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

快速搜索

搜索項:

關鍵字:

本周熱門小說

中庸譯注

TXT 全文
《中庸》原文及譯文 
 
中和是天下的根本 

【原文】

  天命之謂性(1),性之謂道(2),修道之謂教。

  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,可離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(3)。故君子慎其獨也。
   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(4);發而皆中節(5),謂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(6)中和,天地位焉,萬 物育焉。 (第1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天命:天賦。朱熹解釋說:「天以陰陽五行化生萬物,氣以成形,而理亦賦焉,猶命令也。」(《中庸章句》)所以,這裡的天命(天賦)實際上就是指的人的自然稟賦

,並無神秘色彩。(2)率性:遵循本性,率,遵循,按照, (3)莫:在這裡是「沒有什麼更……」的意思。見(xian):顯現,明顯。乎:於,在這裡有比較的意味。(4)中

(zhong):符合。(5)節:節度法度。 (6)致,達到。

【譯文】

  人的自然稟賦叫做「性」,順著本性行事叫做「道」,按照「道」的原則修養叫做「教」。
   「道」是不可以片刻離開的,如果可以離開,那就不是「道」了。所以,品德高尚的人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也是謹慎的,在沒有人聽見的地方也是有所戒懼的。越是隱蔽的地

方越是明顯,越是細微的地方越是顯著。所以,品德高尚的人在一人獨處的時候也是謹慎的。   喜怒哀樂沒有表現出來的時候,叫做「中」;表現出來以後符合節度,叫做「和

」。「中」,是人人都有的本性;「和」,是大家遵循的原則,達到「中和」的境界,天地便各在其位了,萬物便生長繁育了。

【讀解】

  這是《中庸》的第一章,從道不可片刻離開引入話題,強調在《大學》裡面也闡述過的「慎其獨」問題,要求人們加強自覺性,真心誠意地順著天賦的本性行事,按道的原則

修養自身。
   解決了上述思想問題後,本章才正面提出「中和」(即中庸)這一範疇,進入全篇的主題。
   作為儒學的重要範疇之一,歷來對「中庸」有各種各樣的理解。本章是從情感的角度切入,對「中」、「和」作正面的基本的解釋。按照本章的意思,在一個人還沒有表現出

喜怒哀樂的情感時,心中是平靜淡然的,所以叫做「中」,但喜怒哀樂是人人都有而不可避免的,它們必然要表現出來。表現出來而符合常理,有節度,這就叫做「和」。二者協

調和諧,這便是「中和」。人人都達到「中和」的境界,大家心平氣和,社會秩序井然,天下也就太平無事了。
   本章具有全篇總綱的性質,以下十章(2-11)都圍繞本章內容而展開。
   《中庸》原來也是《禮記》中的一篇,一般認為它出於孔子的孫子子思(前483-前402)之手。據《史記·孔於世家》記載,孔子的兒子名叫孔鯉,字伯魚;伯魚的兒子名叫

孔伋,字子思。孔子去世後,儒家分為八派,子思是其中一派。荀子把子思和孟子看成是一派。從師承關係來看,子思學於孔子的得意弟子之一曾子,孟子又學於子思;從《中庸

》和《孟子》的基本觀點來看,也大體上是相同的。所以有「思孟學派」的說法。後代因此而尊稱子思為「述聖」。不過,現存的《中庸》,已經經過秦代儒者的修改,大致寫定

於秦統一全國後不久。所以名篇方式已下同於《大學》,不是取正義開頭的兩個字為題,而是撮取文章的中心內容為題了。
   早在西漢時代就有專門解釋《中庸》的著作,《漢書·藝文志》載錄有《中庸說》二篇,以後各代都有關於這方面的著作相沿不絕。但影響最大的還是朱熹的《中庸章句》,

他把《中庸》與《大學》、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合在一起,使它成為「四書」之一,成為後世讀書人求取功名的階梯。
   朱熹認為《中庸》「憂深言切,慮遠說詳」,「歷選前聖之書,所以提挈綱維,開示蘊奧,未有若是之明且盡者也。)(《中庸章句·序》)並且在《中庸章句》的開頭引用

程頤的話,強調《中庸》是「孔門傳授心法」的著作,「放之則彌六合,卷之則退藏於密」,其味無窮,都是實用的學問。善於閱讀的人只要仔細玩味,便可以終身受用不盡。
   程頤的說法也許有些過頭,但《中庸》的確是內容豐富,不僅提出了「中庸」作為儒家的最高道德標難,而且還以此為基礎討論了一系列的問題,涉及到儒家學說的各個方面

。所以,《中庸》被推崇為「實學」,被視為可供人們終身受用的經典,這也絕不是偶然的。

 

 

下一章(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)   
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 

【原文】 
   仲尼曰(1):「君於中庸(2),小人反中庸。君子之中庸也,君子而時中。小人之中庸也(3),小人而無忌憚(4)也。… (第2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仲尼:即孔子,名丘,字仲尼。(2)中庸:即中和。庸,「常」的意思。(3)小人之中庸也:應為「小人之反中庸也」。(4)忌憚:顧忌和畏懼。

【譯文】

  仲尼說:「君子中庸,小人違背中庸。君於之所以中庸,是因為君子隨時做到適中,無過無不及;小人之所以違背中庸,是因為小人肆無忌憚,專走極端。」

【讀解】

  孔子的學生子貢曾經問孔子:「子張和子夏哪一個賢一些?」孔子回答說:「子張過分;子夏不夠。」子貢問:「那麼是子張賢一些嗎?」孔子說:「過分與不夠是一樣的。

」(《論語·先進》)

  這一段話是對「君子而時中」的生動說明。也就是說,過分與不夠貌似不同,其實質卻都是一樣的,都不符合中庸的要求。中庸的要求是恰到好處,如宋玉筆下的大美人東家

之子:「增之一分則太長,減之一分則太短;著粉則太白,施朱則太赤。」(《登徒子好色賦》)

  所以,中庸就是恰到好處。

 

 

下一章(最高的道德標準)   
最高的道德標準 

【原文】

  子日,「中庸其至矣乎!民鮮能久矣(1)!」(第3章)

【註釋】

  1鮮:少,不多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中庸大概是最高的德行了吧!大家缺乏它已經很久了!」

【讀解】

  正因為它是最高的德行,最高的道德標準,所以,很少有人能夠真正實行它。這正如我們要求「大公無私」,很少有人能做到,提出「國家、集體、個人利益三兼顧」,就比

較容易做到了。要求「跑步進入共產主義」難以做到,提出「社會主義初級階段」,實現「小康」,這就比較容易做到了。

  這樣說來,中庸之道是不是也只能作為一種理想的道德規範而加以提倡呢?

 

 

下一章(誰能食而知其味)   
誰能食而知其味 

【原文】

  子曰:「道(1)之不行也,我知之矣,知者(2)過之,愚者不及也。道之不明也,我知之矣:賢者過之,不肖者(3)不及也。人莫不飲食也,鮮能知味也。」(第4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道:即中庸之道。(2)知者:即智者,與愚者相對,指智慧超群的人。知,同「智」,(3)不肖者:與賢者相對,指不賢的人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中庸之道不能實行的原因,我知道了:聰明的人自以為是,認識過了頭;愚蠢的人智力不及,不能理解它。中庸之道不能弘揚的原因,我知道了:賢能的人做得太

過分:不賢的人根本做不到。就像人們每天都要吃喝,但卻很少有人能夠真正品嚐滋味。」

【讀解】

  還是過與不及的問題。正因為要麼太過,要麼不及,所以,總是不能做得恰到好處。而無論是過還是不及,無論是智還是愚,或者說,無論是賢還是不肖,都是因為缺乏對「

道」的自覺性,正如人們每天都在吃吃喝喝,但卻很少有人真正品味一樣,人們雖然也在按照一定的道德規範行事,但由於自覺性不高,在大多數情況下不是做得過了頭就是做得

不夠,難以達到「中和」的恰到好處。所以,提高自覺性是推行中庸之道至關重要的一環。

 

 

下一章(隱惡揚善,執兩用中)   
隱惡揚善,執兩用中 

【原文】

  子日:「舜其大知也與!舜好問而好察邇言(1),隱惡而揚善,執其兩端,用其中於民。其斯以為舜乎(2)!」(第6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邇言,淺近的話。邇,近。(2)其斯以為舜乎,這就是舜之所以為舜的地方吧!其,語氣詞,表示推測。斯,這。「舜」字的本義是仁義盛明,所以孔子有此感歎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舜可真是具有大智慧的人啊!他喜歡向人問問題,又善於分析別人淺近話語裡的含義。隱藏人家的壞處,宣揚人家的好處。過與不及兩端的意見他都掌握,採納適

中的用於老百姓。這就是舜之所以為舜的地方吧!」

【讀解】

  隱惡揚善,執兩用中。

  既是不偏不倚、無過無不及的中庸之道,又是傑出的領導藝術。

  要真正做到,當然得有非同一般的大智慧。

  困難之一在於,要做到執兩用中,不僅要有對於中庸之道的自覺意識,而且得有豐富的經驗和過人的識見。

  困難之二在於,要做到隱惡揚善,更得有博大的胸襟和寬容的氣度。對於一般人來說,不隱你的善揚你的惡就算是謝天謝地了,豈敢奢望他隱你的惡而揚你的善!

  如此看來,僅有大智慧都還不一定做得到隱惡揚善,還得有大仁義才行啊。

  大智大仁的舜帝畢竟只有一個,不然的話,孔聖人又怎麼會感歎又感歎呢?

