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

快速搜索

搜索項:

關鍵字:

本周熱門小說

元劇西遊記

TXT 全文
txt小說由www.abada.cn製作,更多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.abada.cn 
元劇西遊記 作者:未知     
第一本 第一出 之官逢盜    
  湛露堯蓂一葉新 寶筵祥靄麗仙宸 
  三元同降天王節 萬國均瞻化日春 
  第一出 之官逢盜 
  (觀世音上,雲)旃檀紫竹隔凡塵,七寶浮屠五色新。佛號自稱觀自在,尋聲普救世間人。老僧南海普陀洛伽山七珍八寶寺紫竹旃檀林居住,西天我佛如來座下上足徒弟。得真如正遍知覺,自佛入涅槃後,我等皆成正果。涅槃者,乃無生無死之地。見今西天竺有《大藏金經》五千四十八卷,欲傳東土,爭奈無個肉身幻軀的真人闡揚。如今諸佛議論,著西天毗廬伽尊者托化於中國海州弘農縣陳光蕊家為子,長大出家為僧,往西天取經闡教。爭奈陳光蕊有十八年水災,老僧已傳法旨於沿海龍王隨所守護,自有個保他的道理。不因三藏西天去,那得金經東土來。(陳光蕊引夫人上,雲)幾年積學老明經,一舉高標上甲名。金牒兩朝分鐵券,玉壺千尺倚冰清。下官姓陳名萼,字光蕊,淮陰海州弘農人也。妻殷氏,乃大將殷開山之女。下官自幼以儒業進身,一舉成名,得授洪州知府。欲待攜家之任,爭奈夫人有八個月身孕。知會已去了,不敢遲留,來到江口百花店上,暫停一二日,尋個穩當船兒,卻往洪州去。(做對夫人云)夫人,夜來我買得一尾金色鯉魚。欲要安排他,其魚忽然眨眼。我聞魚眨眼必龍也,隨即縱之於江去了。(夫人云)相公說的是也。咱著王安去覓船,明日早行。(唱) 
  【仙呂】【賞花時】放魚的都言子產良,射虎的皆稱周處強。你之任到他鄉,買得活魚尚不忍壞,今恩足以及禽獸矣。百姓行必有個主張,咱兩個攜手上河梁。(下) 
  (水手劉洪上,雲)自家姓劉名洪,專在江上打劫為活。我雖然如此,不曾做歹勾當。不敢大街走,則向小巷闖。小心怕官府,不做歹勾當。門外賣私鹽,院後合私醬。做些小經營,不做歹勾當。撐船載商賈,江水正浩蕩。見財便生心,命向江中喪。只是這幾般,不做歹勾當。算命買卦,合有一拳財分,有個好媳婦分,不知這姻緣在那裡?打當下船,看有甚人來?(王安上,雲)相公夫人著我覓一個船,我是第一個仔細的。這江邊有一隻船,梢公在那裡?(劉做應科)(王雲)俺相公除洪州知府,帶夫人上任去。我看你也是本分人,你肯去麼?(劉背雲)天那,這拳財在這裡了。(對王雲)小人正是洪州人,在這裡專載客商官長郎中。你作成小人,小人到那裡,有好公事,我來投奔你。(王雲)咱一同去來。(下) 
  (陳光蕊同夫人上,雲)俺在這酒務兒裡等著王安覓船去,怎生不見來?(夫人云)此一行,奈妾有八個月身孕,惟恐路上艱難。(陳雲)夫人放心,吉人自有天相。(夫人云)到這裡也沒奈何了。(唱) 
  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從離鄉閭,到於此處,千餘路。水湧山鋪,掩映著白蘋渡。 
  【混江龍】這裡有船無路,玉驄不慣識西湖。鄉關何處?煙景模糊。一片錦帆雲外落,千重繡嶺望中舒。江聲洶湧,風力喧呼,猶懷著千古英雄怒。這山見幾番白髮,這水換幾遍皇都。 
  (陳雲)打酒來。(夫人云)路途上少飲。(陳雲)世間萬事,惟酒消除。(夫人唱) 
  【油葫蘆】你道是萬事無過酒破除,你不曾讀《大禹謨》?禹惡旨酒而好善言,進來的美酒禁入皇都。你今日白衣應舉思高步,恰便似黃鸝出谷遷喬木。今日受三品職,全憑你滿腹書。布衣中跳到洪州路,倒不如借住在步兵廚。 
  【天下樂】你恨不得解珮留琴當劍沽,全不學三閭楚大夫,歎獨醒滿朝都是酒徒。習池邊頹了季倫,竹林中迷了夷甫。這兩個好飲的君子,到如今,播清風一萬古。 
  (王安引劉洪見科)(王雲)這梢公是洪州人,至本分,俺雇他船去。(陳雲)好個梢子。(夫人云)這人敢不中?(王雲)小人眼裡識人,夫人放心。(夫人唱) 
  【村裡迓鼓】聽了他語言無味,覷了他面色可惡!(陳雲)夫人,你多事,你是漢時許負?(夫人唱)我雖不是漢時許負,端詳了是個不良人物。你看他脅肩諂笑,趨前退後,張皇失錯。(王雲)夫人,我認得人。(夫人唱)聰明的王伯當,(陳雲)不妨事。(夫人唱)糊突了裴聞喜,休送了孤寒魯義姑,恁堤防著船到江心漏苦。 
  【元和令】料心腸似蠍毒,看眼腦似狼顧。(陳雲)娘子,灰頭草面不打扮,償或江上遇著相知朋友,怎生廝見?(夫人唱)路途中何須用巧妝梳,金鳳翹珠絡索?卻不道周亡殷破越傾吳,都則因美艷妹。 
  【上馬嬌】想當日妲己又俗,褒姒又愚。西子有妖術,累朝把家邦來誤。可正是,美女累其夫。 
  【】他每送了百二山河壯帝居,願及早到洪都。俺三口別無眷屬,無金無玉,有官有祿。受天子御前除。 
  【游四門】除俺做洪州知府教風俗,(劉雲)小人正是本處人。(夫人唱)你正是本鄉居。著慇勤相公親抬舉,免稅脫丁夫。咱兩口,都不會說囂虛。 
  (劉雲)多謝夫人。稟老爺,好順風,請早些下船罷。(陳同夫人下船,分付開船科)(劉雲)不免扯起篷來。(夫人唱) 
  【勝葫蘆】則見他風順帆開船去速,更疾似馬和車。(劉做推搶科)(夫人唱)俺歹煞是洪州民父母,你怎敢推前搶後,你來我去?(陳雲)夫人,才下船要利市,饒他初犯罷。(夫人云)相公說那裡話。常言道君子斷其初。 
  (劉做住船、拋石科)(推王安下水科)(夫人叫雲)王安那裡?(王雲)我眼裡認得人,夫人。(劉雲)來到大姑山腳下。相公,你前生少欠我的。你的家緣過活妻子,都是我受用。明年這早晚是你的死忌。你死了呵,我與你追薦,累七唸經□□□個慈悲的好人。(陳雲)那梢子,我與你有甚冤仇,害我性命?(劉雲)這裡呵,放你不過了。(陳做抱夫人哭科)(夫人唱) 
  【後庭花】這廝去綠楊堤停了棹櫓,黃蘆岸持著刀斧。紅蓼灘人蹤少,白蘋渡船艦疏。閣不住淚如珠,(劉做揪陳科)(夫人唱)他把他頭梢揪住。風悄悄水聲幽蒲葦枯,雲漭漭碧天遙雁影孤,冷清清露華濃月色浮,明朗朗銀河現星斗鋪。 
  (劉推陳下水科)(夫人做倒科)(唱) 
  【青哥兒】呀!急煎煎無一個親人相護,(劉做扯科)緊邦邦扯住了衣服,哎,你個糞土之牆不可扜,又無甚錢物。殺壞他身軀,傾陷了俺兒夫,強要他媳婦。天意何如?人命何辜?哎!你個柳盜跖哥哥忒心毒,怎下得浪淘淘流將他去? 
  (夫人做跳水,劉扯住科)(劉雲)我單為你壞了你丈夫,你肯與我為妻,我將你丈夫宣命,依舊做洪州府尹,你依舊做夫人。倘若不從,一刀兩段。(夫人背雲)我死不爭,爭奈有八個月身孕,未知是男是女,久以後丈夫冤仇,著誰人報得?罷、罷、罷我且暫時隨順了他,待分娩之後,再作區處。(對劉雲)兀那劉洪,我隨順你,則要你依我兩件事:等我分娩了身孕,男兒三年孝滿,恰好孩兒三歲,我便和你做夫妻。(劉雲)好、好,且到晚夕商量。劉洪生平願足也。(夫人做放聲哭科) 
  【尾聲】拆散了美滿並頭蓮,接上這熱莽連枝樹,你願足咱心未足。鴟梟難和鶯燕侶,廁坑裡蛆怎和你似水如魚。若是到洪都,僉押文書,甚的是六案須知和襝目?這一個屈死的風流丈夫,偷生的愚癡拙婦,誰想俺死和生的夫婦到頭疏?    
第一本  第二出 逼母棄兒    
  (龍王上,雲)誤入塵寰醉碧桃,涇陽宮殿冷鮫綃。不因子產行仁政,難免公廚銀鏤刀。小聖南海小龍,為赴分龍宴飲酒醉了,化作一尾金色鯉魚,臥於沙上,被漁人獲之,賣於百花店。有陳光蕊者,買而放之於江,此恩未嘗報得,不想此人被水賊劉洪推在水中,又有觀音法旨,令某等水神隨所守護。被小聖救入水晶宮殿,待十八年後,復著他夫妻父子團圓。漁翁市上賣金鱗,放我全身入海津。其子劍誅無義漢,我將金贈有恩人。(下)(劉洪上,雲)垂垂金帶掛銀魚,那識前朝史共書。公事問明如徹底,一生只怕問穿窬。自從劫殺陳光蕊,我將他官誥之任。本婦生得個孩兒,我想要這賊種怎麼?我在這江邊住坐,若有些蹺蹊,不是好事,必須斬草除根,春到萌芽不發。(下)(龍王上,雲)夜來觀音法旨云:毗廬伽尊者今日有難,分付巡海夜叉,沿江水神,緊緊的防護者。(下)(夫人抱孩兒上,雲)自從被賊徒壞了男兒,我得了個孩兒,今朝滿月,賊漢逼臨我拋在江裡。待不依來,和我也要殺壞。我死了呵,誰與我男兒報仇?則索依著他。兒呵,也是我出於無奈。(唱) 
  【中呂】【粉蝶兒】滿腹離愁,訴蒼天不能答救,俺一家兒和你有甚冤仇?淹殺我兒夫,姦淫他媳婦,又待廢他親生的骨肉。那賊漢劣心腸火上澆油,不依從恐遭毒手。 
  【醉春風】燒一陌斷腸錢,酹三杯離恨酒。滔滔雪浪大江中,陳光蕊呵,你魂靈兒敢有、有!我有一個大梳匣,將孩兒安在裡面,將兩三根木頭兒,將蔑子縛著,可以浮將去。匣子裡安藏,水波邊拋棄,陳光蕊呵,你在那浪花中等候。 
  【迎仙客】心肝渾似摘,我淚點卒難收,將這乳食兒再三滴入口。若流過蓼花灘,蘆葉洲,休著當住石頭,天那,則願得漁父每爭相救。 
  我將金釵兩股,約重四兩,縛在孩兒身上。長江大海龍神聖眾,可憐孤子咱! 
