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

快速搜索

搜索項:

關鍵字:

本周熱門小說

春秋谷梁傳·僖公(元年~三十三年)

TXT 全文
  ◇僖公元年


  元年春,王正月。繼弒君不言即位,正也。齊師、宋師、曹師次於聶北,救邢。救不言次,言次非救也。非救而曰救,何也?遂齊侯之意也。是齊侯與?齊侯也。何用見其是齊侯也?曹無師,曹師者曹伯也。其不言曹伯,何也?以其不言齊侯,不可言曹伯也。其不言齊侯,何也?以其不足乎揚,不言齊侯也。 


  夏,六月,邢遷於夷儀。遷者,猶得其國家以往者也。其地,邢復見也。齊師、宋師、曹師城邢。是向之師也,使之如改事然,美齊侯之功也。 


  秋,七月戊辰,夫人姜氏薨於夷。夫人薨不地,地,故也。齊人以歸。不言以喪歸,非以喪歸也。加喪焉,諱以夫人歸也,其以歸薨之也。楚人伐鄭。 


  八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鄭伯、曹伯、邾人於檉。 


  九月,公敗邾師於偃。不日,疑戰也。疑戰而曰敗,勝內也。 


  冬,十月壬午,公子友帥師敗莒師於麗,獲莒挐。莒無大夫,其曰莒挐何也?以吾獲之目之也。內不言獲,此其言獲何也?惡公子之紿。紿者奈何?公子友謂莒挐曰:「吾二人不相說,士卒何罪?」屏左右而相搏,公子友處下,左右曰「孟勞!」孟勞者,魯之寶刀也。公子友以殺之。然則何以惡乎紿也?曰棄師之道也。 


  十有二月丁巳,夫人氏之喪至自齊。其不言姜,以其殺二子,貶之也。或曰為齊桓諱殺同姓也。 


  ◇僖公二年 


  二年春,王正月,城楚丘。楚丘者何?衛邑也。國而曰城,此邑也,其曰城何也?封衛也。則其不言城衛何也?衛未遷也。其不言衛之遷焉何也?不與齊侯專封也。其言城之者,專辭也。故非天子不得專封諸侯。諸侯不得專封諸侯,雖通其仁以義而不與也。故曰仁不勝道。 


  夏,五月辛巳,葬我小君哀姜。虞師、晉師滅夏陽。非國而曰滅,重夏陽也。虞無師,其曰師何也?以其先晉,不可以不言師也。其先晉何也?為主乎滅夏陽也。夏陽者,虞虢之塞邑也。滅夏陽而虞虢舉矣。虞之為主乎滅夏陽何也?晉獻公欲伐虢,荀息曰:「君何不以屈產之乘、垂棘之璧而借道乎虞也?」公曰:「此晉國之寶也,如受吾幣而不借吾道,則如之何?」荀息曰:「此小國之所以事大國也。彼不借吾道,必不敢受吾幣。如受吾幣而借吾道,則是我取之中府而藏之外府,取之中廄而置之外廄也。」公曰:「宮之奇存焉,必不使受之也。」荀息曰:「宮之奇之為人也,達心而懦,又少長於君,達心則其言略,懦則不能強諫,少長於君則君輕之。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,而患在一國之後,此中知以上乃能慮之,臣料虞君中知以下也。」公遂借道而伐虢。宮之奇諫曰:「晉國之使者,其辭卑而幣重,必不便於虞。」虞公弗聽,遂受其幣而借之道。宮之奇諫曰:「語曰:『脣亡則齒寒。』其斯之謂與!」挈其妻子以奔曹。獻公亡虢,五年而後舉虞。荀息牽馬操璧而前曰:「璧則猶是也,而馬齒加長矣!」 


  秋,九月,齊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黃人盟於貫。貫之盟,不期而至者,江人、黃人也。江人、黃人者,遠國之辭也。中國稱齊、宋,遠國稱江、黃,以為諸侯皆來至也。 


  冬,十月,不雨。不雨者,勤雨也。楚人侵鄭。 


  ◇僖公三年 


  三年春,王正月,不雨。不雨者,勤雨也。   夏,四月,不雨。一時言不雨者,閔雨也。閔雨者,有志乎民者也。徐人取舒。 


  六月,雨。雨雲者,喜雨也。喜雨者,有志乎民者也。   秋,齊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黃人會於陽谷。陽谷之會,桓公委、端、搢笏而朝諸侯,諸侯皆諭乎桓公之志。 