 

 

下一章(聰明反被聰明誤)   
聰明反被聰明誤 

【原文】

  子日:「人皆日:『予(1)知。』驅而納諸罟擭陷階之中(2),而莫之知辟也(3)。人皆曰:『予知。』擇乎中庸,而不能期月(4)守也。」(第7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予:我。(2)罟(gu):捕獸的網。擭(huo):裝有機關的捕獸的木籠。(3)辟(bi):同「避」。(4)期月:一整月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人人都說自己聰明,可是被驅趕到羅網陷階中去卻不知躲避。人人都說自己聰明,可是選擇了中庸之道卻連一個月時間也不能堅持。」

【讀解】

  聰明反被聰明誤。

  自以為聰明失好走極端,走偏鋒,不知適可而止,不合中庸之道,所以往往自投羅網而自己卻還不知道。

  另一方面,雖然知道適可而止的好處,知道選擇中庸之道作為立身處世原則的意義。但好勝心難以滿足,慾壑難填,結果是越走越遠,不知不覺間又放棄了適可而止的初衷,

背離了中庸之道。就像孔子所惋惜的那樣,連一個月都不能堅持住。

  賭博也好,炒股票也好,貪污受賄也好,這類現象不都是常見的嗎?

 

 

下一章(牢牢抓住不要放棄)   
牢牢抓住不要放棄 

【原文】

  子日:「回(1)人也,擇乎中庸,得一善,則拳拳服膺(2)而弗失之矣。」 (第8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回:指孔子的學生顏回。(2)拳拳服膺:牢牢地放在心上。拳拳,牢握但不捨的樣子,引申為懇切。服,著,放置。膺,胸口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顏回就是這樣一個人,他選擇了中庸之道,得到了它的好處,就牢牢地把它放在心上,再也不讓它失去。」

【讀解】

  這是針對前一章所說的那些不能堅持中庸之道的人而言的。

  作為孔門的高足,顏回經常被老師推薦為大家學習的榜樣,在中庸之道方面也不例外。

  一旦認定,就堅定不移地堅持下去。

  這是顏回的作為,也是孔聖人「吾道一以貫之」(《論語·裡仁》)的風範。

 

 

下一章(白刃可蹈,中庸難得)   
白刃可蹈,中庸難得 

【原文】

  子曰,「天下國家可均也(1),爵祿可辭也(2),白刃可蹈(3)也,中庸不可能也。」(第9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均:即平,指治理。(2)爵,爵值,祿:官吏的薪俸。辭:放棄。(3)蹈:踏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天下國家可以治理,官爵傣祿可以放棄,雪白的刀 刃可以踐踏而過,中庸卻不容易做到。」

【讀解】

  孔子對中庸之道持高揚和捍衛態度。事實上,一般人對中庸的理解往往過於膚淺,看得比較容易。孔子正是針對這種情況有感而發,所以把它推到了比赴湯蹈火,治國平天下

還難的境地。其目的還是在於引起人們對中庸之道的高度重視。

 

 

下一章(什麼是真正的強)   
什麼是真正的強 

【原文】

  子路問強(1)。子曰:「南方之強與?北方之強與?抑而強與?(2)寬柔以教,不報無道(3),南方之強也,君子居之(4)。衽金革(5),死而不厭(6),北方之強也,而強者居之

。故君子和而不流(7),強哉矯(8)!中立而不倚,強哉矯!國有道,不變塞焉(9),強哉矯!國無道,至死不變,強哉矯!」(第10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子路:名仲由,孔子的學生。(2)抑:選擇性連詞,意為「還是」。而:代詞,你。與:疑問語氣詞。(3)報:報復。(4)居:處。(5)衽:臥席,此處用為動詞。

金:指鐵製的兵器。革:指皮革製成的甲盾。(6)死而不厭:死而後已的意思。(7)和而不流:性情平和又不隨波逐流。(8)矯:堅強的樣子。 (9)不變塞:不改變志向。

【譯文】

  子路問什麼是強。孔子說:「南方的強呢?北方的強呢?還是你認為的強呢?用寬容柔和的精神去教育人,人家對我蠻橫無禮也不報復,這是南方的強,品德高尚的人具有這

種強。用兵器甲盾當枕席,死而後已,這是北方的強,勇武好鬥的人就具有這種強。所以,品德高尚的人和順而不隨波逐流,這才是真強啊!保持中立而不偏不倚,這才是真強啊

!國家政治清平時不改變志向,這才是真強啊!國家政治黑暗時堅持操守,寧死不變,這才是真強啊!」

【讀解】

  子路性情魯莽,勇武好鬥,所以孔子教導他:有體力的強,有精神力量的強,但真正的強不是體力的強,而是精神力量的強。精神力量的強體現為和而不流,柔中有剛;體現

為中庸之道;體現為堅持自己的信念不動搖,寧死不改變志向和操守。

  「三軍可奪帥也,匹夫不可奪志也。」(《論語·子罕》這就是孔子所推崇的強。

  「砍頭不要緊,只要主義真。殺了夏明翰,自有後來人。」這就是孔子所推崇的強。

  說起來,還是崇高的英雄主義,獻身的理想主義。

  不過,回到《中庸》本章來,孔子在這裡所強調的,還是「中立而不倚」的中庸之道,儒學中最為高深的道行。

 

 

下一章(正道直行,默默無聞也不後悔)   
正道直行,默默無聞也不後悔 

【原文】

  子曰:「素隱行怪(1),後世有述焉(2),吾弗為之矣。君子遵道而行,半途而廢,吾弗能已矣(3)。君子依乎中庸,遁世不見知而不悔(4),唯聖者能之。」(第11章

)

【註釋】

  (1)素:據《漢書》,應為「索」。隱:隱僻。怪:怪異。(2)述:記述。(3)已:止,停止。(4)見知:被知。見,被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尋找隱僻的歪歪道理,做些怪誕的事情來欺世盜名,後世也許會有人來記述他,為他立傳,但我是絕不會這樣做的。有些品德不錯的人按照中庸之道去做,但是半

途而廢,不能堅持下去,而我是絕不會停止的。真正的君子遵循中庸之道,即使一生默默無聞不被人知道也不後悔,這只有聖人才能做得到。」

【讀解】

  鑽牛角尖,行為怪誕,這些出風頭、走極端欺世盜名的搞法根本不合中庸之道的規範,自然是聖人所不齒的。

  找到正確的道路,走到一半又停止了下來,這也是聖人所不欣賞的。

  唯有正道直行,一條大路走到底,這才是聖人所讚賞並身體力行的。

  所以,「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。」(屈原)這是聖人所讚賞的精神。   「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。」(諸葛亮)這也是聖人所讚賞的精神。

  以上幾章從各個方面引述孔子的言論反覆申說第一章所提出的「中和」(中庸)這一概念,弘揚中庸之道,是全篇的第一大部分。

 

 

下一章(君子之道費而隱)   
君子之道費而隱 

【原文】

  君子之道費而隱(1)。夫婦(2)之愚,可以與知焉(3),及其至也,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。夫婦之不肖,可以能行焉,及其至也,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。天地之大也,人猶

有所憾。故君子語大,天下莫能載焉;語小,天下莫能破焉(4)。《詩》云:「鳶飛戾天,魚躍於淵(5)。」言其上下察也(6)。君子之道,造端乎夫婦(7),及其至也,察

乎天地。(第12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費:廣大。隱:精微。(2)夫婦:匹夫匹婦,指普通男女。(3)與:動詞,參與。 (4)破:分開。 (5)鳶飛戾天,魚躍於淵:引自《詩經·大雅·旱麓》。鳶,老

鷹。戾,到達。(6)察:昭著,明顯。 (7)造端:開始。

【譯文】

  君子的道廣大而又精微。普通男女雖然愚昧,也可以知道君子的道;但它的最高深境界,即便是聖人也有弄不清楚的地方,普通男女雖然不賢明,也可以實行君子的道,但它

的最高深境界,即便是聖人也有做不到的地方。大地如此之大,但人們仍有不滿足的地方。所以,君子說到「大」,就大得連整個天下都載不下;君子說到「小」,就小得連一點

兒也分不開。《詩經》說:「鳶鳥飛向天空,魚兒跳躍深水。」這是說上下分明。君子的道,開始於普通男女,但它的最高深境界卻昭著於整個天地。

【讀解】

  這一章另起爐灶,回到第一章「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,可離非道也」進行闡發,以下八章(13一20)都是圍繞這一中心而展開的。

  正因為道不可須臾離開,所以,道就應該有普遍的可適應性,應該「放之四海而皆准」,連匹夫匹婦,普通男女都可以知道,可以學習,也可以實踐。

  不過,知道是一回事,一般性地實踐是一回事,要進入其高深境界又是另一回事了。所以,道又必須有精微奧妙的一方面,供德行高,修養深的學者進行深造,進行創造性的

實踐。

  如此兩方面的性質結合起來,使道既廣大又精微,既有普及性又有提高性,既下里巴人又陽春白雪,說到底,是一個開放的、兼容的、可發展的體系。

  道是如此,世界上的許多事情也都是如此。說到唱歌,卡拉0K誰都可以來上幾句,但要唱出歌星級水平可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說用電腦打字,坐下來一兩個小時,一個完全的外行也可以打出一串字來,可要成為電腦專家就是另一回事了。說到下棋,知道下棋規則,棋癮大得不可思議的人滿街都是,

可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棋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  諸如此類,不勝枚舉。凡事都有一知半解與精通的區別,匹夫匹婦與「聖人」的分別也就在這裡。

 

 

