


  夫樂者樂也,人情之所不能免也。樂必發於聲音,形於動靜,人之道也。聲 音動靜,性術之變,盡於此矣。故人不耐無樂,樂不耐無形,形而不為道不耐無 亂。先王恥其亂,故制雅頌之聲以道之,使其聲足樂而不流,使其文足論而不息, 使其曲直繁瘠廉肉節奏足以感動人之善心而已矣。不使放心邪氣得接焉,是先王 立樂之方也。是故樂在宗廟之中,君臣上下同聽之則莫不和敬;在族長鄉里之中, 長幼同聽之則莫不和順;在閨門之內,父子兄弟同聽之則莫不和親。故樂者,審 一以定和,比物以飾節;節奏合以成文。所以合和父子君臣,附親萬民也,是先 王立樂之方也。故聽其雅頌之聲,志意得廣焉;執其干戚,習其俯仰詘伸,容貌 得莊焉;行其綴兆,要其節奏,行列是正焉,進退得齊焉。故樂者,天地之命, 中和之紀,人情之所不能免也。


  夫樂者,先王之所以飾喜也,軍旅夫戊者,先王所以飾怒也。故先王之 喜怒,皆得其儕焉。喜則天下和之,怒則暴亂者畏之。之先王之道,禮樂可謂盛 矣。


  子贛見師乙而問焉,曰:「賜聞聲歌各有宜也,如賜者,宜何歌也?」師乙 曰:「乙賤工也,何足以問所宜?請誦其所聞,而吾子自執焉。愛者宜歌《商》。 溫良而能斷者宜歌《齊》。夫歌者,直己而陳德也。動己而天地應焉,四時和焉, 星辰理焉,萬物育焉。故商者,五帝之遺聲也。寬而靜,柔而正者宜歌《頌》。 廣大而靜,疏遠而信者宜歌《大雅》。恭儉而好禮者,宜歌《小雅》,正直而靜, 廉而謙者宜歌《風》。肆直而慈愛,商之遺聲也,商人識之,故謂之《商》。齊 者,三代之遺聲也,齊人識之,故謂之齊,明乎商之音者,臨事而屢斷;明乎齊 之音者,見利而讓。臨事而屢斷,勇也。見利而讓,義也。有勇有義,非歌孰能 保此?故歌者,上如抗,下如隊,曲如折,止如木,倨中矩,句中句, 纍纍乎端如貫珠。故歌之為言也,長言之也。說之,故言之;言之不足,故長言 之;長言之不足,故嗟歎之;嗟歎之不足,故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也。」子 貢問樂。

<上一頁 <<樂記第十九>> 〔完〕 下一頁>

天博閱讀室

版權聲明: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,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,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。

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,請購買原文書(網上書店 @ 天博網),尊重出版商的權利。

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給我們來信,我們會立即刪除. Email:info@tinpo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