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

快速搜索

搜索項:

關鍵字:

本周熱門小說

春秋谷梁傳·襄公(元年~三十一年)

TXT 全文
  ◇襄公元年


  元年春,王正月,公即位。繼正即位,正也。仲孫蔑會晉欒□、宋華元、衛寧殖、曹人、莒人、邾人、滕人、薛人,圍宋彭城。系彭城於宋者,不與魚石,正也。 


  夏,晉韓厥帥師伐鄭。仲孫蔑會齊崔杼、曹人、邾人、杞人,次於鄫。   秋,楚公子壬夫帥師侵宋。 


  九月辛酉,天王崩。邾子來朝。 


  冬,衛侯使公孫剽來聘。晉侯使荀□來聘。   ◇襄公二年 


  二年春,王正月,葬簡王。鄭師伐宋。 


  夏,五月庚寅,夫人姜氏薨。 


  六月庚辰,鄭伯睔卒。晉師、宋師、衛寧殖侵鄭。其曰衛寧殖,如是而稱於前事也。 


  秋,七月,仲孫蔑會晉荀□、宋華元、衛孫林父、曹人、邾人於戚。   己丑,葬我小君齊姜。叔孫豹如宋。 


  冬,仲孫蔑會晉荀□、齊崔杼、宋華元、衛孫林父、曹人、邾人、滕人、薛人、小邾人於戚,遂城虎牢。若言中國焉,內鄭也。楚殺其大夫公子申。 


  ◇襄公三年 


  三年春,楚公子嬰齊帥師伐吳。公如晉。 


  夏,四月壬戌,公及晉侯盟於長樗。公至自晉。 


  六月,公會單子、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莒子、邾子、齊世子光。己未,同盟於雞澤。同者,有同也,同外楚也。陳侯使袁僑如會。如會,外乎會也。於會受命也。戊寅,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。及以及,與之也。諸侯以為可與則與之,不可與則釋之。諸侯盟,又大夫相與私盟,是大夫張也。故雞澤之會,諸侯始失正矣,大夫執國權。曰袁僑,異之也。 


  秋,公至自晉。 


  冬,晉荀□帥師伐許。 


  ◇襄公四年   四年春,王三月己酉,陳侯午卒。 


  夏,叔孫豹如晉。 


  秋,七月戊子,夫人姒氏薨。葬陳成公。 


  八月辛亥,葬我小君定姒。   冬,公如晉。陳人圍頓。 


  ◇襄公五年 


  五年春,公至自晉。 


  夏,鄭伯使公子發來聘。叔孫豹、繒世子巫如晉。外不言如而言如,為我事往也。仲孫蔑、衛孫林父會吳於善稻。吳謂善伊,謂稻緩。號從中國,名從主人。 


  秋,大雩。楚殺其大夫公子壬夫。公會晉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齊世子光、吳人、繒人於戚。公至自會。 


  冬,戍陳。內辭也。楚公子貞帥師伐陳。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齊世子光,救陳。 


  十有二月,公至自救陳。善救陳也。辛未,季孫行父卒。 


  ◇襄公六年   六年春,王三月壬午,杞伯姑容卒。   夏,宋華弱來奔。 


  秋,葬杞桓公。滕子來朝。莒人滅繒。非滅也。中國日,卑國月,夷狄時。繒,中國也;而時,非滅也。家有既亡,國有既滅。滅而不自知,由別之而不別也。莒人滅繒,非滅也,非立異姓以蒞祭祀,滅亡之道也。 


  冬,叔孫豹如邾。季孫宿如晉。 


  十有二月,齊侯滅萊。 


  ◇襄公七年   七年春,郯子來朝。   夏,四月,三卜郊,不從,乃免牲。夏,四月,不時也。三卜,禮也。乃者,亡乎人之辭也。小邾子來朝。城費。 


  秋,季孫宿如衛。 


  八月,螽。 


  冬,十月,衛侯使孫林父來聘。壬戌,及孫林父盟。楚公子貞帥師圍陳。 


  十有二月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於鄬。鄭伯髡原如會,未見諸侯;丙戌,卒於操。未見諸侯,其曰如會何也?致其志也。禮,諸侯不生名。此其生名何也?卒之名也。卒之名,則何為加之如會之上?見以如會卒也。其見以如會卒何也?鄭伯將會中國,其臣欲從楚,不勝,其臣弒而死。其言不弒何也?不使夷狄之民加乎中國之君也。其地,於外也。其日,未逾竟也。日卒,時葬,正也。陳侯逃歸。以其去諸侯,故逃之也。   ◇襄公八年 