下一章(道不遠人,遠人非道)   
道不遠人,遠人非道 

【原文】

  子日:「道不遠人。人之為道而遠人,不可以為道。」

  「《詩》云:『伐柯伐柯,其則不遠。(1)』執柯以伐柯,睨(2)而視之,猶以為遠。故君子以人治人。改而止。」

  「忠恕違道不遠(3),施諸己而不願,亦勿施於人。」

  「君子之道四,丘未能一焉:所求乎子以事父,未能也;所求乎臣以事君,未能也;所求乎弟以事兄,未能也;所求乎朋友先施之,未能也。庸(4)德之行,庸言之謹。有所

不足,不敢不勉;有餘不敢盡。言顧行,行顧言,君子胡不慥慥爾(5)?」(第13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伐柯伐柯,其則不遠:引自《詩經·豳風·伐柯》。伐柯,砍削斧柄。柯,斧柄。則,法則,這裡指斧柄的式樣。(2)睨:斜視。(3)違道:離道。違,離。(4)庸

:平常。(5)胡:何、怎麼。慥慥(zao),忠厚誠實的樣子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道並不排斥人。如果有人實行道卻排斥他人,那就不可以實行道了。」

  「《詩經》說:『砍削斧柄,砍削斧柄,斧柄的式樣就在眼前。』握著斧柄砍削斧柄,應該說不會有什麼差異,但如果你斜眼一看,還是會發現差異很大。所以,君子總是根

據不同人的情況採取不同的辦法治理,只要他能改正錯誤實行道就行。」

  「一個人做到忠恕,離道也就差不遠了。什麼叫忠恕呢?自己不願意的事,也不要施加給別人。」

  「君子的道有四項,我孔丘連其中的一項也沒有能夠做到:作為一個兒子應該對父親做到的,我沒有能夠做到;作為一個臣民應該對君王做到的,我沒有能夠做到;作為一個

弟弟應該對哥哥做到的,我沒有能夠做到;作為一個朋友應該先做到的,我沒有能夠做到。平常的德行努力實踐,平常的言談盡量謹慎。德行的實踐有不足的地方,不敢不勉勵自

己努力;言談卻不敢放肆而無所顧忌。說話符合自己的行為,行為符合自己說過的話,這樣的君子怎麼會不忠厚誠實呢?…」

【讀解】

  道不可須臾離的基本條件是道不遠人。換言之,一條大道,歡迎所有的人行走,就像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歡迎所有的人學習、實踐,社會主義的金光大道歡迎所有的人走一樣。

相反,如果只允許自己走,而把別人推得離道遠遠的,就像魯迅筆下的假洋鬼子只准自己「革命」而不准別人(阿Q)「革命」,那自己也就不是真正的革命者了。

  推行道的另一條基本原則是從實際出發,從不同人不同的具體情況出發,使道既具有「放之四海而皆准」的普遍性,又能夠適應不同個體的特殊性。這就是普遍性與特殊性相

結合。

  既然如此,就不要對人求全責備,而應該設身處地,將心比心地為他人著想,自己不願意的事,也不要施加給他人。因為,金無足赤,人無完人,不要說人家,就是自己,不

也還有很多應該做到的而沒有能夠做到嗎?所以,要開展批評,也要開展自我批評。聖賢如孔子,不就從四大方面對自己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嗎?那就更不要說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了

,哪裡沒有這樣或那樣的毛病呢?說不定還深沉得很呢。

  不過也不要緊,只要你做到忠恕,也就離道不遠了。說到底,還是要「言顧行,行顧言」,凡事不走偏鋒,不走極端,這就是「中庸」的原則,這就是中庸之道。

 

 

下一章(素位而行,安分守己)   
素位而行,安分守己 

【原文】

  君子素其位(1)而行,不願乎其外。

  素富貴,行乎富貴;素貧賤,行乎貧賤:素夷狄(2),行乎夷狄;素患難,行乎患難。君子無入(3)而不自得焉。

  在上位,不陵(4)下;在下位,不援(5)上。正己而不求於人則無怨。上不怨天,下不尤(6)人。

  故君子居易(7)以俟命(8),小人行險以僥倖。子曰:「射(9)有似乎君子,失諸正鵠(10),反求諸其身。」(第14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素其位:安於現在所處的地位。素,平素。現在的意思,這裡作動詞用。(2)夷:指東方的部族;狄:指西方的部族。泛指當時的少數民族。(3)無入:無論處於什麼

情況下。入,處於。(4)陵:欺侮。(5)援:攀援,本指抓著東西往上爬,引申為投靠有勢力的人往上爬。(6)尤:抱怨。(7)居易:居於平安的地位,也就是安居現狀的意

思。易,平安。(8)俟(si)命:等待天命。(9)射:指射箭。(10)正(zheng)鵠(gu):正、鵠:均指箭靶子;畫在布上的叫正,畫在皮上的叫鵠。

【譯文】

  君子安於現在所處的地位去做應做的事,不生非分之想。

  處於富貴的地位,就做富貴人應做的事;處於貧賤的狀況,就做貧賤人應做的事;處於邊遠地區,就做在邊遠地區應做的事;處於患難之中,就做在患難之中應做的事。君子

無論處於什麼情況下都是安然自得的。

  處於上位,不欺侮在下位的人;處於下位,不攀援在上位的人。端正自己而不苛求別人,這樣就不會有什麼抱怨了。上不抱怨天,下不抱怨人。

  所以,君子安居現狀來等待天命,小人卻鋌而走險妄圖獲得非分的東西。孔子說:「君子立身處世就像射箭一樣,射不中,不怪靶子不正,只怪自己箭術不行。」

【讀解】

  素位而行近於《大學》裡面所說的「知其所止」,換句話說,叫做安守本分,也就是人們常說的——安分守己。

  這種安分守己是對現狀的積極適應、處置,是什麼角色,就做好什麼事,如台灣著名漫畫家蔡志忠先生所說:「自己是什麼就做什麼;是西瓜就做西瓜,是冬瓜就做冬瓜,是

蘋果就做蘋果;冬瓜不必羨慕西瓜,西瓜也不必嫉妒蘋果……」然後才能游刃有餘,進一步積累、創造自己的價值,取得水到渠成的成功。

  事實上,任何成功的追求、進取都是在對現狀恰如其分的適應和處置後取得的。一個不能適應現狀,在現實面前手足無措的人是很難取得成功的。回到我們在《大學》讀解裡

面舉過的例子,一位教授,因偶爾發現賣大餅的人很賺錢,一個月一兩千,比自己給大學生上課還賺得多了許多,於是便放下課不上而去賣大餅。

  這樣做值得嗎?不值得,這就叫做不守本分,不「知其所止」,這個例子也許舉得有點極端,但它卻是當代中國知識分子在面對是否「下海」問題時的一個真實報道。在我們

的現實生活中,諸如此類的例子其實還可以舉出許多,這就是人們常說的「這山望到那山高」,實質上是沒有認識清楚自己,迷失了方向。

  與「這山望到那山高」密切相關的另一種迷失是不滿足自己的職位,總是奢望向上爬,奢望高昇,總是怨天尤人,而不像聖人所說的那樣「反求諸其身」。用耕雲先生在其禪

學講話中的說法:這種人沒有認識到「一部機器,大的輪軸固然重要,但如果少了一個小螺絲釘,就會出故障,就會由鬆散而解體。所以每個部門,每個環節,每個人的工作都很

重要,也唯有人人都能構成需要,才能形成整體的健全。」其實,耕雲先生在這裡所說的道理,也正是毛澤東號召我們「向雷鋒同志學習」,「做一顆革命的螺絲釘」的情神。只

可惜很多人沒有真正認識到這種精神的深刻內涵,不能「素其位而行」,安分守己,提高自己的修養,「居易以俟命」,而是心存妄想,只知道羨慕,甚至嫉妒別人,不惜採取一

切手段向上爬,「行險以僥倖」,結果是深深地陷入無休無止的勾心鬥角和無盡的煩惱之中,迷失了本性。

  凡有奢望,必生煩惱。

  所以,不要去妄想什麼,只問自己該做什麼吧——這就是素位而行,安分守己。

 

 

下一章(行遠自邇,登高自卑)   
行遠自邇,登高自卑 

【原文】

  君子之道,辟(1)如行遠,必自邇(2);辟如登高,必自卑(3)。《詩》曰:「妻子好合,如鼓瑟琴。兄弟既翕,和樂且耽。宜爾室家,樂爾妻帑(4)。」子曰:「父母

其順矣乎!」(第15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辟:同「譬」。(2)邇:近。(3)卑:低處。 (4)「妻子好合……」:引自《詩經·小雅·常棣》。妻子,妻與子。好合,和睦。鼓,彈奏。翕(xi),和順,融洽

。耽,《詩經》原作「湛」,安樂。帑(nu),通「孥」,子孫。

【譯文】

  君子實行中庸之道,就像走遠路一樣,必定要從近處開始;就像登高山一樣,必定要從低處起步。《詩經》說:「妻子兒女感情和睦,就像彈琴鼓瑟一樣。兄弟關係融洽,和

順又快樂。使你的家庭美滿,使你的妻兒幸福。」孔子讚歎說:「這樣,父母也就稱心如意了啊!」

【讀解】

  老子說:「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」

  荀子說:「不積跬步,無以至千里;不積小流,無以成江海。」

  都是「行遠必自邇,登高必自卑」的意思。

  萬事總宜循序漸進,不可操之過急。否則,「欲速則不達」,效果適得其反。

  一切從自己做起,從自己身邊切近的地方做起。要在天下實行中庸之道,首先得和順自己的家庭。說到底,還是《大學》修、齊、治、平循序漸進的道理。

 

 