  冬,公子季友如齊蒞盟。蒞者位也。其不日,前定也。不言及者,以國與之也。不言其人,亦以國與之也。楚人伐鄭。   ◇僖公四年 


  四年春,王正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侵蔡。蔡潰。潰之為言,上下不相得也。侵,淺事也。侵蔡而蔡潰,以桓公為知所侵也。不土其地,不分其民,明正也。遂伐楚,次於陘。遂,繼事也。次,止也。 


  夏,許男新臣卒。諸侯死於國,不地;死於外,地。死於師,何為不地?內桓師也。楚屈完來盟於師,盟於召陵。楚無大夫,其曰屈完何也?以其來會桓,成之為大夫也。其不言使,權在屈完也。則是正乎?曰非正也。以其來會諸侯,重之也。來者何?內桓師也。於師,前定也。於召陵,得志乎桓公也。得志者,不得志也,以桓公得志為僅矣。屈完曰:「大國之以兵向楚何也?」桓公曰:「昭王南征不反。菁茅之貢不至,故周室不祭。」屈完曰:「菁茅之貢不至,則諾。昭王南征不反,我將問諸江!」齊人執陳袁濤塗。齊人者,齊侯也。其人之,何也?於是哆然外齊侯也,不正其逾國而執也。 


  秋,及江人、黃人伐陳。不言其人及之者何?內師也。 


  八月,公至自伐楚。有二事偶,則以後事致,後事小,則以先事致。其以伐楚致,大伐楚也。葬許穆公。 


  冬,十有二月,公孫茲帥師會齊人、宋人、衛人、鄭人、許人、曹人侵陳。 


  ◇僖公五年 


  五年春,晉侯殺其世子申生。目晉侯,斥殺,惡晉侯也。杞伯姬來朝其子。婦人既嫁不逾竟,逾竟非正也。諸侯相見曰朝,伯姬為志乎朝其子也。伯姬為志乎朝其子,則是杞伯失夫之道矣。諸侯相見曰朝,以待人父之道待人之子,非正也。故曰杞伯姬來朝其子,參譏也。   夏,公孫茲如牟。公及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會王世子於首戴。及以會,尊之也。何尊焉?王世子雲者,唯王之貳也。雲可以重之存焉,尊之也。何重焉?天子世子,世天下也。 


  秋,八月,諸侯盟於首戴。無中事而復舉諸侯何也?尊王世子而不敢與盟也。尊則其不敢與盟何也?盟者不相信也,故謹信也,不敢以所不信而加之尊者。桓,諸侯也,不能朝天子,是不臣也。王世子,子也,塊然受諸侯之尊己而立乎其位,是不子也。桓不臣,王世子不子,則其所善焉何也?是則變之正也。天子微,諸侯不享覲。桓控大國,扶小國,統諸侯,不能以朝天子,亦不敢致天王。尊王世子於首戴,乃所以尊天王之命也。世子含王命會齊桓,亦所以尊天王之命也。世子受之可乎?是亦變之正也。天子微,諸侯不享覲。世子受諸侯之尊己,而天王尊矣,世子受之可也。鄭伯逃歸,不盟。以其去諸侯,故逃之也。楚人滅弦。弦子奔黃。弦,國也。其不日,微國也。 


  九月戊申朔,日有食之。   冬,晉人執虞公。執不言所,於地縕於晉也。其曰公何也?猶曰其下執之之辭也。其猶下執之之辭何也?晉命行乎虞民矣。虞虢之相救,非相為賜也,今日亡虢而明日亡虞矣。   ◇僖公六年 


  六年春,王正月。 


  夏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曹伯伐鄭,圍新城。伐國不言圍邑,此其言圍何也?病鄭也,著鄭伯子罪也。 


  秋,楚人圍許,諸侯遂救許。善救許也。 


  冬,公至自伐鄭。其不以救許致何也?大伐鄭也。   ◇僖公七年 


  七年春,齊人伐鄭。 


  夏,小邾子來朝。鄭殺其大夫申侯。稱國以殺大夫,殺無罪也。 


  秋,七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世子款、鄭世子華,盟於寧母。衣裳之會也。曹伯班卒。公子友如齊。 