  【石榴花】願龍神保佑莫遲留,休著魚鱉等閒瞅。黿鼉蛟蜃莫追逐,到瓜州渡口,有人親救。對天禱告還生受,保護得他速見東流。金釵兩股牢拴就,抵多少騎鶴上揚州。 
  【斗鵪鶉】恁娘那裡望眼將穿,俺兒大靈魂兒尚有。兒呵,則願得性命完全,精神抖擻。恰便似紅葉兒飄香出御溝,淹淹地伴野鷗。俺孩兒身向低行,誰肯道恩從亡流? 
  我將衫兒攄下一塊來,咬破我小拇指尖,寫著孩兒生月年紀,仁者憐而救之。 
  【上小樓】咬破我這纖纖指頭,一任淋淋血溜。攄一縷白練,寫兩行紅字,赴萬頃清流。將匣縫兒塞,匣蓋兒縛,包袱兒緊扣,我須關防得宋水屑不漏。 
  【】雖然是木漆匣,看承做竹葉舟。則要穩穩當當,渺渺茫茫,蕩蕩悠悠。天地祚,祖宗扶,神明相祐,但活得幾歲也罷,誰敢望賽籛鏗般百千長壽? 
  (劉內雲)不撇下,則管在那裡怎麼?(夫人唱) 
  【十二月】他那裡呱呱叫吼,我這裡急急抽頭。將匣子輕抬手,近著這沙岸汀洲。哭聲哀猿聞腸斷,匣影孤魚見應愁。 
  【堯民歌】兒呵,趁著這一江春水向東流,離子上源頭則願你有下場頭。蒹葭寒水泛輕鷗,恰便似楊柳西風送行舟。(內做催科)休則管逼逐,別離幾樣憂,如摘下心肝上肉。(做放科) 
  【般涉調】【耍孩兒】淹淹直向江心溜,搵淚血凝眸早去久。普天上似我的有幾人愁,望孩兒恨不的也化做石頭。心如快鷂拖著線,身似游魚吞了鉤。淚滴滿江妃袖,兒呵,飄飄蕩蕩,娘呵,切切憂憂。 
  【】嚥不下心內苦,遮不了臉上羞。懷耽十月干生受,一個赤子入井誰人救?一個紅粉迸波那個瞅?今日肉落在貓兒。做兒的花飄泛水,做娘的幾時得葉落歸秋。 
  【尾聲】跛弓鞋恰轉身,回胭領再瞬眸。這一個鎖離愁的匣子兒索是勞台候,望著那流水斜陽路兒上走。    
第一本  第三出 江流認親    
  (龍王引卒上,雲)聖僧羅漢落水。水卒,你與我騰雲駕霧,扛抬到金山寺前去者。(下)(漁人上,雲)新婦磯頭眉黛愁,女兒浦口眼波秋。青箬笠前無限事,綠蓑衣底一時休。天明也,俺打魚去來。呀!兀那沙灘上火起,向前去看咱。元來是一個匣兒,裡面不知甚麼東西?且待我打開來看。呀!是一個小孤兒,不知是何妖怪?將去見長老去來。(下)(丹霞禪師上,雲)一住金山十數春,眼前景物逐時新。長江後浪催前浪,一替新人換舊人。老僧丹霞禪師,乃廬山五祖之弟子,在於金山一住數年。昨日伽藍相報,有西天毗廬伽尊者,今日早至。分付知客侍者,撞鐘焚香迎接者。(漁人持匣上,做相見科)今早小人打魚,見沙灘焰起,去看時,卻是個漆匣兒,內有一個小孩兒,與長老看,莫不是妖精怪物麼?(丹霞雲)將來看,好個孩兒。寒光閃爍,異香馥人。內有金釵二股,血書一封,上寫道:「殷氏血書。此子之父,乃海州弘農人也,姓陳名萼,字光蕊。官拜洪州知府。攜家之任,買舟得江上劉洪者,將夫推墮水中,冒名作洪州知府。有夫遺腹之子,就任所生。得滿月,賊人逼迫,投之於江。金釵二股,血書一封。仁者憐而救之。此子貞觀三年十月十五日子時建生。別無名字,喚作江流。」呀!十一月十五日投之於江,今日是十六日,況值寒冬天道,一夜至此,豈非異人乎?必伽藍所報者是也。漁翁,這金釵與恁,將去買酒吃。寺外山前人家,新沒了孩兒的娘母有乳者,我將盤纏去,與老僧抬舉者。(漁人謝了,下)(丹霞雲)老僧將此血書藏下,待此子成人,著他尋親報仇雪恨者。(下)(劉洪上,雲)念佛修行去誦經,誰知處處有神明。平生不作虧心事,半夜敲門不吃驚。自從害了陳光蕊,冒任一年,便動了殘疾致仕。本在江邊住坐,放債為活。那人心已死了,他又無些枝葉,這件事穩穩當當了。他常勸我看經作善事,我也依著他,他也敬重我。我本不曾在他行做歹勾當。城內尋幾個相知,飲酒去也。(下)(丹霞禪師上,雲)白髮蕭蕭兩鬢邊,青山綠水即依然。人生何異南柯夢,捻指光陰十八年。老僧丹霞是也。自幼收得江流兒,七歲能文,十五歲無經不通,本宗性命,了然洞徹。老僧與他法名玄奘。玄者妙也,奘者大也,大得玄妙之機,是以名曰玄奘。今年十八歲!提調滿寺大眾。夜來伽藍報云:「此子時節到也。當報仇雪恨去。」喚玄奘來!(唐僧上,雲)小僧玄奘是也。師父呼喚,須索走一遭。(做見科,丹霞雲)玄奘,你今年幾歲也。(唐僧雲)小僧那裡得知?今年說道十八歲也。(丹霞雲)你姓甚麼?(唐僧雲)小僧自幼師父抬舉,知他姓甚麼?(丹霞雲)今年時節到了。我對你說:你父親姓陳名萼,字光蕊,海州弘農人也。應舉及第,得洪州太守之職。母殷氏懷妊你八個月,攜家之任,江上遇賊劉洪,將你父親推墮水中,將你母親為其妻子,冒任洪州知府。就任所生你。方及滿月,賊漢逼迫,將你投之於江。汝母咬破指尖,修血書一封,上寫著你年月。打魚的江上拾得個匣兒,匣兒內藏著你。我收留,長成十八歲也,合報父母之仇去。從頭一一記者,你可去先報了生身的慈親,卻來報養身的師父。(唐僧做氣倒科)(救醒科)(丹霞雲)孩兒呵,我從頭細說根由,你須當用意追求。不爭你一時氣死,誰報你父母的冤仇?則就今日與你收拾盤纏,便索登程。只是一件,那廝在彼處十八年,廣有手足。尋見你母親,星夜回來,老僧和你去。(唐僧拜,雲)若非吾師抬舉,玄奘焉有今日?此恩生死難忘。則就今日腳跟高系鷺鷥腿,紙被牢拴蜘蛛腰。望插竿吃飯,聽鐘鼓打眠。便往洪州走一遭。(下)(丹霞雲)玄奘去了。老僧從今後,伏枕朝朝生去夢,倚欄日日盼歸舟。(下)(夫人上,雲)自從拋棄了孩兒,屈指早十八年也。這賊漢也吃我降伏那性下來,每日入城飲酒,今日又去也。我這幾日耳熱眼跳,神思不安,不知為何?則因思想丈夫與孩兒,懨懨成病。幾時是我不煩惱的日子也?痛殺我也。兒呵,(唱) 
  【商調】【集賢賓】你趁著那碧澄澄大江東去得緊,如失卻寶和珍。白日裡魚行蝦隊,到晚來鷺友鷗群。黑濛濛翠霧連山,白漭漭雪浪堆銀。則俺那跳龍門的丈夫轉世穩便,重生上八歲為人。目窮明月渡,腸斷碧天雲。 
  【逍遙樂】倚危樓高峻,瞑眩藥難痊,志誠心較謹。(唐僧扮行腳僧上,雲)來到洪州。問人來,舊太守陳光蕊家,在江邊黑樓子內便是。慚愧,有他呵便,有我的母親。來到也,這個便是。我叫一聲:阿彌陀佛。(夫人唱)見一個小沙彌來往踅開門,叫一聲阿彌陀佛心意全真。策杖移蹤似有因,恰便是塑來的諸佛世尊。師父,俺家裡齋來。(唐僧雲)有佈施麼?(夫人唱)有做袈裟的綢絹,供佛像的齋糧,御嚴寒的衲裙。 
  (唐僧雲)娘子難消。(夫人云)師父從那裡來?(唐僧雲)我從金山寺來。(夫人云)金山寺至此,幾日可到?(唐僧雲)風順二十日可到,風不順一月可到。那金山寺是大剎,萬眾可容。(夫人云)自來說金山寺是個大剎所在。 
  【金菊香】金山來此二三旬,寶殿能容千萬人。問訊向前禮數勤,覷了他清氣逼人,恰便是一溪流水徹雲根。這和倘好似我陳光蕊男兒也呵! 
  【梧葉兒】眉眼全相似,身材忒煞真,霞臉絳丹唇,莫不是石上三生夢,天台一化身?我心下自如親。師父,你法算多少了?(唐僧雲)小僧年一十八歲也。(夫人云)俺孩兒在時,也一十八歲。兒呵,你隨著十八年波翻浪滾。 
  師父,你幾年上出家來?俗姓甚?有親也無親? 