下一章(無所不在的道)   
無所不在的道 

【原文】

  子曰:「鬼神之為德,其盛矣乎!視之而弗見,聽之而弗聞,體物而不可遺。使天下之人,齊明盛服(1),以承祭祀。洋洋乎!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《詩》曰:『神之格

思,不可度思,矧可射思。』(2)夫微之顯,誠之不可掩(3)如此夫!」(第16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齊(zhai):通「齋」,齋戒。明,潔淨。盛服:即盛裝。(2)「神之格思……」:引自《詩經;大雅。抑》。格,來臨。嗯,語氣詞。度,揣度。矧(Shen),況且

。射(yi),厭,指厭怠不敬。(3)掩:掩蓋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鬼神的德行可真是大得很啊!看它也看不見,聽它也聽不到,但它卻體現在萬物之中使人無法離開它。天下的人都齋戒淨心,穿著莊重整齊的服裝去祭祀它,無所

不在啊!好像就在你的頭上,好像就在你左右。《詩經》說:『神的降臨,不可揣測,怎麼能夠怠慢不敬呢?』從隱微到顯著,真實的東西就是這樣不可掩蓋!」

【讀解】

  這一章借孔子對鬼神的論述說明道無所不在,道「不可須臾離。」

  另一方面,也是照應第12章說明「君子之道費而隱」,廣大而又精微。看它也看不見,聽它也聽不到是「隱」,是精微;但它卻體現在萬物之中使人無法離開它,是「費」,

是廣大。

  作一個形象的比喻,道也好,鬼神也好,就像空氣一樣,看不見,聽不到,但卻無處不在,無時不在,任何人也離不開它。

  既然如此,當然應該是人人皈依,就像對鬼神一樣的虔誠禮拜了。

 

 

下一章(天生我材必有用)   
天生我材必有用 

【原文】

  子曰:「舜其大孝也與?德為聖人,尊為天子,富有四海之內。宗廟饗之(1),子孫保之。故大德必得其位,必得其祿,必得其名,必得其壽。故天之生物,必因其材(2)

而篤(3)焉。故栽者培之(4),傾者覆之(5)。《詩》曰:『嘉樂君子,憲憲令德。宜民宜人,受祿於天。保佑命之,自天申之。』(6)故大德者必受命。」(第17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宗廟:古代天子、諸侯祭祀先王的地方。饗(xiang):一種祭祀形式,祭先王。之,代詞,指舜。(2)材,資質,本性。(3)篤:厚,這裡指厚待。 (4)培:培育

。 (5)覆:傾覆,摧敗。(6)「嘉樂君子……」:引自《詩經·大雅·假樂》。嘉樂,即《詩經》之「假樂」,「假」通」嘉」,意為美善。憲憲,《詩經》作「顯顯」,顯明

興盛的樣子。令,美好。申,重申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舜該是個最孝順的人了吧?德行方面是聖人,地位上是尊貴的天子,財富擁有整個天下,宗廟裡祭祀他,子子孫孫都保持他的功業。所以,有大德的人必定得到他

應得的地位,必定得到他應得的財富,必定得到他應得的名聲,必定得到他應得的長壽。所以,上天生養萬物,必定根據它們的資質而厚待它們。能成材的得到培育,不能成材的

就遭到淘汰。《詩經》說:『高尚優雅的君子,有光明美好的德行,讓人民安居樂業,享受上天賜予的福祿。上天保佑他,任用他,給他以重大的使命。』所以,有大德的人必定

會承受天命。」

【讀解】

  天生我材必有用。

  只要你修身而提高德行,「居易以俟命」,總有一天會受命於天,擔當起治國平天下的重任。到那時,名譽、地位、財富都已不在話下,應有的都會有。就像前蘇聯故事片《

列寧在十月》裡的主人公瓦西裡說的:「麵包會有的,一切都會有的。」

  由此看來,儒學並不是絕對排斥功利,而只是反對那種急功近利,不安分守己的做法。換言之,儒學所強調的,是從內功練起,修養自身,提高自身的德行和才能,然後順其

自然,水到渠成地獲得自己應該獲得的一切。

  這其實也正是中庸之道的精神——凡事不走偏鋒,不走極端,而是循序漸進,一步一個腳印走下去。

 

 

下一章(治國平天下的法則)   
治國平天下的法則 

【原文】

  哀公(1)問政。子曰:「文武之政,布在方策(2)。其人存(3),則其政舉;其人亡,則其政息(4)。人道敏(5)政,地道敏樹。夫政也者,蒲盧也(6)。故為政在人

,取人以身,修身以道,修道以仁。仁者,人也,親親為大。義者,宜也,尊賢為大。親親之殺(7),尊賢之等, 禮所生也。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。思修身,不可以不事親;思

事親,不可以不知人;思知人,不可以不知天。」

  天下之達道五,所以行之者三。曰:君臣也,父子也,夫婦也,昆弟也(8),朋友之交也;五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知、仁、勇三者,天下之達德也。所以行之者一也:或生而

知之,或學而知之,或困而知之;及其知之一也。或安而行之,或利而行之,或勉強而行之;及其成功一也。子曰:「好學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恥近乎勇。知斯三者,則知所

以修身;知所以修身,則知所以治人;知所以治人,則知所以治天下國家矣。」

  凡為天下國家有九經(9)。曰:修身也,尊賢也,親親也,敬大臣也,體(10)群臣也,子庶民也(11),來百工也(12),柔遠人也(13),懷諸侯也(14)。修身則道立

;尊賢則不惑;親親則諸父昆弟不怨;敬大臣則不眩;體群臣則士之報禮重;子庶民則百姓勸(15);來百工則財用足;柔遠人則四方歸之;懷諸侯則天下畏之。齊明盛服,非禮

不動,所以修身也;去讒(16)遠色,賤貨而貴德,所以勸賢也;尊其位,重其祿,同其好惡,所以勸親親也;官盛任使,所以勸大臣也;忠信重祿,所以勸士也;時使薄斂(18

),所以勸百姓也;日省月試(19),既稟稱事(20),所以勸百工也;送往迎來,嘉善而矜(21)不能,所以柔遠人也;繼絕世(22),舉廢國(23),治亂持(24)危,朝聘

(25)以時,厚往而薄來,所以懷諸侯也。凡為天下國家有九經,所以行之者一也。

  凡事豫(26)則立,不豫則廢。言前定,則不跲(27);事前定,則不困;行前定,則不疚;道前定,則不窮。

  在下位不獲乎上,民不可得而治矣。獲乎上有道:不信乎朋友,不獲乎上矣;信乎朋友有道:不順乎親,不信乎朋友矣;順乎親有道:反諸身不誠,不順乎親矣;誠身有道:

不明乎善,不誠乎身矣(28)。

  誠者,天之道也;誠之者,人之道也。誠者,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,從容中道,聖人也。誠之者,擇善而固執之者也:博學之,審問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篤行之。有弗學,

學之弗能弗措也(29);有弗問,問之弗知弗措也;有弗思,思之弗得弗措也;有弗辨,辨之弗明弗措也;有弗行,行之弗篤弗措也。人一能之,己百之;人十能之,己千之。果

能此道矣,雖愚必明,雖柔必強。(第20章)

【註釋】

  (1)哀公:春秋時魯國國君。姓姬,名蔣,「哀」是謚號(2)布:陳列。方:書寫用的木板。策,書寫用的竹簡。(3)其人:指文王、武王。(4)息:滅,消失。(5)敏

:勉力,用力,致力。(6)蒲盧:即蘆葦。蘆葦性柔而具有可塑性。(7)殺(shai):減少,降等。(8)昆弟:兄和弟,也包括堂兄堂弟。(9)九經:九條準則。經,準則。

(10)體:體察,體恤。(11)子庶民:以庶民為子。子,動詞。庶民,平民。(12)來:招來。百工:各種工匠。(13)柔遠人:安撫邊遠地方來的人。(14)懷,安撫。(15

)勸:勉力,努力。(16)讒:說別人的壞話,這裡指說壞話的人。(17)盛,多。任使:足夠使用。(18)時使:指使用百姓勞役有一定時間,不誤農時。薄斂:賦稅輕。(19

)省:視票。試,考核。(20)既(xi):即「餼」,指贈送別人糧食或飼料。稟:給予糧食。稱:符合。(21)矜:憐憫,同情。(22)繼絕世:延續已經中斷的家庭世系。

(23)舉廢國:復興已經沒落的邦國。(24)持:扶持。 (25)朝聘:諸侯定期朝見天子。每年一見叫小聘,三年一見叫大聘,五年一見叫朝聘。(26)豫:同「預」。(27)跲

(jia):說話不通暢。(28)這一段與《孟子·離婁上》中一段基本相同。到底是《中庸》引《孟子》還是《孟子》引《中庸》,不好斷定。張岱年先生《中國哲學史料學》認為