  冬,葬曹昭公。   ◇僖公八年 


  八年春,王正月,公會王人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許男、曹伯、陳世子款,盟於洮。王人之先諸侯何也?貴王命民。朝服雖敝,必加於上,弁冕雖舊,必加於首,周室雖衰,必先諸侯。兵車之會也,鄭伯乞盟,以向之逃歸乞之也。乞者,重辭也,重是盟也。乞者,處其所而請與也。蓋汋之也。 


  夏,狄伐晉。 


  秋,七月,禘於大廟,用致夫人。用者,不宜用者也。致者,不宜致者也。言夫人,必以其氏姓。言夫人而不以氏姓,非夫人也,立妾之辭也,非正也。夫人之,我可以不夫人之乎?夫人卒葬之,我可以不卒葬之乎?一則以宗廟臨之,而後貶焉;一則以外之弗夫人,而見正焉。   冬,十有二月丁未,天王崩。 


  ◇僖公九年 


  九年春,王三月丁丑,宋公御說卒。 


  夏,公會宰周公、齊侯、宋子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於葵丘。天子之宰,通於四海。宋其稱子何也?未葬之辭也。禮,柩在堂上孤無外事。今背殯而出會,以宋子為無哀矣。 


  秋,七月乙酉,伯姬卒。內女也,未適人不卒,此何以卒也?許嫁笄而字之,死則以成人之喪治之。 


  九月戊辰,諸侯盟於葵丘。桓盟不日,此何以日?美之也。為見天子之禁,故備之也。葵丘之會,陳牲而不殺,讀書加於牲上,壹明天子之禁,曰:「毋雍泉,毋訖糴,毋易樹子,毋以妾為妻,毋使婦人與國事!」甲子,晉侯詭諸卒。 


  冬,晉裡克殺其君之子奚齊。其君之子雲者,國人不子也。國人不子何也?不正其殺世子申生而立之也。 


  ◇僖公十年 


  十年春,王正月,公如齊。狄滅溫,溫子奔衛。晉裡克弒其君卓,及其大夫荀息。以尊及卑也,荀息閒也。 


  夏,齊侯、許男伐北戎。晉殺其大夫裡克。稱國以殺,罪累上也。裡克弒二君與一大夫,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也?其殺之不以其罪也。其殺之不以其罪奈何?裡克所為殺者,為重耳也。夷吾曰:「是又將殺我乎?」故殺之,不以其罪也。其為重耳弒奈何?晉獻公伐虢,得麗姬。獻公私之,有二子,長曰奚齊,稚曰卓子。麗姬欲為亂,故謂君曰:「吾夜者夢夫人趨而來,曰:『吾苦畏!』胡不使大夫將衛士而衛塚乎?」公曰:「孰可使?」曰:「臣莫尊於世子,則世子可。」故君謂世子曰:「麗姬夢夫人趨而來,曰:『吾苦畏!』女其將衛士而往衛塚乎!」世子曰:「敬諾!」築宮,宮成。麗姬又曰:「吾夜者夢夫人趨而來,曰:『吾苦饑!』世子之宮已成,則何為不使祠也?」故獻公謂世子曰:「其祠!」世子祠。已祠,致福於君。君田而不在。麗姬以鴆為酒,藥脯以毒。獻公田來,麗姬曰:「世子已祠,故致福於君。」君將食,麗姬跪曰:「食自外來者,不可不試也。」覆酒於地而地賁。以脯與犬,犬死。麗姬下堂而啼呼,曰:「天乎天乎!國,子之國也,子何遲於為君?」君喟然歎曰:「吾與女未有過切,是何與我之深也!」使人謂世子曰:「爾其圖之!」世子之傅裡克謂世子曰:「入自明!入自明則可以生,不入自明則不可以生。」世子曰:「吾君已老矣,已昏矣!吾若此而入自明,則麗姬必死;麗姬死,則吾君不安。所以使吾君不安者,吾不若自死。吾寧自殺以安吾君,以重耳為寄矣!」刎□豆而死。故里克所為弒者,為重耳也。夷吾曰:「是又將殺我也。」   秋,七月。 