  【醋葫蘆】我問你何處是家?那個是親?幾年上落發做僧人?(唐僧雲)出母胞胎,便做僧人。(夫人唱)出胞胎便怎生離世塵?也是你前生有分,便是離母腹中出家,也須索有你爺娘。與我從頭一一說緣因。 
  (唐僧雲)我父姓陳,母姓殷。(夫人唱) 
  【】他道是父姓陳,母姓殷。為官為吏是當軍?(唐僧雲)我父親任洪州太守。(夫人唱)幾年上此間來治民?(唐僧雲)貞觀三年八月間,被賊人劫殺在江中了也。(夫人唱)則一句道的我心迷眼暈,他道是江上遇著強人。 
  (夫人云)你怎生得活來?(唐僧雲)小僧其時在母腹中八個月。(夫人云)你如何知道來?(唐僧雲)小僧那裡知道!俺師父丹霞禪師說:金山下打魚的拾得一漆匣,內有金釵二股,血書一封。長老收留抬舉,七歲讀書,十五歲通經,今年十八歲,著我來洪州尋母親。(夫人唱) 
  【】聽說絕口內詞,掃除了心上塵。幽幽的頂門上去了三魂,元來是仁流兒遠鄉來認親。(唐僧雲)娘子,好要便宜也,我怎生是恁孩兒?(夫人唱)是小的每言多語峻,告吾師心下莫生嗔。 
  師父,你休怒。你那血書,曾將來麼?(唐僧雲)我偌多田地來,指甚麼為題?(夫人云)你有血書,我有抄的墨書。你聽我念「此子之父,乃海州弘農人也,姓陳名萼,字光蕊,官拜洪州知府。攜家之任,買舟得江上劉洪者,將夫推墮水中,冒名作洪州知府。有夫遺腹之子,就任所生。得滿月,賊人逼迫,投之於江。金釵二股,血書一封。仁者憐而救之。此子貞觀三年十月十五日子時建生。別無名字,喚作江流。」(唐僧、夫人做抱哭科)(夫人唱) 
  【】塵昏了老絹帛,金黃了舊血痕。這的是一番提起一番新,與我那十八年的淚珠都征了本。善和惡在乎方寸,恰便似花開枯樹再逢春。孩兒,這賊手足較多,休中他的機關。我收拾盤纏就下船。星夜回金山寺去,請師父引你來,報仇雪恨。 
  【仙呂】【後庭花】我這裡收拾下金共銀,則要你早分一個冤與恩。俺孩兒經卷能成事,陳光蕊呵,你說甚文章可立身?莫因循,疾忙前進。下水船風力穩,報仇心如箭緊,去程忙似火焚。 
  【柳葉兒】我又想當年時分,哭啼啼送你到江濱。今日個蒲帆百尺西風順,休辭困,暫勞神,天那,誰承望血修書弄假成真? 
  (唐僧雲)則就今日拜辭母親,便回金山寺去也。(下)(夫人云)孩兒去了。恐賊漢回來,我且入內去。 
  【商調】【浪裡來】才得見掌上珍,又提起心頭悶。今宵何處去安身?明日裡風波可又無定准。眼睜睜看的他有家難奔,空著我斷腸人送斷腸人。(下)    
第一本  第四出 擒賊雪仇    
  (虞世南上,雲)堯舜遺風此日回,民逢貞觀樂悠哉。半生功入千年史,五馬官因七步才。小官虞世南。方今唐太宗皇帝即位,貞觀二十一年,小官官拜翰林應奉。為江上鼠賊傷人,御筆點差我為洪州太守。今日昇堂坐衙,看有甚麼人來。(丹霞引唐僧上,雲)老僧離了金山寺,和玄奘來至洪州。洪州太守虞世南和老僧有一面之交,引著玄奘告狀去。(做見科)(虞雲)久不見尊師顏范,今日從何而至?(丹霞雲)老僧自金山來,有事幹瀆相公。(虞雲)有甚事?(丹霞雲)此僧是老僧的弟子。其先海州弘農人也,父姓陳名萼,字光蕊,母殷氏,貞觀三年除本處太守。彼時此子在母腹中八個月,江上被水賊劉洪將父推之於江,將其母收之,冒名之任。此子在此間生得滿月,賊令投於江內,一夜流至金山。老僧夜得異夢,明早漁者獲而獻於寺中。匣內有殷氏血書一封,記其子之年月日時。老僧衰憐,令山下人家抬舉,七歲入寺讀書,十五歲通經懺,今年十八歲。老僧對他說破前因,行腳至此,尋著他母親。此賊尚在,特來告相公,與這孩兒做主咱。(虞雲)某為水賊興發,御筆點差本處為太守。城邊有賊不知,要我怎麼?老僧一一言罷,下官細細詳聽。疾忙喚當廳祗候,快去點門外弓兵。不用槍刀顯露,則將暗器潛行。拿將賊漢到官,按律法明正典刑。(並下)(劉洪引夫人上,雲)夜來酒多了幾杯,今日身子困卷,起不來。娘子,你熬些粥湯兒與我吃。(夫人做出外科)孩兒去經兩月,音信不聞。這賊漢害酒在家,若來時正好。誰想有今日也呵?(唱) 
  【雙調】【新水令】則俺那困龍兒須有上天時,成了我報冤仇丈夫之志。寸心渾似火,兩鬢漸成絲。往常時我貌比花枝,體若凝脂,今日個裙掩過兩三祗。 
  夜來燈花爆,今日靈鵲噪。孩兒敢待來也。 
  【駐馬聽】鵲噪花枝,報仇恨的孩兒敢來到此。龍蟠泥滓,受辛勤娘母困於斯。這賊漢孽罐兒滿了,想天公不受半分私,則怕閻王注定三更死,這廝怎能勾亡正寢、全四肢?少不得一刀兩段誅在都市。 
  (唐僧引公人做拿住科)(劉雲)娘子,我也無歹處,你救我咱。(夫人唱) 
  【雁兒落】神道般官吏使,虎狼般公人至。(劉雲)到官休說你的事出來,我也是有情分的人。(夫人唱)我不申口內言,你自想心間事。 
  (虛下)(虞世南同丹霞上,雲)長老放心,拿將此賊來。(唐僧引公人拿劉洪同夫人上)(夫人云)妾身殷開山之女,被此賊所害,相公已知了也。(唱) 
  【得勝令】長老便是正名師,(劉雲)那得小和尚來告狀,他是誰?(夫人唱)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,這個是江流的小孩兒。今日個死草重交翠,殘花再發枝。當時,已趁英雄志,你不索尋思,則要你填還俺夫婿死。 
  (劉洪供狀科)大人問劉洪端的,小人專在江邊做賊。見財物便去傷人,那管他東西南北。陳光蕊運蹇時乖,著王安雇咱船隻。一見他媳婦丰姿,又愛他錢財段匹。將主僕命喪江心,把媳婦與咱配匹。冒宣命竟到洪州,做太守全無人識。三個月生下江流,逼他向江中棄擲。不期死裡逃生,今日與咱對敵。江流兒,你為親爺害晚爺,這供狀樁樁是實。(虞雲)孤即引此賊,直至大江水。尖刀剖其腹,俘獻陳光蕊。(做引賊至江科)(設香燈,讀祭文科)維貞觀二十一年春三月朔日,男玄奘謹以清酌庶羞,致祭於亡考洪州知府府君之靈曰:人之父母,皆得供養。嗟我亡考,一無所向。孤子為僧,復仇江上。母氏歸寧,父魂飄蕩。斬賊獻俘,不勝悲愴。江風蕭蕭,江水蕩漾。滌牲在俎,置酒於盎。府君有靈,來茲昭降。哀哉尚饗。(夫人唱) 
  【川撥棹】江上設靈祠,用三牲作祭祀。浪捲風嘶,風裊楊枝。(龍王、夜叉背陳光蕊上)(夫人驚,雲)啞,孩兒,遠遠望見江面上,是你父親的靈魂來了。(唐僧雲)這就是我父親?(夫人唱)鬼吏參差,簇捧著屈死的孤窮秀士。十八年霜雪姿,我蒼顏他似舊時。 
  (虞雲)啞,異哉!這是陳光蕊?有鬼!有鬼!(陳雲)我不是鬼!我不是鬼!(虞雲)既不是鬼,請上涯來,(做見科)(做抱哭科)(夫人云)相公,你被劉洪推在水中,怎生得活來?(陳雲)我曾買魚眨眼,放之於江,因此龍王養我在水晶宮內十八年。觀音佛旨,著我回於陽世。這小和尚是誰?(夫人云)就是你孩兒,今日來報仇雪恨。(做哭科)(做謝虞科)(夫人唱) 
  【七兄弟】他說罷口內詞,官人每三思,一個個痛嗟咨。(觀音佛上高垛,雲)眾官見老僧麼?(眾做拜科)(觀音雲)長安城中,今夏大旱。可著玄奘赴京師,祈雨救民。我佛有五千四十八卷《大藏金經》,要來東土,單等玄奘來。虞太守聽我叮嚀:依老僧國祚安寧。陳光蕊全家封贈,唐三藏西天取經。(下)(夫人唱)雲頭上顯出白衣衣,市廛間誅了綠林兒,賊巢中趁了紅裙志。 
  【梅花酒】都賴著佛旨,水府內為師,早地上當時,塵世上官司。那海龍王報救命恩,小和尚說因緣事。上八年離城市,離城市到龍祠,到龍祠住偌時,住偌時再回之。 
  【收江南】呀!今日個大官司輸與小孩兒,小孩兒虧殺老禪師,老禪師慧眼識天時。觀音佛法旨,著取西天經捲到京師。 
  正名 賊劉洪殺秀士 老和尚救江流 觀音佛說因果 陳玄奘大報仇    
第二本 第五出 詔餞西行    
  絳壇寶日麗璇霄 淑景當空午篆高 
  三殿盡如靈寶界 諸天齊降紫宸朝 
  第五出 詔餞西行 
  (虞世南上,雲)物估人煙萬里通,皇風清穆九州同。未能奏上甘棠賦,先獻商霖第一功。小官虞世南。奉觀音佛法旨,薦陳玄奘於朝,小官引見天子。京師大旱,結壇場祈雨,玄奘打坐片時,大雨三日。天子賜金襴袈裟,九環錫仗,封經一藏,法一藏,輪一藏,號曰「三藏法師」。奉聖旨,馳驛馬赴西天,取經歸東土,以保國祚安康,萬民樂業。將陳光蕊十八年,都准了月日,授了中書門下平章事,特進楚國公,殷氏封楚國夫人,賜公田四十頃,歸老為農。今日奉聖旨,著百官有司都至霸橋,設祖帳排筵會,諸般社火,送三藏西行。(秦叔寶上,雲)龍戰河山二十秋,腰懸雙鑭覓封侯。老君堂上逢真主,四海風塵一鼓收。某秦叔寶是也。(房玄齡上,雲)卸卻征衣換紫袍,萬年勳業半生勞。今朝已入瀛州選,怕向邊廷見斗刀。某房玄齡是也。(相見科)(樂器、鼓板、眾父老隨唐僧上)(唐僧雲)奉敕西行別九天,袈裟猶帶御爐煙。祗園請得金經至,方報皇恩萬萬千。小僧自父母報仇之後,父母顯榮還鄉,師父回金山圓寂。小僧斷送了,持心喪三年,未果所願。至京祈雨,感天神相助,大雨三日,天子大喜,賜金襴袈裟,九環錫杖,封三藏法師,著往西天取經。我想來,小僧性命,也是佛天相保。今日報了父仇,榮顯了父母,報答了祖師。我捨了性命,務要西天取得經來,平生願足。今日辭了天子,便索登程去也。(眾相見科)(唐僧雲)小僧有何德能,敢勞百官耆老親送?(虞雲)奉聖旨著小官等霸橋祖帳。請師父下馬,受了筵席便行。尉遲總管,也待來送,這早晚怎生不見來?(尉遲恭上,雲)虎眼鞭麾動紫煙,龍鱗劍出倚青天。曾騎滑馬誅雄信,穩奠唐基一萬年。某乃十六大總管尉遲恭是也。俺聞得三藏法師往西天去取經,合當早去送。爭奈金瘡舉發,不能行動。今日奉聖旨,率領百官前往,須索要走一遭。你看僧尼道俗,百官父老,諸雜社火都到。又值著春間天氣,郊外好景物也呵。(唱) 
  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梅綻南枝,已經春事,三之二。桃杏參差,拂嗅香風至。 
  【混江龍】今日個早朝班次,公侯宰相會同時。親傳聖旨,總命諸司。赤羽詔傳青綵鳳,御爐香噴紫金獅。親王駙馬,國戚皇族,更和那商賈農工士。馬停玉勒,酒泛金卮。 
  唐國江山,若非俺焉得大平!今日落得一身症候,為官待作何用! 