是《孟子》引《中庸》。(29)弗措:不罷休。弗,不。措,停止,罷休。

【譯文】

  魯哀公詢問政事。孔子說:「周文王、周武王的政事都記載在典籍上。他們在世,這些政事就實施;他們去世,這些政事也就廢弛了。治理人的途徑是勤於政事;治理地的途

徑是多種樹木。說起來,政事就像蘆葦一樣,完全取決於用什麼人。要得到適用的人在於修養自己,修養自己在於遵循大道,遵循大道要從仁義做起。仁就是愛人,親愛親族是最

大的仁。義就是事事做得適宜,尊重賢人是最大的義。至於說親愛親族要分親疏,尊重賢人要有等級,這都是禮的要求。所以,君子不能不修養自己。要修養自己,不能不侍奉親

族;要侍奉親族,不能不瞭解他人;要瞭解他人,不能不知道天理。」

  天下人共有的倫常關係有五項,用來處理這五項倫常關係的德行有三種。君臣、父子、夫婦、兄弟、朋友之間的交往,這五項是天下人共有的倫常關係;智、仁、勇,這三種

是用來處理這五項倫常關係的德行。至於這三種德行的實施,道理都是一樣的。比如說,有的人生來就知道它們,有的人通過學習才知道它們,有的人要遇到困難後才知道它們,

但只要他們最終都知道了,也就是一樣的了。又比如說,有的人自覺自願地去實行它們,有的人為了某種好處才去實行它們,有的人勉勉強強地去實行,但只要他們最終都實行起

來了,也就是一樣的了。孔子說:「喜歡學習就 接近了智,努力實行就接近了仁,知道羞恥就接近了勇。知道這三點,就知道怎樣修養自己,知道怎樣修養自己,就知道怎樣管理

他人,知道怎樣管理他人,就知道怎樣治理天下和國家了。」

  治理天下和國家有九條原則。那就是:修養自身,尊崇賢人,親愛親族,敬重大臣,體恤群臣,愛民如子,招納工匠,優待遠客,安撫諸侯。修養自身就能確立正道;尊崇賢

人就不會思想困惑;親愛親族就不會惹得叔伯兄弟怨恨;敬重大臣就不會遇事無措;體恤群臣,士人們就會竭力報效;愛民如子,老百姓就會忠心耿耿;招納工匠,財物就會充足

;優待遠客,四方百姓就會歸順;安撫諸侯,天下的人都會敬畏了。像齋戒那樣淨心虔誠,穿著莊重整齊的服裝,不符合禮儀的事堅決不做,這是為了修養自身;驅除小人,疏遠

女色,看輕財物而重視德行,這是為了尊崇賢人;提高親族的地位,給他們以豐厚的俸祿,與他們愛憎相一致,這是為了親愛親族;讓眾多的官員供他們使用,這是為了敬重大臣

;真心誠意地任用他們,並給他們以較多的俸祿,這是為了體恤群臣;使用民役不誤農時,少收賦稅,這是為了愛民如子;經常視察考核,按勞付酬,這是為了招納工匠;來時歡

迎,去時歡送,嘉獎有才能的人,救濟有困難的人,這是為了優待遠客;延續絕後的家族,復興滅亡的國家,治理禍亂,扶持危難,按時接受朝見,贈送豐厚,納貢菲薄,這是為

了安撫諸侯。總而言之,治理天下和國家有九條原則,但實行這些原則的道理都是一樣的。

  任何事情,事先有預備就會成功,沒有預備就會失敗。說話先有預備,就不會中斷;做事先有預備,就不會受挫;行為先有預備,就不會後悔;道路預先選定,就不會走投無

路。

  在下位的人,如果得不到在上位的人信任,就不可能治理好平民百姓。得到在上位的人信任有辦法:得不到朋友的信任就得不到在上位的人信任;得到朋友的信任有辦法:不

孝順父母就得不到朋友的信任;孝順父母有辦法:自己不真誠就不能孝順父母;使自己真誠有辦法:不明白什麼是善就不能夠使自己真誠。

  真誠是上天的原則,追求真誠是做人的原則。天生真誠的人,不用勉強就能做到,不用思考就能擁有,自然而然地符合上天的原則,這樣的人是聖人。努力做到真誠,就要選

擇美好的目標執著追求:廣泛學習,詳細詢問,周密思考,明確辨別,切實實行。要麼不學,學了沒有學會絕不罷休;要麼不問,問了沒有懂得絕不罷休;要麼不想,想了沒有想

通絕不罷休;要麼不分辨,分辨了沒有明確絕不罷休;要麼不實行,實行了沒有成效絕不罷休。別人用一分努力就能做到的,我用一百分的努力去做;別人用十分的努力做到的,

我用一千分的努力去做。如果真能夠做到這樣,雖然愚笨也一定可以聰明起來,雖然柔弱也一定可以剛強起來。

【讀解】

  這一章是《中庸》全篇的樞紐。此前各章主要是從方方面面論述中庸之道的普遍性和重要性,這一章則從魯哀公詢問政事引入,借孔子的回答提出了政事與人的修養的密切關

系,從而推導出天下人共有的五項倫常關係、三種德行、治理天下國家的九條原則,最後落腳到「真誠」的問題上來,並提出了做到真誠的五個具體方面。本章以後各章,就是圍

繞「真誠」的問題而展開的了。

  回到本章的內容來看,首先談的是政治問題。直到20世紀80年代明確提出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」,中國社會一直是一個政治型的社會,政治在社會生活中具有頭等重要的地位

,也是儒學具有頭等重要的話題。孔子把政治比作蘆葦,取的是它的可塑性。意思是說:什麼樣的人執政,就會有什麼樣的政治。堯舜禹湯文武執政,於是有仁政;紂王執政,於

是有酒池肉林;始皇執政,於是有焚書坑懦;太宗執政,於是有貞觀之治;希特勒執政,於是有法西斯主義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所以,孔子提出「為政在人」的問題,強調執

政者的修養。這與毛澤東時代提出培養「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接班人」,我們今天要求選拔「跨世紀的領導幹部」,雖然在人的素質內涵上已有根本的不同,但在對執政者修養的要

求問題上卻是有相通之處的。

  關於天下人共有的五項倫常關係,除了因進入民主時代而再無君臣關係外,其它幾項關係都依然是與我們血肉相連而不可分割的,也都是需要我們正確處理而不可忽視的。至

於處理這幾項關係的三種德行,智、仁當然是不言而喻的,倒是「知恥近乎勇」一點,值得我們補上兩句。俗話說:「羞恥之心,人皆有之。」孟子說:「羞恥之心對於人至關重

要!搞陰謀詭計的人是不知道羞恥的。不以自己不如別人為羞恥,怎麼能夠趕得上別人呢?」(《孟子·盡心上》)也就是說,知道羞恥是趕上別人的重要條件之一。個人是這樣

,一個國家,一個民族也是這樣,所以,我們以「毋忘國恥」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之一。究其實質,正是因為「知恥近乎勇」。一個人只有知道羞恥,才能夠勇於改正錯

誤,勇於彌補自己的不足,迎頭趕上別人,從而免於羞恥。一個民族,一個國家,只有知道羞恥,才能夠發憤圖強,富國強兵,富民興邦,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。這就是「知恥近

乎勇」的道理所在。

  關於治理天下國家的九條原則,方方面面,實際上是《大學》裡提出的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幾個階段的具體展開。是實用的統治學理論。值得我們特別注意的是「凡事

豫則立,不豫則廢」的思想。這與孔子所說的「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」(《論語·衛靈公》)相近,都是未雨綢繆,防患於未然,或者說是「不打無準備之仗」的思想,具有深刻

的哲學內涵,值得我們貫徹到實際生活中去,而不僅僅適用於政治範疇。

  最後說到如何做到真誠的問題。「擇善固執」是綱,選定美好的目標而執著追求。「博學、審問、慎思、明辨、篤行」是目,是追求的手段。立於「弗措」的精神,「人一能

之,己百之;人十能之,己千之」的態度,則都是執著的體現。「弗措」的精神,也就是《荀子·勸學》裡的名言「鍥而捨之,朽木不折;楔而不捨,金石可鏤」的精神;「人一

能之,己百之;人十能之,己千之」的態度,也就是俗語所說的「笨鳥先飛」的態度,龜兔賽跑的寓言裡那獲勝的烏龜的態度。其實,無論是綱還是目,也無論是精神還是態度,

都絕不僅僅適用於對真誠的追求,舉凡學習、工作,生活的方方面面,抓住這樣的綱,張開這樣的目,堅持這樣的精神與態度,有什麼樣的困難不能克服,有什麼樣的成功不能取

得呢?

  總而言之,本章內容豐富而涵蓋面廣,幾乎涉及到《大學》格、致、誠、正、修、齊、治、平的各個環節,特別值得引起我們的重視。

 

 

下一章(誠則明,明則誠)   
誠則明,明則誠 

【原文】

  自誠明(1),謂之性;自明誠,謂之教。誠則(2)明矣,明則誠矣。

【註釋】

  (1)自:從,由。明:明白。(2)則:即,就。

【譯文】

  由真誠而自然明白道理,這叫做天性;由明白道理後做到真誠,這叫做人為的教育。真誠也就會自然明白道理,明白道理後 也就會做到真誠。

【讀解】

  無論是天性還是後天人為的教育,只要做到了真誠,二者也 就合一了。

  革命不分先後,明道向善不問先天後天。從另一個角度看,這 裡也表達了天人合一的思想。

 

 

下一章(至誠可參天地)   
至誠可參天地 

【原文】

  唯天下至誠,為能盡其性(1);能盡其性,則能盡人之性;能盡 人之性,則能盡物之性;能盡物之性,則可以贊大地之化育(2);可 以贊天地之化育,則可以與天地參矣

(3)。

【註釋】

  (1)盡其性:充分發揮本性。 (2)讚:贊助。化育:化生和養育。 (3)參天地:與天地並列力三。參,並列。

【譯文】

  只有天下極端真誠的人能充分發揮他的本性;能充分發揮他的本性,就能充分發揮眾人的本性;能充分發揮眾人的本性,就能充分發揮萬物的本性;能充分發揮萬物的本性,

就可以幫助天地培育生命;能幫助大地培育生命,就可以與天地並列為三了。

【讀解】

  真誠者只有首先對自己真誠,然後才能對全人類真誠。真誠可使自己立於與天地並列為三的不朽地位。它的功用居然有如此之大,那我們又何樂而不為呢。

 