  八年春,王正月,公如晉。 


  夏,葬鄭僖公。鄭人侵蔡,獲蔡公子濕。人,微者也。侵,淺事也。而獲公子,公子病矣。季孫宿會晉侯、鄭伯、齊人、宋人、衛人、邾人於邢丘。見魯之失正也,公在而大夫會也。公至自晉。莒人伐我東鄙。 


  秋,九月,大雩。 


  冬,楚公子貞帥師伐鄭。晉侯使士□來聘。 


  ◇襄公九年 


  九年春,宋災。外災不志,此其志何也?故宋也。 


  夏,季孫宿如晉。 


  五月辛酉,夫人姜氏薨。   秋,八月癸未,葬我小君穆姜。 


  冬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小邾子、齊世子光,伐鄭。 


  十有二月己亥,同盟於戲。不異言鄭,善得鄭也。不致,恥不能據鄭也。楚子伐鄭。   ◇襄公十年   十年春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、齊世子光,會吳於柤。會又會,外之也。 


  夏,五月甲午,遂滅傅陽。遂,直遂也。其曰遂何?不以中國從夷狄也。公至自會。會夷狄不致,惡事不致,此其致何也?存中國也。中國有善事則並焉,無善事則異之,存之也。汲鄭伯,逃歸陳侯,致柤之會,存中國也。楚子貞、鄭公孫輒帥師伐宋。晉師伐秦。 


  秋,莒人伐我東鄙。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齊世子光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,伐鄭。 


  冬,盜殺鄭公子斐、公子發、公孫輒。稱盜以殺大夫,弗以上下道,惡上也。戍鄭虎牢。其曰鄭虎牢,決鄭乎虎牢也。楚公子貞帥師救鄭。公至自伐鄭。 


  ◇襄公十一年 


  十有一年春,王正月,作三軍。作,為也。古者天子六師,諸侯一軍。作三軍,非正也。   夏,四月,四卜郊,不從,乃不郊。夏,四月,不時也。四卜,非禮也。鄭公孫捨之帥師侵宋。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、齊世子光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,伐鄭。   秋,七月己未,同盟於京城北。公至自伐鄭。不以後致,盟後復伐鄭也。楚子、鄭伯伐宋。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、齊世子光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伐鄭,會於蕭魚。公至自會。伐而後會,不以伐鄭致,得鄭伯之辭也。楚人執鄭行人良霄。行人者,挈國之辭也。 


  冬,秦人伐晉。 


  ◇襄公十二年 


  十有二年春,王三月,莒人伐我東鄙,圍邰。伐國不言圍邑,舉重也。取邑不書圍。安足書也?季孫宿帥師救邰,遂入鄆。遂,繼事也。受命而救邰,不受命而入鄆,惡季孫宿也。 


  夏,晉侯使士魴來聘。 


  秋,九月,吳子乘卒。 


  冬,楚公子貞帥師侵宋。公如晉。 


  ◇襄公十三年 


  十有三年春,公至自晉。 


  夏,取邿。秋,九月庚辰,楚子審卒。 


  冬,城防。 


  ◇襄公十四年   十有四年春,王正月,季孫宿,叔老會晉士□、齊人、宋人、衛人、鄭公孫蠆、曹人、莒人、邾人、滕人、薛人、杞人、小邾人,會吳於向。 


  二月乙未朔,日有食之。   夏,四月,叔孫豹會晉荀偃、齊人、宋人、衛北宮括、鄭公孫蠆、曹人、莒人、邾人、滕人、薛人、杞人、小邾人,伐秦。己未,衛侯出奔齊。莒人侵我東鄙。   秋,楚公子貞帥師伐吳。 