  【油葫蘆】想俺那興唐出戰時,一日知他幾個死,如今老來也憔悴鬢如絲,都將定國安邦志,改為養性修身事。往常時領大軍,今日個拜國師。英雄將生扭得稱居士,怎禁那天子自相辭? 
  【天下樂】這和尚伏虎降龍信有之,京師,諸弟子,焚香點燭齊叩齒。社火每鬼間著神,樂器中竹間著絲,鬧起一座霸陵橋上市。 
  左右,接了馬者。 
  【醉中天】幢幡上泥金字,寫著道三藏是大唐師。鐘鼓饒鈸夾道施,求法語的挨著咨次。都是駿馬雕鞍的健兒,讀那孔夫子文字,著他們拜如來節外生枝。 
  (見科)(唐僧雲)兀那年老的軍官是誰?(尉遲雲)弟子乃尉遲敬德,見居十六大總管之職。今奉聖旨來送法師,因金瘡舉發,不能乘騎,所以來遲。口占送行詩一章,望老師斤削:十萬里程多少難,沙中彈舌授降龍。五天到日頭應白,月落長安半夜鐘。(唐僧雲)好詩!好詩!小僧勉和咱:禪心善伏山中虎,慧性能降海內龍。直下頓然成一悟,渾如夢覺五更鐘。(尉遲唱) 
  【金盞兒】才吟罷送行詩,似歌徹斷腸詞,生離別便與死相似。死呵,三十氣斷更無思,生呵,一心懷遠恨,千丈系游絲。死呵,如夢幻泡影,那有再來時。 
  (唐僧雲)多聞老將軍英雄,願對小僧說一遍者。(尉遲唱) 
  【賞花時】只是俺立國安邦志廣施,殺將驅兵心不慈。若兩陣對圓時,提著尉遲恭的名字,他每早魂不附其屍。(雲)門旗開處,兩陣對圓。(唱) 
  【】不刺刺卻是戰馬拖韁敵將死,今日似困虎藏牙守洞時。因老病不能辭,奉聖旨勉強行之,問師父求取法名兒。 
  (唐僧雲)軍官如此言語,卻便是諸佛種子。久後我之法律,仗你闡揚,真乃是禪林中大寶也,可名曰「寶林」,與你摩頂受記者。(尉遲雲)多謝師父。 
  【尾聲】從今後演佛法領三宗,掌戒律興諸寺,但依著吾師教旨。此去西行十萬里,急回來兩鬢如絲。本是一個五陵兒,他道我有佛子容姿。(唐僧雲)從今後滅火性消豪氣,發善心脫名利。(尉遲唱)師父著我將豪氣消磨,將善心來使。(唐僧雲)眾官軍民人等聽著:小僧折一枝松,插在此道傍要他活。我去後,此松朝西,如朝東,小僧回也。(虞雲)師父,無根如何得活?(唐僧雲)小僧無根要有根,有相若無相。我若取經回,松枝往東向。朝西呵是去時,朝東呵回至。(尉遲雲)師父沿路保重了,俺眾人年年來此看松枝。(下) 
  (虞雲)求了法語的便先回去,我輩為臣子者,問師父求法語儆戒。(唐僧雲)眾官,聽小僧一句言語:為臣盡忠,為子盡孝。忠孝兩全,余無所報。(雜雲)師父,小人是個做觔斗的,求師父說咱。(唐僧雲)咦,十合一升,十升一鬥。量盡大倉粟,人心猶未朽。萬事休將一概看,自然壽算能長久。(雜雲)小人是個釘稱的,求說法咱。(唐僧雲)二八春秋分,一斤十六兩。星星要見利,物物喜騰長。一權到手便均平,自然天地長培養。(婦雲)小人是個開洞的,求法語咱。(唐僧雲)怎生喚做開洞?(發科)(唐僧雲)陰無陽不生,陽無陰不長。陰陽配合,不分霄壤。豆有豆畦,麥有麥□。豆麥齊栽,號曰雜種。咦!能將夫婦人倫合,免使傍人下眼看。(眾雲)拜謝了師父。(並下)(唐僧雲)驛子那裡?打起駝垛馬,趁早行一程。一點虔心從此發,五千妙法必須來。(下)    
第二本  第六出 村姑演說    
  (老張上,雲)縣令廉明決斷良,吏胥不詐下村鄉。連年麻麥收成足,一炷清香拜上蒼。老張祖在長安城外住,生是個老實的傍城莊家。今日聽得城裡送國師唐三藏西天取經去,我莊上壯王二、胖姑兒都看去了。我也待和他們去,老人家趕他不上,回來了,說道好社火。等他們來家,教他敷演與我聽,我請他吃分合落兒。(村廝兒先上)(胖姑兒上,雲)王留、胖哥,等我等兒。(唱) 
  【雙調】【豆葉黃】胖哥王留,走得來偏疾。王大、張三,去得便宜。胖姑兒天生得我忒認得,中表相隨。壯王二離了官廳,直到家裡。 
  (做見科)(張雲)恁來家了,看甚麼社火?對我細說一遍。(姑雲)王留,你說與爺爺聽。(張雲)胖姑兒,則有你心精細,你說者。(姑唱) 
  【一緺兒麻】不是胖姑兒偏精細,官人每簇捧著個大檑椎。檑椎上天生得有眼共眉,我則道瓠子頭葫蘆對。這個人也索是蹺蹊,甚麼唐僧、唐僧,早是不和爺爺去看哩,枉了這遭。恰便似不敢道的東西,枉惹得傍人笑恥。 
  (張雲)官人每怎麼打扮送他?(姑雲)好笑,官人每不知甚麼打扮? 
  【喬牌兒】一個個子執白木植,身穿著紫搭背。白石頭黃銅片去腰間繫,一對腳似踏在黑甕裡。 
  (張雲)那是個皂靴。(姑唱) 
  【新水令】官人每腰屈共頭低,吃得醉醺醺腦門著地。(張雲)拜他哩。(姑唱)咿咿嗚嗚吹竹管,撲撲通通打牛皮。見幾個無知,叫一會鬧一會。 
  【雁兒落】見一個粉搽白面皮,紅絟著油(髟狄)髻。笑一聲打一棒椎,跳一跳高似田地。 
  (張雲)這是做院本的。(姑唱) 
  【川撥棹】更好笑哩,好著我笑微微,一個漢木雕成兩個腿。見幾個回回,舞著面旌旗,阿剌剌口裡不知道甚的,妝著鬼,人多我看不仔細。 
  【七弟兄】我鑽在這壁,那壁,沒安我這死身己。滾將一個碌碡在根底,腳踏著才得見真實,百般打扮千般戲。 
  爺爺好笑哩。一個人兒將幾扇門兒,做一個小小的人家兒,一片綢帛兒,妝著一個人,線兒提著木頭雕的小人兒。 
  【梅花酒】那的他喚做甚傀儡,黑墨線兒提著紅白粉兒,妝著人樣的東西。颼颼胡哨起,咚咚地鼓聲催,一個摩著大旗。他坐著吃堂食,我立著看筵席。兩隻腿板僵直,肚皮裡似春雷。 
  【收江南】呀!正是坐而不覺立而饑,去時乘興轉時遲。說了半日,我肚皮裡餓也。(米凡子)面合落兒帶蔥虀。霎時間日平西,可正是席間花影坐間移。 
  看了一日,誤了我生活也。 
  【隨煞】雨余勻罷芝麻地,咱去那漚麻池裡澡洗。唐三藏此日起身,他胖姑兒從頭告訴了你。    
第二本  第七出 木叉售馬    
  (神將引龍君上)(龍雲)偃甲錢塘萬萬春,祝融齊駕紫金輪。只因誤發燒空火,險化驪山頂上塵。小聖南海火龍。為行雨差遲,玉帝要去斬龍台上,施行小聖。誰人救我咱!(觀音上,雲)來者是誰?(龍叫雲)我佛慈悲,救弟子咱。(觀音雲)你為甚來?(龍雲)小聖南海沙劫駝老龍第三子。為行雨差遲,法當斬。我佛怎生救弟子咱!(觀音雲)神將且留人。老僧與你同見玉帝,救此龍君去來。(下)(觀音上,雲)恰才路邊,逢火龍三太子,為行雨差遲,法當斬罪。老僧直上九天,朝奏玉帝,救得此神,著他化為白馬一匹,隨唐僧西天馱經,歸於東上,然後復歸南海為龍。傳吾法旨,著木叉行者化作一個賣馬的客商,送了龍君與唐僧護經。火龍護法西天去,白馬馱經東土來。(下)(唐僧引驛夫上,雲)善哉!善哉!離了長安,行經半載。於路有站,如今無了馬站,只有牛站,近日這牛站也少。到化外邊境,向前去不知甚麼站?(驛夫雲)師父,再行一月,前面是驢站。驢站再行一月,西番□鈸地面,是狗站。狗站再行一月,是炮站。(唐僧雲)如何喚做炮站?(驛夫雲)六根木柱,做一個架子,一根長木做炮梢,梢上一個大皮兜,長木根上,墜鐵錘一萬斤。使臣到,一交捽番,把繩子綁了,入兜炮,一榔椎打動關捩子,一炮送十里遠。師父,與你那禿頭做主咱。(唐僧雲)說得怕起來。怎得一匹長行馬,不揀幾錢,罄其衣缽,買來駝載,省得打炮送了小僧。(驛夫雲)這裡那得賣馬的來?(木叉行者上,雲)我乃是觀音弟子木叉行者的便是。奉我佛法旨,將火龍化作白馬,送與唐僧去,好馬呵。(唱) 
  【南呂】【一枝花】大宛國天產才,渥窪水龍媒種。帶輕雲一塊雪,走落日四蹄風。長尾銀鬃,馱雙將無嫌重,出群駑立大功。勝普賢白象身高,賽師利青獅性勇! 