 

下一章(從一個方面下功夫)   
從一個方面下功夫 

【原文】

  其次致曲(1),曲能有誠。誠則形(2),形則著(3),著則明(4),明則動,動則變,變則化(5)。唯天下至誠為能化。

【註釋】

  (1)其次:次一等的人,即次於」自誠明」的聖人的人,也就是賢人。致曲:致力於某一方面。曲,偏。(2)形:顯露,表現。(3)著:顯著。(4)明:光明。(5)化:

即化育。

【譯文】

  比聖人次一等的賢人致力於某一方面,致力於某一方面也能做到真誠。做到了真誠就會表現出來,表現出來就會逐漸顯著,顯著了就會發揚光大,發揚光大就會感動他人,感

動他人就會引起轉變,引起轉變就能化育萬物。只有天下最真誠的人能化育萬物。

【讀解】

  這一章相對於上一章而言。上一章說的是天生至誠的聖人,這一章說的是比聖人次一等的賢人。換句話說,聖人是「自誠明」,天生就真誠的人,賢人則是「自明誠」,通過

後天教育明白道理後才真誠的人。賢人雖然致力於某一方面,但通過教育和修養,通過:「形、著、明、動、變、化」的階段,同樣可以一步一步地達到聖人的境界:化育萬物,

與天地並列為三。

  說到底,只要你努力奮鬥,曲徑通幽,條條道路通羅馬,最終都可以大功告成,修成正果。

  在勸人真誠的問題上,《中庸》真可以說是苦口婆心,不遺餘力的了。

 

 

下一章(國家興亡,必有徵兆)   
國家興亡,必有徵兆 

【原文】

  至誠之道,可以前知(1)。國家將興,必有幀祥(2);國家將亡,必有妖孽(3)。見乎起蓍龜(4),動乎四體(5)。禍福將至:善,必先知之;不善,必先知之。故至誠

如神(6)。

【註釋】

  (1)前知:預知未來。 (2)禎祥:吉祥的預兆。3妖孽:物類反常的現象。草木之類稱妖,蟲豸之類稱孽。(4)見(xian):呈現。蓍(shi)龜:蓍草和龜甲,用來占卜

。(5)四體,手足,指動作儀態。(6)如神:如神一樣微妙,不可言說。

【譯文】

  極端真誠可以預知未來的事。國家將要興旺,必然有吉祥的徵兆;國家將要衰亡,必然有不祥的反常現象。呈現在著草龜甲上,表現在手腳動作上。禍福將要來臨時,是福可

以預先知道,是禍也可以預先知道。所以極端真誠就像神靈一樣微妙。

【讀解】

  心誠則靈。

  靈到能預知未來吉凶禍福的程度,可就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境界了。

  至於「國家將興,必有禎祥;國家將亡,必有妖孽」的現象,歷代的正史野史記載可以說是比比皆是,不勝枚舉。你說它是迷信也罷,說它是無稽之談也罷,反正不僅一般人

津津樂道,就是正統儒學的經典,不也同樣認為這種現象「幾乎蓍龜,動乎四體」嗎?

  其實,撩開神秘的迷霧,這裡的意思不外乎是說,由於心靈達到了至誠的境界,不被私心雜念所述惑,就能洞悉世間萬物的根本規律,因此而能夠預知未來的吉凶禍福、興亡

盛衰。

  一言歸總,還是說到真誠的出神入化功用。

 

 

下一章(不能只做到自我完善)   
不能只做到自我完善 

【原文】

  誠者,自成也(1);而道,自道也(2)。誠者,物之終始,不誠無物。是故君於誠之為貴。誠者,非自成己而已也(3),所以成物也。 成己,仁也;成物,知也。性之德

也,合外內之道也,故時措(4)之宜也。

【註釋】

  (1)自成:自我成全,也就是自我完善的意思。(2)自道(dao):自我。

【譯文】

  真誠是自我的完善,道是自我的引導。真誠是事物的發端和歸宿,沒有真誠就沒有了事物。因此君子以真誠為貴。不過,真誠並不是自我完善就夠了,而是還要完善事物。自

我完善是仁,完善事物是智。仁和智是出於本性的德行,是融合自身與外物的準則,所以任何時候施行都是適宜的。

【讀解】

  好學近乎智,力行近乎仁。

  這裡把智、仁與真誠的修養結合起來了。因為,真誠從大的方面來說,是事物的根本規律,是事物的發端和歸宿;真誠從細的方面來說,是自我的內心完善。所以,要修養真

誠就必須做到物我同一,天人合一。而要做到這一點既要靠學習來理解,又要靠實踐來實現。

  這裡最值得注意的是真誠的外化問題,也就是說,真誠不僅僅像我們一般所理解的是一種主觀內在的品質,自我的道德完善,而是還要外化到他人和一切事物當中去。作一個

形象的比喻,倒正好用得上我們以前常愛引用的那句話:「只有解放全人類,才能最終徹底解放無產階級自己。」

  自己解放了,全人類都解放了,世界也就大同了。自己真誠了,他人真誠了,真誠無處不在,無時不有,世界也就美好無欺了。

  說到底,還是真誠的奇妙神功。

 

 

下一章(真誠是沒有止息的)   
真誠是沒有止息的 

【原文】

  故至誠無息(1),不息則久,久則征(2),征則悠遠,悠遠則博厚,博厚則高明。博厚,所以載物也;高明,所以覆物也;悠久,所以成物也。博厚配地,高明配天,悠久

無疆(3)。如此者,不見而章(4) 不動而變,無為而成。
   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盡也(5):其為物不貳(6),則其生物不測。天地之道,博也,厚也,高也,明也,悠也,久也。今夫天,斯昭昭之多(7),及其無窮也,日月星辰

系焉,萬物覆焉。今夫地,一撮土之多,及其廣厚,載華岳(8)而不重,振(9)河海而不洩,萬物載焉。
   今夫山,一卷石(10)之多,及其廣大,草木生之,禽獸居之,寶藏興焉。今夫水,一勺之多,及其不測,黿、鼉、蛟、龍、魚、鱉生焉(11),貨財殖焉。
   《詩》云:「維天之命,於穆不已(12)!」蓋曰天之所以為天也。「於乎不顯,文王之德之純!」蓋曰文王之所以為文也,純亦不已。

【註釋】

  (1)息:止息,休止。(2)征:征驗,顯露於外。(3)無疆:無窮無盡。(4)見(xian):顯現。章:即彰,彰明。(5)一言:即一字,指「誠」字。(6)不貳:誠是

忠誠如一,所以不貳。(7)斯:此。昭昭:光明。 (8)華岳:即華山。(9)振:通「整」,整治,引申為約束。(10)一卷(quan)石:一拳頭大的石頭。卷:通「拳」。

(11)不測:不可測度,指浩瀚無涯。 (12)《詩》云:以下兩句詩均引自《詩經·周頌·維天之命》。維,語氣詞。放(wu)語氣詞。穆,深遠。不已,無窮。不顯,」不」通

「丕」,即大;顯,即明顯。

【譯文】

  所以,極端真誠是沒有止息的。沒有止息就會保持長久,保持長久就會顯露出來,顯露出來就會悠遠,悠遠就會廣博深厚,廣博深厚就會高大光明。廣博深厚的作用是承載萬

物;高大光明的作用是覆蓋萬物;悠遠長久的作用是生成萬物。廣博深厚可以與地相比,高大光明可以與天相比,悠遠長久則是永無止境。達到 這樣的境界,不顯示也會明顯,不

活動也會改變,無所作為也會有所成就。
   天地的法則,簡直可以用一個「誠」字來囊括:誠本身專一不二,所以生育萬物多得不可估量。大地的法則,就是廣博、深厚、高大、光明、悠遠、長久。今天我們所說的大

,原本不過是由一點一點的光明聚積起來的,可等到它無邊無際時,日月星辰都靠它維繫,世界萬物都靠它覆蓋。今天我們所說的地,原本不過是由一撮土一撮上聚積起來的,可

等到它廣博深厚時,承載像華山那樣的崇山峻嶺也不覺得重,容納那眾多的江河湖海也不會洩漏,世問萬物都由它承載了。今大我們所說的山,原本不過是由拳頭大的石塊聚積起

來的,可等到它高大無比時,草木在上面生長,禽獸在上面居住,寶藏在上面儲藏。今天我們所說的水,原本不過是一勺一勺聚積起來的,可等到它浩瀚無涯時,蛟龍魚鱉等都在

裡面生長,珍珠珊瑚等值價的東西都在裡面繁殖。
   《詩經》說,「天命多麼深遠啊,永遠無窮無盡!」這大概就是說的天之所以為天的原因吧。「多麼顯赫光明啊,文王的品德純真無二!」這大概就是說的文王之所以被稱為

「文」王的原因吧。純真也是沒有止息的。

【讀解】

  「生命不息,衝鋒不止。」這是軍人的風範。
   生命不息,真誠不已。這是懦學修身的要求。不僅不已,而且還要顯露發揚出來,達到悠遠長久、廣博深厚、高大光明,從而承載萬物,覆蓋萬物,生成萬物。而這正是天地

的法則,說穿了,還是由真誠的追求而達到與天地並列為三的終極目的。這使人想到詩人屈原在《桔頌》裡的詠歎:「秉德無私,參天地兮!」實質上足一種巨人哲學,一種英雄

主義追求。
   這種哲學,這種追求在過去的時代裡一直是天經地義,不容置疑的止統。直到現代主義興起,市場經濟發達,一種」非英雄化」、「非英雄主義」的思潮出現,這種哲學,這

種追求才受到挑戰。
   「參天地」的巨人是做不了了,不朽的英雄也難當了,但是否真誠的追求也不要了呢?   這倒是擺衣我們這個過渡的時代的一個嚴峻問題了。
   有人說:「無奸不商。」這當然是與「誠」相悖逆的選擇。
   而你又作何回答,作何選擇呢?