  冬,季孫宿會晉士□、宋華閱、衛孫林父、鄭公孫蠆、莒人、邾人於戚。 


  ◇襄公十五年 


  十有五年春,宋公使向戌來聘。 


  二月己亥,及向戌盟於劉。劉夏逆王后於齊。過我,故志之也。 


  夏,齊侯伐我北鄙,圍成。公救成,至遇。季孫宿、叔孫豹帥師城成郛。 


  秋,八月丁巳,日有食之。邾人伐我南鄙。 


  冬,十有一月癸亥,晉侯周卒。 


  ◇襄公十六年 


  十有六年春,王正月,葬晉悼公。 


  三月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於湨梁。戊寅,大夫盟。湨梁之會,諸侯失正矣。諸侯會而曰大夫盟,正在大夫也。諸侯在而不曰諸侯之大夫,大夫不臣也。晉人執莒子、邾子以歸。齊侯伐我北鄙。 


  夏,公至自會。   五月甲子,地震。叔老會鄭伯、晉荀偃、衛寧殖、宋人,伐許。 


  秋,齊侯伐我北鄙,圍成。大雩。   冬,叔孫豹如晉。 


  ◇襄公十七年 


  十有七年春,王二月庚午,邾子瞷卒。宋人伐陳。   夏,衛石買帥師伐曹 


  秋,齊侯伐我北鄙,圍桃。齊高厚帥師伐我北鄙,圍防。 


  九月,大雩。宋華臣出奔陳。   冬,邾人伐我南鄙。 


  ◇襄公十八年   十有八年春,白狄來。 


  夏,晉人執衛行人石買。稱行人,怨接於上也。 


  秋,齊侯伐我北鄙。 


  冬,十月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,同圍齊。非圍而曰圍齊,有大焉,亦有病焉。非大而足同與?諸侯同罪之也,亦病矣。曹伯負芻卒於師。閔之也。楚公子午帥師伐鄭。   ◇襄公十九年 


  十有九年春,王正月,諸侯盟於祝柯。晉人執邾子。公至自伐齊。《春秋》之義:已伐而盟復伐者則以伐致,盟不復伐者則以會致。祝柯之盟,盟復伐齊與?曰非也。然則何為以伐致也?曰與人同事,或執其君,或取其地。取邾田自漷水。軋辭也。其不日,惡盟也。季孫宿如晉。葬曹成公。   夏,衛孫林父帥師伐齊。   秋,七月辛卯,齊侯環卒。晉士□帥師侵齊,至谷,聞齊侯卒,乃還。還者,事未畢之辭也。受命而誅生,死,無所知其怒。不伐喪,善之也。善之則何為未畢也?君不屍小事,臣不專大名,善則稱君,過則稱己,則民作讓矣。士□外專君命。故非之也。然則為士□者宜奈何?宜墠帷而歸命乎介。 


  八月丙辰,仲孫蔑卒。齊殺其大夫高厚。鄭殺其大夫公子嘉。   冬,葬齊靈公。城西郛。叔孫豹會晉士□於柯。城武城。 


  ◇襄公二十年 


  二十年春,王正月辛亥,仲孫速會莒人,盟於向。 


  夏,六月庚申,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,盟於澶淵。 


  秋,公至自會。仲孫速帥師伐邾。蔡殺其大夫公子濕。蔡公子履出奔楚。陳侯之弟光出奔楚。諸侯之尊,弟兄不得以屬通。其弟雲者,親之也。親而奔之,惡也。叔老如齊。 


  冬,十月丙辰朔,日有食之。季孫宿如宋。 


  ◇襄公二十一年 


  二十有一年春,王正月,公如晉。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。以者,不以者也。來奔者不言出,舉其接我者也。漆閭丘不言及,小大敵也。 