  冬,大雨雪。 


  ◇僖公十一年 


  十有一年春,晉殺其大夫鄭父。稱國以殺,罪累上也。 


  夏,公及夫人姜氏會齊侯於陽谷。 


  秋,八月,大雩。雩月,正也。雩得雨曰雩,不得雨曰旱。 


  冬,楚人伐黃。   ◇僖公十二年 


  十有二年春,王正月庚午,日有食之。 


  夏,楚人滅黃。貫之盟,管仲曰:「江、黃遠齊而近楚。楚,為利之國也。若伐而不能救,則無以宗諸侯矣。」桓公不聽,遂與之盟。管仲死,楚伐江滅黃,桓公不能救,故君子閔之也。 


  秋,七月。 


  冬,十有二月丁丑,陳侯杵臼卒。 


  ◇僖公十三年   十有三年春,狄侵衛。 


  夏,四月,葬陳宣公。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於鹹。兵車之會也。 


  秋,九月,大雩。 


  冬,公子友如齊。   ◇僖公十四年 


  十有四年春,諸侯城緣陵。其曰諸侯,散辭也。聚而曰散何也?諸侯城,有散辭也,桓德衰矣。 


  夏,六月,季姬及繒子遇於防,使繒子來朝。遇者,同謀也。來朝者,來請己也。朝不言使,言使非正也。以病繒子也。 


  秋,八月辛卯,沙鹿崩。林屬於山為鹿。沙,山名也。無崩道而崩,故志之也。其日,重其變也。狄侵鄭。 


  冬,蔡侯肸卒。諸侯時卒,惡之也。 


  ◇僖公十五年 


  十有五年春,王正月,公如齊。楚人伐徐。 


  三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,盟於牡丘。兵車之會也。遂次於匡。遂,繼事也。次,止也,有畏也。公孫敖帥師及諸侯之大夫救徐。善救徐也。 


  夏,五月,日有食之。 


  秋,七月,齊師、曹師伐厲。 


  八月,螽。螽,蟲災也。甚則月,不甚則時。 


  九月,公至自會。季姬歸於繒。己卯晦,震夷伯之廟。晦,冥也。震,雷也。夷伯,魯大夫也。因此以見天子至於士皆有廟:天子七廟,諸侯五,大夫三,士二。故德厚者流光,德薄者流卑。是以貴始,德之本也;始封必為祖。 


  冬,宋人伐曹。楚人敗徐於婁林。夷狄相敗,志也。   十有一月壬戌,晉侯及秦伯戰於韓。獲晉侯。韓之戰,晉侯失民矣,以其民未敗而君獲也。 


  ◇僖公十六年 


  十有六年春,王正月戊申朔,隕石於宋五。先隕而後石何也?隕而後石也。於宋四竟之內曰宋。後數,散辭也。耳治也。是月,六兒□退飛過宋都。是月也,決不日而月也。六兒□退飛過宋都,先數,聚辭也,目治也。子曰:石,無知之物,兒□,微有知之物。石無知,故日之;兒□微有知之物,故月之。君子之於物,無所苟而已。石、d96d且猶盡其辭,而況於人乎?故五石六兒□之辭不設,則王道不亢矣。民所聚曰都。 


  三月壬申,公子季友卒。大夫日卒,正也。稱公弟叔仲,賢也。大夫不言「公子」、公孫」,疏之也。   夏,四月丙申,繒季姬卒。 


  秋,七月甲子,公孫茲卒。大夫日卒,正也。 


  冬,十有二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邢侯、曹伯於淮。兵車之會也。 


  ◇僖公十七年 


  十有七年春,齊人、徐人伐英氏。   夏,滅項。孰滅之?桓公也。何以不言桓公也?為賢者諱也。項,國也,不可滅而滅之乎?桓公知項之可滅也,而不知己之不可以滅也。既滅人之國矣,何賢乎?君子惡惡疾其始,善善樂其終。桓公嘗有存亡繼絕之功,故君子為之諱也。   秋,夫人姜氏會齊侯於卞。 