  【梁州第七】非伯樂誰知良馬?有劉累方豢真龍。奉天佛牒玉帝敕將君送。又不比秦宮指鹿,晉代成功,與高僧代步。又不換美妓將從,且休言九逸還宮,更休論八駿騰空。這馬跳青溪曾救蜀王,到紫陌還歸塞翁,至烏江曾棄重瞳。離了普陀寺中,雲行千里乘飛鞚,聽一派樂音聲動。遙望塵寰人一叢,元來是三藏師兄。 
  賣馬!賣馬!(唐僧雲)客人從那裡來?(木叉雲)從長安來,要回去,沒盤纏,賣這匹馬。(唐僧雲)這馬中麼?(木叉唱) 
  【牧羊關】這馬你看一丈長頭至尾,八尺高蹄至鬃,但一嘶凡馬皆空。比豹月烏別樣精神,比忽雷駁爭些徒勇。又不是五色毛斑點,渾則是一片玉玲瓏。影見在白雲底,聲傳在明月中。 
  (唐僧雲)不知性子如何?(木叉雲)我說與你聽者。 
  【隔尾】白日莫摘青絲鞚,黑夜何須水草籠,料糟鍘刷不須用。他要行呵緊促,要歇時放鬆,又不比十二天閒耍簇捧。 
  (唐僧雲)這馬有長力遠行麼?(木叉唱) 
  【牧羊關】他曾到三足金烏窟,四蹄玉兔宮,他有吃天河水草神通。晉支遁性命也似看承,周姬滿心肝一般敬重。(唐僧雲)請個價錢,要幾多?(木叉唱)聯城壁休言買,千金價豈相容?(唐僧雲)恁的小僧買不成,那得許多錢來?(木叉雲)我賒與你如何?載你權離此,馱經卻向東。 
  (唐僧雲)素來不曾相識,如何賒與我?(木叉雲)你認的我麼?(唐僧雲)不認得。(木叉雲)我非凡人,乃觀音佛上足徒弟木叉的便是。這馬亦非凡馬,乃南海火龍三太子,為行雨差遲,法當斬罪。我佛奏知玉帝,著他化為白馬,與你代步馱經來。(唐僧雲)焉有是理?(木叉雲)你若不信,著你見本來面目者。(馬下)(扮龍王上,雲)我佛見弟子麼?(木叉唱) 
  【斗蝦蟆】金甲白袍燦,銀裝寶劍橫,顯惡奼的儀容。沖天入地勢雄,撼嶺拔山威重,離巖出洞霧濛,攪海翻江風送。變大塞破太空,變小藏入山縫。雲氣籠雨氣從,溪源潭洞,江河淮孟,顯耀神通。常言道最惡者無過於龍,哎!吾兄從今後不必把眉頭縱。騎著龍馬,引著部從,摩礱,松枝向東,來此相逢。 
  上告師兄:小心去。俺師父預先與你尋著一個徒弟,在花果山等哩。 
  【尾】你西行似入遊仙夢,我南往重歸滄海中。到前途,莫驚恐。有山精,有大蟲,有猿猴,有馬熊。見放著龍君將老師奉,到花果山亂峰,相遇著悟空,取經捲回來受恩寵。    
第二本  第八出 華光署保    
  (觀音引揭帝上,雲)老僧為唐僧西遊,奏過玉帝,差十方保官,都聚於海外蓬萊三島。第一個保官是老僧,第二個保官李天王,第三個保官那吒三太子,第四個保官灌口二郎,第五個保官九曜星辰,笫六個保官華光天王,第七個保官木叉行者,第八個保官韋馱天尊,第九個保官火龍太子,第十個保官回來大權修利,都保唐僧,沿路無事。寫了文書,要諸天畫字。都畫字了,則有華光未至。此時想必來也。(華光上,雲)釋道流中立正神,降魔護法獨為尊。驅馳火部三千萬,正按南方位丙丁。某乃佛中上善,天下正神。觀音佛相請,須索走一遭。(唱) 
  【正宮】【端正好】差十大保官來,同九曜星君降,把唐僧於路堤防。天佛牒玉帝敕都交往,西天路收魔障。 
  【滾繡球】宣靈王將火部驅,胡總管將火律掌,火鴉鳴振驚天上,火瓢傾卒律律四遠光茫。火丹袖五百,火輪踏一雙,火葫蘆緊縛師曠,使離婁拖定金槍。神中號作華光藏,佛會稱為妙吉祥,正受天王。 
  【倘秀才】玉皇殿金磚是我藏,后土祠瓊花是我賞,炒鬧起天宮這一場。槍撞番四揭帝,磚打倒八金剛,眾神祇索納降。 
  【滾繡球】上天宮鬧玉皇,下人間保帝王,保得他國無災庶民無恙,因此上感威靈歲歲燒香。我將那五嶽欺,五氣掌,五瘟神遣之於霄壤,五音中徵為偏長。五星中讓我在南天上坐,五方內將咱離位藏,誰不知五顯高強。 
  (做見科)(觀音雲)天王,老僧今日為頭,會十大保官,保唐僧西遊去。恁諸仙聖眾,如何主意?(華光唱) 
  【呆古朵】觀音佛作保書名字,會諸天一處商量。則為寶藏在靈山,著這真僧離大唐。山水廣多妖怪,途路遠多魔障。因此上著眾仙離閬苑,諸神往下方。 
  【笑和尚】二郎神神通廣,五顯聖驅兵將。頓劍搖環顯出那英雄相,一路上保護唐三藏。轟雷掣電從天降,壓伏定魔王。 
  【伴讀書】我、我、我,使金槍法力強,恁、恁、恁,持寶杵威風壯。眾神祇齊保護他無恙,恁、恁離了上方。他、他,往了西方,俺程程保護他消災障。 
  【尾】諸佛眾神多謙讓,全在吾師做主張。保金經福無量,向花果山中再相訪。 
  正名 唐三藏登途路 村姑兒逞嚚頑 木叉送火龍馬 華光下寶德關    
第三本 第九出 神佛降孫    
  羲馭流光泰宇清 寶筵初啟百花明 
  雲中縹緲黃金相 日下瞻依白玉京 
  第九出 神佛降孫 
  (孫行者上,雲)一自開天闢地,兩儀便有吾身,曾教三界費精神,四方神道怕,五嶽鬼兵嗔,六合乾坤混擾,七冥北斗難分,八方世界有誰尊,九天難捕我,十萬總魔君。小聖弟兄、姊妹五人,大姊驪山老母,二妹巫枝祗聖母,大兄齊天大聖,小聖通天大聖,三弟耍耍三郎。喜時攀籐攬葛,怒時攪海翻江。金鼎國女子我為妻,玉皇殿瓊漿咱得飲。我盜了太上老君煉就金丹,九轉煉得銅筋鐵骨,火眼金睛,瑜石屁眼,擺錫雞巴。我偷得王母仙桃百顆,仙衣一套,與夫人穿著。今日作慶仙衣會也。(下)(李天王上,雲)天兵百萬總歸降,金塔高擎鎮北方。四海盡知名與姓,毗沙門下李天王。小聖乃李天王是也,奉玉帝敕令,西池王母失去仙衣一套,銀絲長春帽一頂,仙桃一百顆。不知被何妖怪盜去,著令某追尋跟捕,點起天兵往下方。大小三軍,聽吾號令:濃靉靆陰雲隊裡,黑模糊翠霧叢中。五方將吏執刀槍,四大神州皆拱服。點八百萬天兵,領數千員神將。往紫雲羅洞裡,直臨花果山中。角木蛟、斗木獬、奎木狼、井木犴,遮斷東方;軫水蚓、箕水豹、參水猿、壁水(俞),攔合北塞;室火豬、翼火蛇、觜火猴、尾火虎,截住南方;鬼金羊、牛金牛、亢金龍、婁金狗,隔絕西域;柳土獐、女土蝠、氏土貉、胃土雉,扎塞中央;畢月烏、危月燕、張月鹿、心月狐,上下堤防;昂日雞、房日兔,高低點照;星日馬、虛日鼠,遠近追奔。叫大小神將,與我馳報與吾兒那叱:下方著意關防,四下用心圍定。看那護國天王,必捉通天大聖。(下)(那叱領卒子上,雲)一自乾坤生我,二親教誨多能。三(髟差)髻上盡滴真珠,四妝帶上金箱瑪瑙。五方神聽咱節制,六合內唯我高強。七寶杵嵌玉妝金,八瓣球攢花刺繡。九重天闕總元戎,十萬魔王都領袖。某乃毗沙天王第三子那叱是也,見做八百億萬統鬼兵都元帥。奉玉帝敕父王命,追捕盜仙衣、仙酒妖魔。有神報來,是花果山紫雲羅洞主通天大聖。則就今日往下方走一遭。(下)(金鼎國王女上,雲)妾身火輪金鼎國王之女,被通天大聖攝在花果山中紫雲羅洞裡,怕不有受用;爭奈不得見父母之面,好生煩惱人也呵。(唱) 