  夏,公至自晉。 


  秋,晉欒盈出奔楚。 


  九月庚戌朔,日有食之。 


  冬,十月庚辰朔,日有食之。 


  曹伯來朝。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於商任。庚子,孔子生。 


  ◇襄公二十二年 


  二十有二年春,王正月,公至自會。 


  夏,四月。 


  秋,七月辛酉,叔老卒。 


  冬,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於沙隨。公至自會。楚殺其大夫公子追舒。 


  ◇襄公二十三年   二十有三年春,王二月癸酉朔,日有食之。 


  三月己巳,杞伯□卒。 


  夏,邾畀我來奔。葬杞孝公。陳殺其大夫慶虎及慶寅。稱國以殺,罪累上也。及慶寅,慶寅累也。陳侯之弟光自楚歸於陳。晉欒盈復入於晉,入於曲沃。   秋,齊侯伐衛,遂伐晉。 


  八月,叔孫豹帥師救晉,次於雍渝。言救後次,非救也。己卯,仲孫速卒。 


  冬,十月乙亥,臧孫紇出奔邾。其日,正臧孫紇之出也。蘧伯玉曰:「不以道事其君者,其出乎!」晉人殺欒盈。惡之,弗有也。齊侯襲莒。   ◇襄公二十四年 


  二十有四年春,叔孫豹如晉。仲孫羯帥師侵齊。 


  夏,楚子伐吳。 


  秋,七月甲子朔,日有食之,既。齊崔杼帥師伐莒。大水。 


  八月癸巳朔,日有食之。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於夷儀。 


  冬,楚子、蔡侯、陳侯、許男伐鄭。公至自會。陳針宜咎出奔楚。叔孫豹如京師。大饑。五穀不升為大饑。一谷不升謂之嗛,二谷不升謂之饑,三谷不升謂之饉,四谷不升謂之康,五穀不升謂之大侵。大侵之禮,君食不兼味,台榭不塗,弛侯,廷道不除,百官布而不制,鬼神禱而不祀,此大侵之禮也。 


  ◇襄公二十五年   二十有五年春,齊崔杼帥師伐我北鄙。 


  夏,五月乙亥,齊崔杼弒其君光。莊公失言,淫於崔氏。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子於夷儀。 


  六月壬子,鄭公孫捨之帥師入陳。 


  秋,八月己巳,諸侯同於重丘。公至自會。衛侯入於夷儀。楚屈建帥師滅舒鳩。 


  冬,鄭公孫夏帥師伐陳。 


  十有二月,吳子謁伐楚,門於巢,卒。以伐楚之事門於巢,卒。也。於巢者,外乎楚也。門於巢,乃伐楚也。諸侯不生名,取卒之名加之伐楚之上者,見以伐楚卒也。其見以伐楚卒何也?古者大國過小邑,小邑必飾城而請罪,禮也。吳子謁伐楚至巢,入其門,門人射吳子,有矢創,反捨而卒。古者雖有文事,必有武備,非巢之不飾城而請罪,非吳子之自輕也。 


  ◇襄公二十六年   二十有六年春,王二月辛卯,衛寧喜弒其君剽。此不正,其日何也?殖也立之,喜也君之,正也。衛孫林父入於戚以叛。甲午,衛侯衎復歸於衛。日歸,見知弒也。 


  夏,晉侯使荀吳來聘。公會晉人、鄭良霄、宋人、曹人於澶淵。 


  秋,宋公殺其世子座。晉人執衛寧喜。 


  八月壬午,許男寧卒於楚。   冬,楚子、蔡侯、陳侯伐鄭。葬許靈公 


  ◇襄公二十七年 


  二十有七年春,齊侯使慶封來聘。 


  夏,叔孫豹會晉趙武、楚屈建、蔡公孫歸生、衛石惡、陳孔奐、鄭良霄、許人、曹人於宋。衛殺其大夫寧喜。稱國以殺,罪累上也。寧喜弒君,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也?嘗為大夫,與之涉公事矣。寧喜由君弒君,而不以弒君之罪罪之者,惡獻公也。衛侯之弟專出奔晉。專,喜之徒也。專之為喜之徒何也?己雖急納其兄,與人之臣謀弒其君,是亦弒君者也。專其曰弟何也?專有是信者。君賂不入乎喜而殺喜,是君不直乎喜也。故出奔晉,織絇邯鄲,終身不言衛。專之去,合乎春秋。   秋,七月辛巳,豹及諸侯之大夫盟於宋。湨梁之會,諸侯在而不曰諸侯之大夫,大夫不臣也,晉趙武恥之。豹雲者,恭也。諸侯不在而曰諸侯之大夫,大夫臣也。其臣,恭也。晉趙武為之會也。 