 

 

下一章(明哲保身,進退自如)   
明哲保身,進退自如 

【原文】

  大哉聖人之道!洋洋乎(1)!發育萬物,峻極於天。優優(2)大哉!禮儀(3)三百,威儀(4)三千。待其人(5)而後行。故曰苟不至德(6),至道不凝焉(7)。故君子

尊德性而道問學(8),致廣大而盡精微,極高明而道中庸。溫故而知新,敦厚以崇禮。是故居上不驕,為下不倍(9)。國有道其言足以興,國無道其默足以容(10)。《詩》曰

:「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」(11)其此之謂與?

【註釋】

  (1)洋洋:盛大,浩翰無邊。(2)優憂:充足有餘,(3)禮儀:古代禮節的主要規則,又稱經禮。(4)威儀:古代典禮中的動作規範及待人接物的禮節,又稱曲禮。(5)

其人:指聖人。(6)苟不至德:如果沒有極高的德行。苟,如果。(7)凝聚,引申為成功。(8)問學:詢問,學習。(9)倍:通」背」,背棄,背叛。(10)容:容身,指保

全自己。(11)「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」:引自《詩經·人雅.烝民》,哲,智慧,指通達事理。

【譯文】

  偉大啊,聖人的道!浩瀚無邊,生養萬物,與天一樣崇高;充足有餘,禮儀三百條,威儀三千條。這些都有侍於聖人來實行。所以說,如果沒有極高的德行,就不能成功極高

的道。因此,君子尊崇道德修養而追求知識學問;達到廣博境界而又鑽研精微之處;洞察一切而又奉行中庸之道;溫習已有的知識從而獲得新知識;誠心誠意地崇奉禮節。所以身

居高位不驕傲,身居低位不自棄,國家政治清明時,他的言論足以振興國家;國家政治黑暗時,他的沉默足以保全自己。《詩經》說:「既明智又通達事理,可以保全自身。」大

概就是說的這個意思吧?

【讀解】

  這一章在繼續盛讚聖人之道的基礎上,提出了兩個層次的重要問題。
   首先是修養德行以適應聖人之道的問題。因為沒有極高的德行,就不能成功極高的道,所以君於應該「尊崇道德修養而追求知識學問;達到廣博境界而又鑽研精微之處;洞察

一切而又奉行中庸之道;溫習已有的知識從而獲得新知識;誠心誠意地崇奉禮節。」朱熹認為,這五句「大小相資,首尾相應」,最得聖賢精神,要求學者盡心盡意研習。其實,

五句所論不外乎尊崇道德修養和追求知識學問這兩個方面,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說,也就是「德育」和「智育」的問題,「又紅又專」的問題。我們今天實施的教育方針,也不外乎

是在這兩方面之外加上「體育」一項。其性質內涵自然有本質的不同,但其入手的途徑卻是相通的。
   有了德、智兩方面的修養,是不是就可以通行無阻地實現聖人之道了呢?問題當然不是如此簡單。修養是主觀方面的準備,而實現聖人之道還有賴於客觀現實方面的條件。客

觀現實條件具備當然就可以大行其道,客觀現實條件不具備又應該怎樣做呢?這就需要「居上下驕,為下不倍」,身居高位不驕做,「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」(

《孟子·滕文公下》的大丈夫氣概。至於「國有道其言足以興,國無道其默足以容」的態度,則是與孟子所說的「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」(《孟子·盡心上》)一脈相承

的,都是對於現實政治的一種處置,一種適應。反過來說,也就是一種安身立命,進退仕途的藝術,所以,歸根結底,還是:「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」當然,說者容易做者難,

看似平淡卻艱辛,要做到明哲保身,的確是非常不容易的。所以唐代大詩人白居易要協「明哲保身,進退始終,不失其道,自非賢達,孰能兼之?」(《杜佑致仕制》)宋代陸游

更是直截了當地感歎道:「信乎明哲保身之難也!」(《跋範文正公書》)
   明哲保身,方能進退自如,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。
   這當然與那種「事不關己,高高桂起」的「自由主義表現」是風馬牛不相及的,我們切莫把它混為一談。

 

 

下一章(不要自以為是,獨斷專行)   
不要自以為是,獨斷專行 

【原文】

  子曰:「愚而好自用(1),賤而好自專(2),生乎今之世反(3)古之道。如此者,災及其身者也。」

  非天子,不議禮,不制度(4),不考文(5)。今天下車同軌,書同文,行同倫(6)。雖有其位,苟無其德,不敢做禮樂焉,雖有其德, 苟無其位,亦不敢作禮樂焉。

  子日:「吾說夏禮(7),杞不足征也(8)吾學殷吸禮(9),有宋存焉(10);吾學周禮(11),今用之,吾從周(12)。」

【註釋】

  (1)自用:憑自己主觀意圖行事,自以為是,不聽別人意見,即剛愎自用的意思。(2)自專:獨斷專行。(3)反:通」返」,回復的意思。(4)制度:在這裡作動詞用,

指制訂法度。(5)考文,考汀文字規範。(6)車同軌,書同文,行同倫:車同軌指車子的輪距一致;書同文指字體統一;行同指倫理道德相同。這種情況是秦始皇統一六國後才

出現的,據此知道《中庸》有些章節的確是秦代儒者所增加的。(7)夏禮,夏朝的禮制。夏朝,約公元前2205年——前1776年,傳說是禹建立的,(8)杞:國名,傳說是周武王

封夏禹的後代於此,故城在個河南杞縣。征,驗證, (9)殷禮:殷朝的禮制。商朝從盤庚遷都至殷(今河南安陽)到紂亡國,一般稱為殷代,整個商朝也稱商殷或殷商。(10)

宋:國名,商湯的後代居此,故城在今河南商丘縣南。(11)周禮:周朝的禮制。(12)以上這段孔子的話也散見於《論語·八佾恰》、《論語·為政》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說:「愚昧卻喜歡自以為是,卑賤卻喜歡獨斷專行。生於現在的時代卻一心想回復到古時去。這樣做,災禍一定會降臨到自己的身上。」

  不是天子就不要議訂禮儀,不要制訂法度,不要考訂文字規範。現在天下車子的輪距一致,文字的字體統一,倫理道德相同。雖有相應的地位,如果沒有相應的德行,是不敢

製作禮樂制度的;雖然有相應的德行,如果沒有相應的地位,也是不敢製作禮樂制度的。

  孔子說:「我談論夏朝的禮制,夏的後裔杞國已不足以驗證它;我學習殷朝的禮制,殷的後裔宋國還殘存著它;我學習周朝的禮制,現在還實行著它,所以我遵從周禮。」

【讀解】

  本章承接上一章發揮「為下不倍(背)」的意思。反對自以為是,獨斷專行,也有「不在其位,下謀其政」(《論語·泰伯》)的意思。歸根結底,其實還是素位而行,安分

守己的問題。

  此外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,這裡所引孔子的話否定了那種「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」的人,這與一般認為孔子主張「克己復禮」,具有復古主義傾向的看法似乎有些衝突。其實

,孔子所要復的禮,恰好是那種「今用之」的「周禮」,而不是「古之道」的「夏禮」和「殷札」。因為夏禮已不可考,而殷禮雖然還在它的後裔宋國那裡殘存著,但畢竟也已是

過去的了。所以,從本章所引孔子的兩段話來看,的確不能隨隨便便地給他扣上」拉歷史倒車」的復古主義者帽子。

 

 

下一章(無征不信,不信民弗從)   
無征不信,不信民弗從 

【原文】

  天下有三重蔫(1)其寡過矣乎!上焉者(2),雖善無征,無征不信,不信民弗從。下蔫者(3),雖善不尊,不尊不信,不信民弗從。
   故君子之道,本諸身,征諸庶民,考諸三王而不繆(4),建諸天地而不悖(5),質諸鬼神而無疑(6),百世以俟聖人而不丁惑(7)質諸鬼神而無疑,知天也;百世以俟聖

人而下惑,知人也。是故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(8),行而世為天下法,言而世為天下則。遠之則有望(9),近之則不厭。
   《詩》日:「在彼無惡,在此無射。庶幾夙夜,以永終譽(10)。」君子未有不如此而蚤(11)有譽於天下者也。

【註釋】

  (1)王天下有三重蔫:王(Wang),作動詞用,王天下即在天下做王的意思,也就是統治天下。三重,指上一章所說的三件重要的事:儀禮、制度、考文。(2)上焉者:指

在上位的人,即君王。(3)下焉者:指在下位的人,即臣下。(4)三王:指夏、商、週三代君王。(5)建,立。(6)質:質詢,詢問,(7)俟:待。(8)道:通「導」,先

導。(9)望:威望。(10)」《詩》曰」句:引自《詩經·周頌·振鷺》。。射(yi),《詩經》本作「斁」,厭棄的意思。庶幾(ji),幾乎。夙(sU)夜:早晚,夙,早。(

11)蚤:即「早」。

【譯文】

  治理天下能夠做好議訂禮儀,制訂法度,考訂文字規範這三件重要的事,也就沒有什麼大的過失了吧!在上位的人,雖然行為很好,但如果沒有驗證的活,就不能使人信服,

不能使人信服,老百姓就不會聽從。在下位的人,雖然行為很好,但由於沒有尊貴的地位,也不能使人信服,不能使人信服,老百姓就不會聽從。
   所以君子治理天下應該以自身的德行為根本,並從老百姓那裡得到驗證。考查夏、商、週三代先王的做法而沒有背謬,立於天地之間而沒有悖亂,質詢於鬼神而沒有疑問,百