  【仙呂】【八聲甘州】雲山縹緲,下隱黃泉,上接青霄。曉來登眺,眼前景物週遭。石洞起雲清露冷,金縷生寒秋氣高。故國路迢遙,恨壓眉梢。 
  【混江龍】也是我為人不肖,和這等朝三暮四的便成交。安排著山果,準備著香醪。一派笙歌嘗御酒,抵多少九重春色醉仙桃。山光明媚,柳色妖嬈,鶯歌巧韻,燕舞纖腰。狐變成美麗,虎變作多嬌,著我忍不住一場好笑。執壺的是木客,把酒的是山魈。 
  (孫行者上,雲)我天宮內盜得仙衣、仙帽、仙桃、仙酒,夫人快活受用。(金女唱) 
  【油葫蘆】王母仙衣無分著,金燦爛光閃爍,多管是天孫巧織紫霞綃。(行者雲)銀絲帽子,醜的帶了便可喜。(金女雲)大聖,你且先戴一戴。你去玉皇宮偷得銀絲帽,抵多少瓊林宴頒賜金花誥。(行者雲)左右的,與我照管前後洞門,休放閒神上來。(金女唱)他耍性兒乖,劣性兒喬,則恐怕筵間引得天兵到,因此上擺佈一週遭。 
  【天下樂】抵多少日夜思量計萬條,每日個逍遙在山曳腳,受用些春花夏果梨杏棗。看了他眼中火,覷了他臉上毛,抱著個繡球兒懶去拋。 
  (李天王調卒上,做圍洞科)(行者做慌科)(金女唱) 
  【村裡迓鼓】則聽得數聲鼙鼓,又不比九重天樂,神兵振恐,滿山谷旌旗籠罩。走龍飛鞚,天王來到。唬得眾銜花鹿將頭角藏,獻果猿將身軀聳,嘯風虎將牙爪跑,唬得眾妖精望風盡倒。 
  【元和令】惡山林天火燒,深潭洞黑雲罩。李天王托著塔皺著眉梢,顯他那挾泰山的惡燥暴。我便是玉天仙騁不得妖嬈,眾妖魔四散逃。 
  (行者做走科)(天王搜山科)(見金女科)(天王雲)你是人?是妖魔?(金女雲)小的每是人。(天王雲)你是那裡人?(金女唱) 
  【上馬嬌】小的每是金鼎國人,被妖怪擾。當日個秋夜月輪高,酒闌人靜三更到。園內恣游遨,小徑裡抄風過處,遇著山魈。 
  【勝葫蘆】俺甚麼女貌郎才廝撞著,將父母遠鄉相拋,雁杳魚沉沒下落。翠蛾淺淡,玉肌消瘦,終日倚樓高。 
  【】空著我望斷雲山恨不消,愁隨著江水夜滔滔,一日錯番為一世錯。今日得聖賢接引,天王相救,恩義比太山高。 
  告天王,著小的每回鄉,得見雙親,實感天王之大恩。(天王雲)你自回去,不干我事。(金女雲)妾身回不去。(天王雲)你怎生回不去?(金女唱) 
  【後庭花】小的每顫嵬嵬楊柳腰,曲彎彎的蓮瓣腳。怎生向溪流曲律坡前去?吉飂古突山上逃?要性命也難煞,天王你聽咱哀告。妾身有這幾般,方可去得,將葛仙翁竹杖來討,費長房縮地來學。乘蛟龍在海上漂,駕鯤鵬雲外高。 
  【青哥兒】若如此呵,然後那家鄉、家鄉得到,到家呵,細說根苗。將天正眾多神將來雕,擺列著香案,供養著容貌。每日逐朝,記在心苗。辦著一片虔心把香燒,將恁那恩來報。 
  (天王雲)著風、雲、雷、雨四員神將,送此女子還於本國者。(金女雲)謝天王。 
  【尾】一念霎時生,萬里須臾到。四員將神通不小,抵多少萬里西風鶴背高,離深山自上雲霄。自量度,則聽得鬼哭神號,休猜做三唱陽關出霸橋。(天王雲)你離了通天大聖,怎不煩惱,倒歡喜為何?(金女唱)上聖道為甚不蹙青山懊惱,顛倒破朱顏含笑?大古裡捨得這碧桃花下鳳鸞交。(下) 
  (天王雲)走了這胡孫,怎肯干罷!道與那叱好生跟尋者。(下)(孫行者上,雲)小聖一觔斗,去十萬八千里路程,那裡拿我!我上樹化作個焦螟蟲,看他鳥鬧。把我媳婦還於本國,我依舊入洞,頂上洞門,任君門外叫,只是不開門。(那叱上,雲)這胡孫走那裡去,眼見得只在洞裡。(做叫科)(行者雲)也是悔氣,這小孩兒也來欺負我。我且出去,看他怎的。兀那小廝,莫不是你奶奶著你來喚我麼?(那叱雲)胡孫,恁爺爺等你多時也。(行者雲)量你卻到得那裡!(那叱雲)你欺負我?我乃八百萬天兵都元帥,我著你見我那三頭六臂的本事。(做斗科,行者做走科)(天王上,雲)兀那那叱,那胡孫又走了。你與眉山七聖大搜此山,必要拿此胡孫,滅其形像者。(觀音上,雲)天王見老僧麼?(天王雲)我佛何來?(觀音雲)老僧特來抄化這胡孫,與唐僧為弟子,西天取經去。休要殺他。(天王雲)這廝神通廣大,如何降伏得他?(觀音雲)將這孽畜壓在花果山下,待唐僧來,著他隨去取經便了。(眾綁行者上)(觀音雲)將他壓住,老僧畫一字。你那廝且頂住這山者。(做壓科)(行者雲)佛囉,好重山也呵。我有小曲兒唱著哩。 
  【得勝令】金鼎國女嬌姿,放還鄉到家時。他想我須臾害,我因他廝勾死。他寄得言詞,抵多少草草三行字。我害相思,好重山呵,扭不起沉沉一擔兒。 
  (觀音雲)道與山神,看得這廝緊者。(下)    
第三本  第十出 收孫演咒    
  (山神上,雲)鎧甲唐猊噴日光,龍泉三尺耀清霜。堂堂花果山中將,木客山魈總納降。小聖花果山神,奉觀音法旨,看著這通天大聖。我想自盤古至今,輕清者為天,重濁者便有俺山水之神。俺見了多少興亡也呵。(唱) 
  【南呂】【一枝花】包藏造化靈,稟受陰陽氣。采將河漢秀,算盡晦明期。兔走鳥飛,看古今興廢。茫茫辟兩儀,有軒轅製造衣裳,有蒼頡流傳書史。 
  【梁州第七】唐虞禪天垂雍穆,湯武聖民脫災危。周公製作非容易。春秋無道,振起宣尼,獲麟絕筆,軻也聞知。笑六王競角雌雄,歎呂政任了高斯,困重瞳馬上英風。更有那三分鼎峙,臥龍把炎精扶起。晉移魏,如兒戲,紛紛五代自誅夷,怎勝得俺山水幽微。 
  聽知唐僧到西天五印度取經,這是第一遭西天去的。 
  【隔尾】漢明帝佛始來中國,唐太宗僧初入外夷。全仗著觀音大慈力。則為他將蟠桃會鬧起,今日將花果山鎮伊!(行者雲)山神救我咱。(山神雲)我如何救得?你師父今日必到也。專等他來,他便救得你。 
  (唐僧引龍馬上,雲)龍君,我和你行經數月。前面一座大山,一個金甲將軍在彼,我去問他。將軍,此是何處?小僧大唐三藏法師是也。(山神雲)小聖非凡人,乃花果山之神。是好一個僧也呵。 
  【牧羊關】圓頂金花燦,方袍紫焰飛,塑來的羅漢容儀。此一行半為於民,半為報國。十萬里程難到,百千樣苦難及。則怕你鬧市裡多辛苦,來俺深山中躲是非。 
  (唐僧雲)此山名何山?(山神雲)花果山。(唐僧雲)此間有施王可以蓋寺麼?(山神唱) 
  【罵玉郎】俺這裡山高險阻無存濟,雲慘淡雨霏微,毒蛇異獸難迴避。(唐僧雲)有齋僧的?(山神唱)俺這裡難為卓錫居,怎做得香積廚?不是你那祗園地。 
  【感皇恩】呀!遮莫你竹杖龍飛,華表鶴歸。戀榮辱有災危,遠是非無掛念,歎生死有遲疾。你若要西天取經,先去這東土忘機,參菩薩,拜聖賢,禮摩尼。 
  【採茶歌】花果山有山祗,雲羅洞有幽微,則聽得春風桃李杜鵑啼。(唐僧雲)俺辭了尊神,趁早行,怕晚了。(山神唱)師父眼慧休愁紅日晚,心明何怕黑雲迷? 