  九月,公至自會。 


  冬,十有二月乙亥,齊侯小白卒。此不正,其日之何也?其不正,前見矣。其不正之前見何也?以不正入虛國,故稱嫌焉爾。 


  ◇僖公十八年 


  十有八年春,王正月,宋公、曹伯、衛人、邾人伐齊。非伐喪也。   夏,師救齊。善救齊也。 


  五月戊寅,宋師及齊師戰於甗。齊師敗績。戰不言伐,客不言及;言及,惡宋也。狄救齊。善救齊也。 


  秋,八月丁亥,葬齊桓公。 


  冬,邢人、狄人伐衛。狄其稱人何也?善累而後進之。伐衛,所以救齊也,功近而德遠矣。   ◇僖公十九年 


  十有九年春,王三月,宋人執滕子嬰齊。 


  夏,六月,宋公、曹人、邾人盟於曹南。繒子會盟於邾。己酉,邾人執繒子,用之。微國之君,因邾以求與之盟。人因己以求與之盟,己迎而執之。惡之,故謹而日之也。用之者,叩其鼻以衈社也。 


  秋,宋人圍曹。衛人伐邢。 


  冬,會陳人、蔡人、楚人、鄭人盟於齊。梁亡。自亡也,湎於酒,淫於色,心昏耳目塞,上無正長之治,大臣背叛,民為寇盜。梁亡,自亡也。如加力役焉,湎不足道也。梁亡,鄭棄其師,我無加損焉,正名而已矣。梁亡,出惡正也。鄭棄其師,惡其長也。 


  ◇僖公二十年 


  二十年春,新作南門。作,為也。有加其度也。言新,有故也,非作也。南門者,法門也。 


  夏,郜子來朝。   五月己巳,西宮災。謂之新宮,則近為禰宮。以謚言之,則如疏之然,以是為閔宮也。鄭人入滑。   秋,齊人、狄人盟於邢。邢為主焉爾。邢小,其為主何也?其為主乎救齊。   冬,楚人伐隨。隨,國也。   ◇僖公二十一年 


  二十有一年春,狄侵衛。宋人、齊人、楚人盟於鹿上。 


  夏,大旱。旱,時,正也。 


  秋,宋公、楚子、陳侯、蔡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會於雩。執宋公以伐宋。以,重辭也。 


  冬,公伐邾。楚人使宜申來獻捷。捷,軍得也。其不曰宋捷何也?不與楚捷於宋也。 


  十有二月癸丑,公會諸侯盟於薄。會者,外為主焉爾。釋宋公。外釋不志,此其志何也?以公之與之盟目之也。不言楚,不與楚專釋也。 


  ◇僖公二十二年 


  二十有二年春,公伐邾,取須句。   夏,宋公、衛侯、許男、滕子伐鄭。   秋,八月丁未,及邾人戰於升陘。內諱敗,舉其可道者也。不言其人,以吾敗也。不言及之者,為內諱也。 


  冬,十有一月己巳朔,宋公及楚人戰於泓。宋師敗績。日事遇朔曰朔。《春秋》三十有四戰,未有以尊敗乎卑,以師敗乎人者也。以尊敗乎卑,以師敗乎人,則驕其敵。襄公以師敗乎人,而不驕其敵何也?責之也。泓之戰,以為復雩之恥也。雩之恥,宋襄公有以自取之。伐齊之喪,執滕子,圍曹,為雩之會,不顧其力之不足而致楚成王,成王怒而執之。故曰,禮人而不答,則反其敬;愛人而不親,則反其仁;治人而不治,則反其知。過而不改,又之,是謂之過。襄公之謂也。古者被甲嬰胄,非以興國也,則以征無道也,豈曰以報其恥哉?宋公與楚人戰於泓水之上。司馬子反曰:「楚眾我少,鼓險而擊之,勝無幸焉。」襄公曰:「君子不推人危,不攻人厄。須其出。」既出,旌亂於上,陳亂於下。子反曰:「楚眾我少,擊之,勝無幸焉。」襄公曰:「不鼓不成列。」須其成列而後擊之,則眾敗而身傷焉,七月而死。倍則攻,敵則戰,少則守。人之所以為人者,言也。人而不能言,何以為人?言之所以為言者,信也。言而不信,何以為言?信之所以為信者,道也。信而不道,何以為道?道之貴者時,其行勢也。 


  ◇僖公二十三年 


  二十有三年春,齊侯伐宋,圍閔。伐國不言圍邑,此其言圍何也?不正其以惡報惡也。 


  夏,五月庚寅,宋公茲父卒。茲父之不葬何也?失民也。其失民何也?以其不教民戰,則是棄其師也。為人君而棄其師,其民孰以為君哉! 