世以後侍到聖人出現也沒有什麼不理解的地方。質詢於鬼神而沒有疑問,這是知道天理;百世以後侍到聖人出現也沒有什麼不理解的地方,這是知道人意。所以君於的舉止能世世

代代成為天下的先導,行為能世世代代成為天下的法度,語言能世世代代成為天下準則。在遠處有威望,在近處也不使人厭惡。
   《詩經》說,「在那裡沒有人憎惡,在這裡沒有人厭煩,日日夜夜操勞啊,為了保持美好的名望。」君於沒有不這樣做而能夠早早在天下獲得名望的。

【讀解】

  這一章承接「居上下驕」的意思而發揮。要求當政者身體力行,不僅要有好的德行修養,而且要有行為實踐的驗證,才能取信於民,使人聽從,這就好比我們今天要求政府為

老百姓辦實事一樣。不管你把自己的德行吹上天,也不管你的規劃有多宏偉,做一兩件實事,拿一點政績出來給我們看看:你修的路在哪裡?你建的房在哪裡?你辦的學校在哪裡

?市場是否繁榮?物價是否上漲?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只有這樣,才能做到「遠之則有望,近之則不厭」,成為老百姓的公僕。
   提高到理論上來說,這一章所強調的,依然是重實踐的觀點。「本諸身,征諸庶民」,以自身的德行為根本,並從老百姓那裡得到驗證。這是主客觀的結合,理論與實踐的統

一,用客觀實踐來檢驗自己的主觀意圖、見解、理論是否符合老百姓的利益與願望。從而使自己的舉止能世世代代成為天下的先導,行為能世世代代成為天下的法度,語言能世世

代代成為天下的準則。
   這裡當然還是蘊含著儒者對偉大與崇高的嚮往和對不朽的渴望,也就是中國古代知識分子崇奉的立德、立功、立言三不朽追求。

 

 

下一章(聖人的偉大之處)   
聖人的偉大之處 

【原文】

  仲尼祖述(1)堯舜,憲章(2)文武,上律天時,下襲(3)水土。辟如大地之無不持載,無不覆幬(4),辟如四時之錯行(5),如日月之代明(6)」。萬物並育而不相害

,道並行而不相悖。小德川流,大德敦化(7)。此天地之所以為大也!

【註釋】

  (1)祖述:傚法、遵循前人的行為或學說。(2)憲章:遵從,傚法。(3)襲:與上文的「律」近義,都是符合的意思。(4)覆幬(dao):覆蓋。(5)錯行:交錯運行,

流動不息。(6)代明:交替光明,循環變化。(7)敦化:使萬物敦厚純樸。

【譯文】

  孔子繼承堯舜,以文王、武王為典範,上遵循天時,下符合地理。就像天地那樣沒有什麼不承載,沒有什麼不覆蓋。又好像四季的交錯運行,日用的交替光明。刀物一起生長

而互不妨害,道路同時並行而互不衝突。小的德行如河水一樣長流不息,大的德行使萬物敦厚純樸。這就是天地的偉大之處啊!

【讀解】

  天地的偉大之處,就是孔子的偉大之處。因為孔於與天地比肩,與日月同輝。

  這一章以孔子為典範,盛讚他的德行,為學者塑造了一個偉大、崇高而不朽的形象,使他流芳百世而成為後代人永遠學習與敬仰的楷摸。

  這就是大成至聖先師的孔聖人。

  從《中庸》本身的結構來看,這也是從理論到實際了,從中庸之道方方面面的闡述落實到一個具體的榜樣上來。

  而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。

 

 

下一章(弘揚德行的最高境界)   
弘揚德行的最高境界 

【原文】

  《詩》曰,「衣錦尚絅(1)。」惡其文之著也。故君子之道,闇然(2)而日章;小人之道,的然(3)而日亡。君子之道,淡而不厭,簡而文,溫而理,知遠之近,知風之自

,知微之顯,可與人德矣。
   《詩》云:「潛雖伏矣,亦孔之昭(4)!」故君子內省不疚,無惡於志。君於之所不可及者,其唯人之所不見乎?
   《詩》雲,「相在爾室,尚不愧於屋漏(5)。」故君子不動而敬,不言而信。
   《詩》曰:「奏假無言,時靡有爭(6)。」是故君子不賞而民勸,不怒而民威於鈇鉞(7)。
   《詩》曰:「不顯惟德,百辟其刑之(8)。」是故君於篤恭而天下
   《詩》云:「予懷明德,不大聲以色(9)」子曰,「聲色之於以化民,末也。」
   《詩》曰:「德輶如毛(10)。」毛猶有(11),「上天之載,無聲無臭(12)。」至矣!

【註釋】

  (1)衣錦尚絅:引自《詩經·衛風,碩人》。衣(yi),此處作動詞用,指穿衣。錦,指色彩鮮艷的衣服。尚,加。絅(jiong),同「裟」,用麻布制的罩衣。(2)闇然:

隱藏不露。(3)的(di)然,鮮明,顯著。(4)潛雖伏矣,亦孔之昭:引自《詩經·小雅·正月》。孔,很。昭,《詩經》原作「沼」·昭、擱同,意為明顯。(5)相在爾室,

尚不愧於屋漏:引自《詩經·大雅·抑》。相,注視。屋漏,指古代室內西北角設小帳的地方。相傳是神明所在,所以這裡是以屋漏代指神明。不愧屋漏喻指心地光明,不在暗中

做壞事,起壞念頭。(6)奏假無言,時靡有爭:引自。詩經·商頌·烈祖》。奏,進奉,假(ge),通「格」,即感通,指誠心能與鬼神或外物互相感應。靡(mi),沒有,(7

)鈇(fu)鉞(yue):古代執行軍法時用的斧子。(8)不顯惟德,百辟其刑之:引自《詩經·周頌,烈文》。不顯,「不」通」丕」,不顯即大顯。辟(bi),諸侯。刑,通「

型」,示範,傚法。(9)予懷明德,不大聲以色:引自《詩經·大雅·皇矣》。聲,號令。色,容貌。以,與。(10)德輶如毛:引自《詩經·大雅·傑民)。輶(you),古代

一種輕便車,引申為輕,(11)倫:比。(12)上天之載,無聲無臭:引自《詩經.大雅·文王》。臭(Xiou),氣味。

【譯文】

  《詩經》說:「身穿錦繡衣服,外面罩件套衫。」這是為了避免錦衣花紋大顯露,所以,君子的道深藏不露而日益彰明;個人的道顯露無遺而日益消亡。君子的道,平淡而有

意味,簡略而有文采,溫和而有條理,由近知遠,由風知源,由微知顯,這樣,就可以進入道德的境界了。
   《詩經》說:「潛藏雖然很深,但也會很明顯的。」所以君子自我反省沒有愧疚,沒有惡念頭存於心志之中。君於的德行之所以高於一般人,大概就是在這些不被人看見的地

方吧?
   《詩經》說:「看你獨自在室內的時候,是不是能無愧於神明。」所以,君子就是在沒做什麼事的時候也是恭敬的,就是在沒有對人說什麼的時候也是信實的。
   《詩經》說:「進奉誠心,感通神靈。肅穆無言,沒有爭執。」所以,君子不用賞賜,老百姓也會互相對勉;不用發怒,老百姓也會很畏懼。
   《詩經》說,「弘揚那德行啊,諸侯們都來傚法。」所以,君子篤實恭敬就能使天下太平。
   《詩經》說:「我懷有光明的品德,不用厲聲厲色。」孔子說:「用厲聲厲色去教育老百姓,是最拙劣的行為。」
   《詩經》說:「德行輕如毫毛。」輕如毫毛還是有物可比擬。「上天所承載的,既沒有聲音也沒有氣味。」這才是最高的境界啊!

【讀解】

  這種最高的境界就是空氣的境界。
   空氣無聲無色無味,誰也看不見聽下到嗅不出,可是誰也離它不開。德行能到這種境界,當然是種仙至人了。可誰又能達到這種境界呢?就是孔聖人也未必就能達到吧。
   所以還有次一等的境界,這就是「輕如毫毛」的境界。借用詩聖杜甫的詩,是「好雨知時節,當春乃發生。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」(《春夜喜雨》的境界。這種境界,和

風細雨,沁人心脾而入人肺腑,使人在潛移默化中受到感化,這大概就是聖人的境界吧。
   至於那種聲色俱厲的疾風暴雨式的做法,那種強制性的勞動改造的方法,正如孔子所說:「末也!」已談不上什麼境界,不過是一種不得已而為之的手段罷了。
   本章是《中庸》全篇的結尾,重在強調德行的實施。從天理到人道,從知到行,從理淪到實踐,從」君子篤恭」到」天下平」,既回到與《大學》相呼應的人生進修階梯之上

,又撮取《中庸》全篇的宗旨而加以概括。各段文字,既有詩為證又引申發揮。難怪得朱熹要在《中庸章句》的末尾大發感歎:「這樣反覆叮嚀以教人的用意是多麼深切啊,後世

學者難道可以不用心去鑽研體會嗎?」
   的確也是如此啊!

<上一頁 <<中庸譯注>> 〔完〕 下一頁>

天博閱讀室

版權聲明: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,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,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。

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,請購買原文書(網上書店 @ 天博網),尊重出版商的權利。

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給我們來信,我們會立即刪除. Email:info@tinpo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