  (行者雲)兀那裡和山神說話的,敢是唐僧師父?我叫一聲:師父救弟子咱。(唐僧雲)善哉!善哉!這是誰?(山神唱) 
  【哭皇天】師父聽得叫罷詢詳細,弟子見言絕說個就裡。師父,你不知,這座山是花果山。山下有一洞,是紫雲羅洞。洞中有一魔君,號曰「通天大聖」,惱得三界聖賢,不得安寧。李天王、那叱太子、眉山大聖收得,待殺壞他來。觀音佛抄化他,壓在山下,等師父宋,著與師父護法。他凡心不退,不可用他。(唐僧雲)小僧弘誓如深海,如何不救他?(山神唱)你道你弘誓如海深,那胡孫氣力與天齊。這廝瞞神唬鬼,銅筋鐵骨,火眼金睛。偷玉皇仙酒,盜老子金丹。他去那眾魔君中佔第一,他是驪山老母兄弟,巫支祗是姊妹。 
  【烏夜啼】一觔斗千里勢如飛,論神通誰敢和他做勍敵!隨師父西赴靈山會,沿路驅馳,可以支持。 
  (唐僧雲)小僧全仗佛世尊釋伽之威力。(山神唱) 
  【】休言道仗你釋迦威,則尋思念彼觀音力。他有渾世的愆,迷天罪,取經回後,正果圓寂。 
  (唐僧雲)小僧救他。(做上山科)(行者雲)愛弟子麼?(唐僧雲)愛者乃仁之根本,如何不愛物命?(行者雲)愛我是沉香亭上的纖腰。(唐僧雲)我如何救你?(行者雲)師父則揭了這花字,弟子自出來。(唐僧做揭字科)(行者做觔斗下來,拜謝科)(背雲)好個胖和尚,到前面吃得我一頓飽,依舊回花果山,那裡來尋我!(觀音上,雲)玄奘,見老僧麼?我特地尋這個徒弟,與你沿途護法去。(看行者科)通天大聖,你本是毀形滅性的,老僧救了你,今次休起凡心。我與你一個法名,是孫悟空。與你個鐵戒箍、皂直裰、戒刀。鐵戒箍戒你凡性,皂直裰遮你獸身,戒刀豁你之恩愛,好生跟師父去,便喚作孫行者。疾便取經,著你也求正果。玄奘,你近前來。這畜生凡心不退,但欲傷你,你念緊箍兒咒,他頭上便緊。若不告饒,須臾之間,便刺死這廝。你記者。(做耳邊教咒科)(唐僧拜謝科,雲)謝我佛慈悲。(山神唱) 
  【紅芍葯】觀音救苦大慈悲,賜與你戒箍僧衣。花果山險壓損你脊樑皮,得師父放你相隨。休更出你那鎖空房醃見識,振著矢不得伶俐。琉璃腦蓋戒箍圍,比著你那小帽敢牢實。 
  (唐僧雲)我且演一演這咒者。(行者做跌倒科,雲)師父饒恁徒弟咱。(做救起科)(行者雲)我抬下來,丟去咱。(做抬不下科)(山神唱) 
  【菩薩梁州】恰便似釘釘入頭皮,膠粘在(髟狄)髻。你那凡心若再起,敢著你魄散魂飛。為足下常有殺人機,因此上與師父留下這防身計,劣心腸再不可生奸意。如夢幻出塵世,至誠心謹護持,早去疾回。 
  小聖對師父說;前面有一河,名曰流沙河。河內有怪,能傷人。行者,你小心護持師父者。師父,好生加持者。 
  【尾】著胡孫將心猿緊緊牢拴系,龍君跟著師父呵把意馬頻頻急控馳。一個走如風疾,一個腳似雲飛。到西天取經回來,到大唐方是你。(下) 
  (行者雲)山神所言,流沙河妖怪能傷人。龍君,你和師父慢來,我先去流沙河,尋那妖怪去。說道他要吃人,我著他先吃我一吃。弟子先去也,你隨後便來者。(下)(唐僧雲)龍君,我和你也去來。(下)    
第三本  第十一出 行者除妖    
  (和尚掛骷髏上,雲)恆河沙上不通船,獨霸篙師八萬年。血人為飲肝人食,不怕神明不怕天。小聖生為水怪,長作河神,不奉玉皇詔旨,不依釋老禪規。怒則風生,愁則雨到,喜則駕霧騰雲,閒則搬沙弄水。人骨若高山,人血如河水,人命若流沙,人魂若餓鬼。有一僧人,發願要去西天取經。你怎麼能勾過得我這沙河去!那廝九世為僧,被我吃他九遭,九個骷髏尚在我的脖項上。我的願心,只求得道的人,我吃一百個,諸神不能及。恰吃得九個,少我的多哩。看甚人來者。(行者上,雲)渡船!渡船!(沙和尚雲)又是個合死的來者。(行者雲)你姓甚麼?(沙和尚雲)我姓沙。(行者雲)我認得你,你是回回人河裡沙。(沙和尚雲)你怎麼知道?(行者雲)你嘴臉有些相似。(沙拿行者咬科)(行者雲)諸人怕你吃,恁爺不怕你吃。銅筋鐵骨,火眼金睛,瑜石屁眼,擺錫髒頭,你有銅牙鐵齒,你便來尋我。(行者做拿沙和尚科)(行者雲)我不是別人,大唐國師三藏弟子。你放心,隨我師父西天取經回來,都得正果朝元,卻不好來。若不從呵,我耳朵裡取出生金棍來,打的你稀爛。(沙和尚雲)也罷,降了罷。(唐僧上)(行者雲)師父,弟子降了這洞魔君。(唐僧雲)善哉!善哉!你元是何等妖怪?(沙和尚雲)小聖非是妖怪,乃玉皇殿前捲簾大將軍,帶酒思凡,罰在此河,推沙受罪。今日見師父,度脫弟子咱。(行者雲)咱今夜師弟四人,憑甚妖怪不怕。咱早行。(下)(銀額將軍上,雲)銀額金睛錦毛遮,黑霧黃雲罩澗斜。為我英雄多勇猛,太山深洞號三絕。某乃銀額將軍。這座山號曰「黃風山」。山高、洞深、路險,號曰「三絕」。山前山後,山左山右,無一人敢近我者。此山東裡,有個人家劉太公,莊上有一女子劉大姐,生得十分好顏色,被我攝在洞中,到太快活。且安排下酒,與娘子飲數杯。(下)(劉太公上,雲)老漢姓劉,夫妻兩口,止生得個女孩兒。婆婆下世,女孩兒不曾有親事,不想被三絕洞裡妖魔攝將去了。老漢偌大年紀,靠的是誰也呵!(唱) 
  【大石調】【六國朝】白頭蹀跇,似紅日西斜。煩惱甚時休,離愁何日徹?抬舉偌來大,出退得全別。俺孩兒現世的觀音樣,羞花也閉月。曉日夭桃霧鎖,東風弱柳雲遮。著我何處苦哀求,誰行閒沂說? 
  【喜秋風】珠淚垂,柔腸結,兩眉攢,寸心裂。好兒女似花開謝,早相離半月。 
  (唐僧一行人上,雲)一個好莊院兒。咱在這裡歇一宵,明日早行。(見劉老哭科,雲)這裡歇不得。(行者雲)兀那老漢子,俺師是大唐三藏法師,借歇一夜,明日早行。(劉哭雲)俺這裡歇不得。(行者雲)定害得你多少?哭天哭地。(劉雲)行者哥哥,你不知道,老漢的苦,我那裡訴來!一個女孩兒,被妖魔攝將去。兀的不痛殺我也呵。 
  【歸塞北】聽老漢說,行者你大車庶。有女一枚年十八,有妖一洞號三絕,將我孩兒攝將去了,撇下年老志誠的爺。 
  (行者雲)是甚妖怪,直如此利害?(劉雲)行者哥哥,你不知道,那妖怪自說來。 
  【六國朝】那妖魔神通廣,變化多別。將滄海一時番,把泰山千半絕。喚霧呼風雨,天地間難絕。師父發慈唸咒,三個高徒俊傑。(行者雲)他如今在那裡安身?(劉唱)白罩坡巖前出沒,黑風山洞裡藏遮。惱三界百十番,歷塵寰三四劫。 
  (行者雲)你女生得好麼?(劉唱) 
  【雁過南樓】老漢鰥寡孤獨運拙,俺孩兒風流美麗奇絕。他生得楊柳腰桃花臉,是一塊生香玉卞和也歡悅。(行者雲)你引我去尋來。(劉唱)老漢腿腳酸腰肢屈,恰便似投天明的曉燈明滅。 
  (行者雲)師父,只在莊上歇息。老兒,你管待著俺師父。俺弟兄三個,拿那妖怪,奪的孩兒還你。何如?(劉唱) 
  【擂鼓休】哥哥三位用心的別,老夫宰一個耕牛兒親自接。師父跟前都休說,苦告你個孫行者,(行者雲)你女孩兒喚做甚麼?我去尋他。(劉唱)你記著,俺孩兒喚做劉大姐。 
  (唐僧雲)行者,我在此等候,你疾去早來者。(並下) 
  (銀額將軍同劉女上,雲)大姐,自我取你在洞,好生快活。今日如何耳熱眼跳,不知為何?(行者引一行人上,做圍住科)(斗科)(殺科)(行者雲)兀那婦人,你爺著我來取你來也,你同我回家裡去。(下)(唐僧、劉大公上)(劉公)師父,怎麼不見回來? 
  【歸塞北】去久也,勝負未分些。則見靉靉濃雲連屋角,霏霏細雨灑溪斜,人語馬嘶得別。 
  (行者一行人引劉女上,做見科)(行者雲)老的,這便是你的孩兒。(女抱劉做哭科)(劉唱) 
  【好觀音】一去迢迢經半月,要相見水遠山疊。今日相逢莫怨嗟,是吾師的功業,恰渾似枯樹生花葉。 
  謝三位師父之恩,將何以報師父?今日早行,沿路上小心在意。待師父回來,再得相見。 
  【觀音煞】感謝吾師收了妖孽,著老漢死有墳穴。你若西行仔細者,無限的艱難未斷絕,我這裡專望回來重酬謝。(下) 
  (唐僧雲)我們趁早行一程。(下)    
第三本  第十二出 鬼母皈依    
  (唐僧一行人上,雲)行者,我每與你行了幾日,身子睏倦,早些尋個宿頭,安排些齋吃,卻行。(紅孩兒上,哭科)(唐僧雲)善哉!善哉!深山中誰家個小孩兒,迷蹤失路?少刻晚來,豺狼毒蟲,不壞了這孩兒性命?出家人見死不救。當破戒行。行者,與我馱著,前面有人家,教根問,送還他家請賞,也是好事。(行者雲)師父,山林中妖怪極多,不要多管。(唐僧雲)你這個胡孫,又不聽我說。定要你背他。(行者雲)師父先行。(做背不起科)(雲)我曾壓在花果山,聳身一跳,尚出來了。棒槌大的小的?背他不起,這必是妖怪。教你嘗我一戒刀,就砍下澗裡去;(做丟下澗科,沙和尚慌上,雲)師兄禍事,吃那小孩兒拿將師父去了。知他是何妖怪?(行者雲)火龍,俺三人見觀音佛去來。(下)(觀音上,雲)老僧目中,見唐僧有難。孫悟空來也。這一洞妖魔,是何怪物?老僧正不見本來面目,待孫悟空來,同往問世尊佛去。(下)(佛引文殊普賢上,雲)毗盧伽有難,觀音引孫悟空來,已差四揭帝去拿那畜生了。(觀音引行者上,見佛科,雲)我佛,唐僧不知是甚妖怪拿去?(佛雲)不知此非妖怪。這婦人我收在座下,作諸天的。緣法未到,謂之鬼子母,他的小孩兒,喚做愛奴兒。我已差揭帝去拿他,在個幽巖大澤之中,即日便到。恐揭帝降不下他,將老僧缽盂去,蓋將來。(四揭帝扛缽盂上,佛雲)孫悟空,你回原處去。你師父己出在那裡了也。(行者雲)謝佛天可憐,弟子尋師父去也。(下)(佛雲)將這小廝,蓋在法座下七日,化為黃水,鬼子母必救他,因而收之。(鬼子母上,雲)頗耐瞿曇老子無禮,將我孩兒蓋在法座下。更待干罷?鬼兵那裡?隨我去揭缽盂去來。(唱) 
  【越調】【斗鵪鶉】駕一片妖雲,引半垓厲鬼。則為子母情腸,惡了那神佛面皮。則著你缽盂中抄化檀那,誰教你法座下傷人家小的?我和你,是誰非?拿住呵恰便似二鬼爭環,休想有九龍噴水。 
  【紫花兒序】出家兒卻不慈悲為本,方便為門,使不著仁者無敵。黃顏老子,禿髮沙彌,直恁蹺蹊,你是孔夫子遭逢著柳盜跖,我今日做著不避。你認得鬼子母娘娘,休猜做善知識姨姨。 
  【小桃紅】咚咚地小鬼擂征鼙,不怕你會使拖刀計。待俺將不強不弱的鐵胎弓,一拈千轉的狼牙箭,去射這廝。饒他有千般變幻身軀,怎當我百步穿楊手段?(做射科)(佛做蓮花遮科)(鬼母唱)蹬弩開弓那威勢,一箭箭往前射,則見他金蓮朵朵遮胸臆。早難道射不主皮,他元來溫而不厲,險惱殺這個搽胭粉的養由基。 
  你放我孩兒來,便饒了恁滿寺裡和尚。(佛雲)賤人,你若皈依佛道,我便饒了你孩兒。(鬼母唱) 
  【調笑令】覷了我這艷質,一捻兒瘦腰圍,可甚閫外將軍八面威?文殊普賢擎拳立,諸菩薩見賢思齊。將我那愛奴兒蓋在法座底,恁卻甚好生心廣大慈悲? 