  秋,楚人伐陳。 


  冬,十有一月,杞子卒。 


  ◇僖公二十四年 


  二十有四年春,王正月。 


  夏,狄伐鄭。 


  秋,七月。 


  冬,天王出居於鄭。天子無出。出,失天下也。居者,居其所也。雖失天下,莫敢有也。晉侯夷吾卒。   ◇僖公二十五年 


  二十有五年春,王正月丙午,衛侯毀滅邢。毀之名何也?不正其伐本而滅同姓也。   夏,四月癸酉,衛侯毀卒。宋蕩伯姬來逆婦。婦人既嫁不逾竟。宋蕩伯姬來逆婦,非正也。其曰婦何也?緣姑言之之辭也。宋殺其大夫。其不稱名姓,以其在祖之位,尊之也。 


  秋,楚人圍陳,納頓子於頓。納者,內弗受也。圍,一事也。納,一事也。而遂言之,蓋納頓子者陳也。葬衛文公。 


  冬,十有二月癸亥,公會衛子、莒慶,盟於洮。莒無大夫,其曰莒慶何也?以公之會目之也。   ◇僖公二十六年 


  二十有六年春,王正月己未,公會莒子、衛寧速,盟於向。公不會大夫,其曰寧速何也?以其隨莒子,可以言會也。齊人侵我西鄙。公追齊師,至巂,弗及。人,微者也。侵,淺事也。公之追之,非正也。至巂,急辭也。弗及者,弗與也,可以及而不敢及也。其侵也曰人,其追也曰師,以公之弗及大之也。弗及,內辭也。 


  夏,齊人伐我北鄙。衛人伐齊。公子遂如楚乞師。乞,重辭也。何重焉?重人之死也,非所乞也。師出不必反,戰不必勝,故重之也。   秋,楚人滅夔,以夔子歸。夔,國也。不日,微國也。以歸,猶愈乎執也。 


  冬,楚人伐宋,圍閔。伐國不言圍邑,此其言圍何也?以吾用其師目其事也,非道用師也。公以楚師伐齊,取谷。以者,不以者也。民者,君之本也。使民以其死,非其正也。公至自伐齊。惡事不致,此其致之何也?危之也。   ◇僖公二十七年 


  二十有七年春,杞子來朝。 


  夏,六月庚寅,齊侯昭卒。 


  秋,八月乙未,葬齊孝公。乙巳,公子遂帥師入杞。 


  冬,楚人、陳侯、蔡侯、鄭伯、許男圍宋。楚人者,楚子也。其曰人何也?人楚子,所以人諸侯也。其人諸侯何也?不正其信夷狄而伐中國也。   十有二月甲戌,公會諸侯盟於宋。 


  ◇僖公二十八年 


  二十有八年春,晉侯侵曹。晉侯伐衛。再稱晉侯,忌也。公子買戍衛。不卒戍,刺之。先名後刺,殺有罪也。公子啟曰:「不卒戍者,可以卒也。可以卒而不卒,譏在公子也,刺之可也。」楚人救衛。   三月丙午,晉侯入曹,執曹伯,畀宋人。入者,內弗受也。日入,惡入者也。以晉侯而□執曹伯,惡晉侯也。畀,與也。其曰人何也?不以晉侯畀宋公也。 


  夏,四月己巳,晉侯、齊師、宋師、秦師及楚人戰於城濮。楚師敗績。楚殺其大夫得臣。衛侯出奔楚。五月癸丑,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蔡侯、鄭伯、衛子、莒子,盟於踐土。諱會天王也。陳侯如會。如會,外乎會也,於會受命也,公朝於王所。朝不言聽,言所者,非其所也。   六月,衛侯鄭自楚復歸於衛。自楚,楚有奉焉爾。復者,復中國也。歸者,歸其所也。鄭之名,失國也。衛元咺出奔晉。陳侯款卒。 