  冬,十有二月乙亥朔,日有食之。   二十有八年,春,無冰。 


  夏,衛石惡出奔晉。邾子來朝。 


  秋,八月,大雩。仲孫羯如晉。   冬,齊慶豐來奔。   十有一月,公如楚。   十有二月甲寅,天王崩。乙未,楚子昭卒。 


  二十有九年,春,公在楚。閔公也。 


  夏,五月,公至自楚。喜之也。致君者,殆其往而喜其反,此致君之意義也。庚午,衛侯衎卒。閽弒吳子余祭。閽,門者也,寺人也。不稱名姓,閽不得齊於人。不稱其君,閽不得君其君也。禮:君不使無恥,不近刑人,不狎敵,不邇怨。賤人,非所貴也;貴人,非所刑也;刑人,非所近也。舉至賤而加之吳子,吳子近刑人也。閽弒吳子余祭,仇之也。仲孫羯會晉荀盈、齊高止、宋華定、衛世叔儀、鄭公孫段、曹人、莒人、邾人、滕人、薛人、小邾人、城杞。古者天子封諸侯,其地足以容其民,其民足以滿城以自守也。杞危而不能自守,故諸侯之大夫相帥以城之,此變之正也。晉侯使士鞅來聘。杞子來盟。吳子使札來聘。吳其稱子何也?善使延陵季子,故進之也。身賢,賢也,使賢,亦賢也。延陵季子之賢,尊君也。其名,成尊於上也。 


  秋,七月,葬衛獻公。齊高止出奔北燕。其曰北燕,從史文也。 


  冬,仲孫羯如晉。 


  ◇襄公三十年 


  三十年春,王正月,楚子使薳罷來聘。   夏,四月,蔡世子般弒其君固。其不日,子奪父政,是謂夷之。 


  五月甲午,宋災。伯姬卒。取卒之日,加之災上者,見以災卒也。其見以災卒奈何?伯姬之捨失火,左右曰:「夫人少辟火乎?」伯姬曰:「婦人之義,傅母不在,宵不下堂。」左右又曰:「夫人少辟火乎?」伯姬曰:「婦人之義,保母不在,宵不下堂。」遂逮乎火而死。婦人以貞為行者也,伯姬之婦道盡矣。詳其事,賢伯姬也。天王殺其弟佞夫。《傳》曰:諸侯且不首惡,況於天子乎?君無忍親之義。天子、諸侯所親者,唯長子、母弟耳。天王殺其弟佞夫,甚之也。王子瑕奔晉。 


  秋,七月,叔弓如宋,葬共姬。外夫人不書葬,此其言葬何也?吾女也;卒災,故隱而葬之也。鄭良宵出奔許,自許入於鄭,鄭人殺良霄。不言大夫,惡之也。 


  冬,十月,葬蔡景公。不日卒而月葬,不葬者也。卒而葬之,不忍使父失民於子也。晉人、齊人、宋人、衛人、鄭人、曹人、莒人、邾人、滕人、薛人、杞人、小邾人會於澶淵,宋災故。會不言其所為,其曰宋災故何也?不言災故,則無以見其善也。其曰人何也?救災以眾。何救焉?更宋之所喪財也。澶淵之會,中國不侵伐夷狄,夷狄不入中國,無侵伐八年。善之也,晉趙武、楚屈建之力也。   ◇襄公三十一年 


  三十有一年春,王正月。 


  夏,六月辛巳,公薨於楚宮。楚宮,非正也。 


  秋,九月癸巳,子野卒。子卒日,正也。己亥,仲孫羯卒。 


  冬,十月,滕子來會葬。癸酉,葬我君襄公。 


  十有一月,莒人弒其君密州。

<上一頁 <<春秋谷梁傳·襄公(元年~三十一年)>> 〔完〕 下一頁>

天博閱讀室

版權聲明: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,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,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。

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,請購買原文書(網上書店 @ 天博網),尊重出版商的權利。

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給我們來信,我們會立即刪除. Email:info@tinpo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