  秋,杞伯姬來。公子遂如齊。 


  冬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蔡侯、鄭伯、陳子、莒子、邾子、秦人於溫。諱會天王也。天王守於河陽。全天王之行也。為若將守而遇諸侯之朝也,為天王諱也。水北為陽,山南為陽。溫,河陽也。壬申,公朝於王所。朝於廟,禮也,於外,非禮也。獨公朝與?諸侯盡朝也。其日,以其再致天子,故謹而日之。主善以內,目惡以外。言曰公朝,逆辭也,而尊天子。會於溫,言小諸侯。溫,河北地,以河陽言之,大天子也。日繫於月,月繫於時。壬申,公朝於王所,其不月,失其所繫也。以為晉文公之行事為已傎矣!晉人執衛侯,歸之於京師。此入而執,其不言入何也?不外王命於衛也。歸之於京師,緩辭也,斷在京師也。衛元咺自晉復歸於衛。自晉,晉有奉焉爾。復者,復中國也。歸者,歸其所也。諸侯遂圍許。遂,繼事也。曹伯襄復歸於曹。復者,復中國也。天子免之,因與之會。其曰復,通王命也。遂會諸侯圍許。遂,繼事也。 


  ◇僖公二十九年 


  二十有九年春,介葛盧來。介,國。葛盧,微國之君未爵者也。其曰來,卑也。公至自圍許。 


  夏,六月,公會王人、晉人、宋人、齊人、陳人、蔡人、秦人,盟於翟泉。 


  秋,大雨雹。 


  冬,介葛盧來。 


  ◇僖公三十年 


  三十年春,王正月。   夏,狄侵齊。 


  秋,衛殺其大夫元咺。稱國以殺,罪累上也,以是為訟君也。衛侯在外,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也?待其殺而後入也。及公子瑕。公子瑕,累也,以尊及卑也。衛侯鄭歸於衛。晉人、秦人圍鄭。介人侵蕭。 


  冬,天王使宰周公來聘。天子之宰,通於四海。公子遂如京師,遂如晉。以尊遂乎卑,此言不敢叛京師也。 


  ◇僖公三十一年   三十有一年春,取濟西田。公子遂如晉。夏,四月,四卜郊,不從,乃免牲,猶三望。夏,四月,不時也。四卜,非禮也。免牲者,為之緇衣熏裳,有司玄端,奉送至於南郊,免牛亦然。乃者,亡乎人之辭也。猶者,可以已之辭也。 


  秋,七月。 


  冬,杞伯姬來求婦。婦人既嫁不逾竟,杞伯姬來求婦,非正也。狄圍衛。 


  十有二月,衛遷於帝丘。 


  ◇僖公三十二年 


  三十有二年春,王正月。   夏,四月己丑,鄭伯捷卒。衛人侵狄。   秋,衛人及狄盟。   冬,十有二月己卯,晉侯重耳卒。   ◇僖公三十三年 


  三十有三年春,王二月,秦人入滑。滑,國也。齊侯使國歸父來聘。   夏,四月辛巳,晉人及姜戎敗秦師於餚殳。不言戰而言敗何也?狄秦也。其狄之何也?秦越千里之險,入虛國,進不能守,退敗其師徒,亂人子女之教,無男女之別,秦之為狄,自餚殳之戰始也。秦伯將襲鄭,百里子與蹇叔子諫曰:「千里而襲人,未有不亡者也。」秦伯曰:「子之塚木已拱矣,何知!」師行,百里子與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,曰:「女死,必於餚殳之巖金之下。我將屍女於是!」師行,百里子與蹇叔子隨其子而哭之。秦伯怒曰:「何為哭吾師也?」二子曰:「非敢哭師也。哭吾子也。我老矣!彼不死,則我死矣!」晉人與姜戎要而擊之餚殳,匹馬倚輪無反者。晉人者,晉子也。其曰人何也?微之也。何為微之?不正其釋殯而主乎戰也。癸巳,葬晉文公。日葬,危不得葬也。狄侵齊。公伐邾,取訾樓。   秋,公子遂帥師伐邾。晉人敗狄於箕。 


  冬,十月,公如齊。   十有二月,公至自齊。乙巳,公薨於小寢。小寢,非正也。隕霜不殺草。未可殺而殺,舉重也。可殺而不殺,舉輕也。李梅實。實之為言,猶實也。晉人、陳人、鄭人伐許。

<上一頁 <<春秋谷梁傳·僖公(元年~三十三年)>> 〔完〕 下一頁>

天博閱讀室

版權聲明: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,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,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。

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,請購買原文書(網上書店 @ 天博網),尊重出版商的權利。

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給我們來信,我們會立即刪除. Email:info@tinpo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