  (喚鬼兵去做揭缽盂科) 
  【鬼三台】千里眼離婁疾,順風耳師曠休遲。鳩盤叉大力一切鬼,施勇猛展雄威勍敵。 
  【禿廝兒】將鐵槍持,寶劍攜,(鬼兵做砍科)掘不開砍不破甚東西?裡面人,外面鬼,影光芒一塊碧琉璃,崤硬似太湖石。 
  【麻郎兒】驚得阿難皺眉,唬得伽葉傷悲。四天王擎拳頂禮,八菩薩用心支持。 
  【】我的手裡措底,霜鋒劍巨闕神威。二十位諸天聽啟,但迎著腦門著地。 
  (佛雲)那叱那裡?拿住這賤人者。(那叱上,雲)那賤人見我麼?(鬼母雲)誰家一個黃口孺子,焉敢罵我? 
  【絡絲娘】小哥哥休誇強嘴,則恁這老娘娘當間立地。怕不怕須當鬥神力,手掐定五方真氣。 
  (做斗科) 
  【拙魯速】他將八瓣,繡球提,我將兩刀,太阿攜。千軍對壘,萬人受敵。垓垓壤壤,各用心機,不弱似九里山困項籍。雲濛濛蔽四夷,雨昏昏罩太極。也罷,我只將這缽盂拿起,放我孩兒去罷。(做拿不動科)缽盂輕細,不能抬起,卻似太山般難動移。 
  (做斗科)(做渾戰,拿住科)(做放唐僧上科)(唐僧做謝佛科)(唐僧雲)兀那妖魔,你若肯皈依我佛天三寶,小僧拜告祖師,收為座下,著你子母團圓。不從呵,發你在豐都地府,永不輪迴。(鬼母雲)皈依者。 
  【尾】告世尊肯發慈悲力,我著唐三藏西遊便回。那唐僧,火孩兒妖怪放生了他,到前面須得二聖郎救了你。 
  正名 李天王捉妖怪 孫行者會師徒 沙和尚拜三藏 鬼子母救愛奴    
第四本 第十三出 妖豬幻惑    
  玉宇澄空卷絳綃 紫雲聲裡奏鹹韶 
  認將北斗回金柄 魔利天中走一遭 
  第十三出 妖豬幻惑 
  (豬八戒上,雲)自離天門到下方,隻身惟恨少糟糠。神通若使些兒個,三界神祇惱得忙。某乃摩利支天部下御車將軍。生於亥地,長自乾宮。搭琅地盜了金鈴,支楞地頓開金鎖。潛藏在黑風洞裡,隱顯在白霧坡前。生得喙長項闊,蹄硬鬣剛。得天地之精華,秉山川之秀麗,在此積年矣,自號黑風大王,左右前後,無敢爭者。近日山西南五十里裴家莊,有一女子,許配北山朱太公之子為妻。其子家貧,裴公欲悔親事。此女夜夜焚香禱告,願與朱郎相見。那小廝膽小不敢去。我今夜化做朱郎?去赴期約,就取在洞中為妻子,豈不美乎?只為巫山有雲雨,故將幽夢惱襄王。(下) 
  (裴女引梅香上,雲)妾身裴太公之女,小字海棠,自幼許配朱太公之子為妻。他家貧了,俺家父親,待悔了親事,因此俺兩情未已。梅香,你與我將這一封書去,對那生言道:我為他夜夜燒香花園裡,等著他來廝見,說一句話咱。(梅香雲)怕太公知道,連累我。(裴女雲)不妨事。(梅香下)(裴女唱) 
  【仙呂】【賞花時】一紙書緘萬種愁,數日憂成兩鬢秋。疾忙去莫遲留,休誤了鸞交鳳友,且跳過短牆頭。 
  【】揀著這竹徑花溪陰處走,則著他柳影松斜深處有。休煩惱莫慚羞,黃昏時候,休著我和月倚南樓。(下) 
  (梅香上,雲)小姐著我寄書與朱郎,朱郎今夜來赴期也,我已回過小姐了。安排下香桌兒,月兒上時,請小姐燒夜香。(裴女上,雲)朱生回話來。今夜必來也。燒夜香,待和他說一句話。深秋天氣,好一輪月色也呵。 
  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露滴疏杉,霧迷衰柳。星光淡,秋色將三,皓月如懸鑒。 
  【】薄倖不來?獨倚雕花檻。閒瞻覽,烏鵲投南,驚破偷香膽。 
  【混江龍】竹梢輕撼,蕭蕭風力透羅衫。多愁少喜,朽苦無甘。蛩帶秋聲鳴屋角,雁拖雲影過江南。行樂處停時暫,怕的是梅香撒信,虧殺俺嬤姆包含。 
  【油葫蘆】則俺這成就大妻兩上裡,耽閣了淹女共男。每夜家燒香告斗拜瞿曇,北辰村爭忍相坑陷?西方佛不見靈威感。覷著俺四堵牆,恰似跳萬丈潭。則俺那俊多才,怕不道思量俺?爭奈他身命兒人跋藍。 
  【天下樂】兒時能勾駟馬安車左右驂,戴著朝簪。穿著錦繡衫,那時間可不因親的也來前後攙。爺不將閒話兒提,娘不將冷語兒攢,準備畫堂春宴酣。 
  (雲)梅香,將香桌兒,近太湖石畔放著。(做放私)(唱) 
  【穿窗月】行來到太湖石壘就的山巖,菊花風劈面攙,丹楓葉老塗朱黯。遮著楊柳,映著香楠,一輪月色雲籠罩的暗。 
  (豬八戒上,雲)今日赴佳期去。對著月色,照著水影,是一表好人物。那姐姐也有眼色。(裴女唱) 
  【寄生草】見一人光紗帽,黑布衫。鷹頭雀腦將身探,狼心狗行潛蹤闞,鵝行鴨步懷愚濫。(豬雲)小姐拜揖。(裴女唱)我見你須臾上禮有蹺蹊,我這裡囫圇吞個棗不知酸淡。 
  足下是誰?(豬雲)小生朱太公之子。往常時白白淨淨一個人,為煩惱娘子呵,黑干消瘦了。想當日漢司馬、唐崔護,都曾害這般的症侯,《通鑒》書史都收。(裴女唱) 
  【金盞兒】吃得醉薰酣,語喃喃。秀才呵,不要你前唐後漢言《通鑒》,俺家尊方睡夢初酣。你不將經卷覽,惟把色情貪。全不想王陽曾結綬,貢禹不勝簪。 
  (豬雲)小姐,就在四望亭,我著家人般將酒果來,和小姐敘見許之情。(做般酒果上科)(豬雲)小姐,花轎都將在此,我和娘子去咱。(裴女唱) 
  【三犯後庭花】將抬著花轎籃,妝裡著酒食扭。就小亭開宴破橙柑,玉山摧不用攙。相期相約兩相耽,是和非一任談,盡傍人將冷句攙。對上了菱花、菱花鸞鑒,非是我故貪淫濫,夫婦之情仔細參。見你富時節承覽,貧時節虛賺,不得和鹹。君居地北我天南,我怎肯將郎君陷? 
  (豬雲)梅香,爹娘問時,便說我和小娘子去來。(裴女唱) 
  【賺煞尾】填滿起悶懷坑,擔幹起相思擔。我按不住風流俏膽,連理枝頭誰了砍?對菱花接上瑤簪,過得南山!則少個包髻團衫。俺爹便知道呵,也不妨,元定下的夫妻怎斷?咱茶濃酒酣,趁著風輕雲淡,省得著我倚門終日盼停驂。(下) 
  (唐僧一行人上,雲)善哉!善哉!自從離了紅孩兒之難,行經月餘,前面又是一座高山,侵雲接漢,不知是甚麼山?(行者雲)師父,這是火輪金鼎國界,正是徒弟丈人家裡。此間妖怪極多,師父並不要閒管。兀那山下一座大林,林下黑沉沉一所莊院。我們到那裡歇去。(下)    
第四本  第十四出 海棠傳耗    
  (裴女上,雲)自從那日著簡書去約朱生,誰想被這妖魔化作朱生模樣,將我攝在這裡。千山萬壑,不知是那裡。這廝五更出去,直至夜方回。每日有鄰家女子相陪,想必也是妖精。我也怕不得偌多,但不知幾時見俺父母、丈夫?又不知俺父母、丈夫,這其間若何也呵!(唱) 
  【中呂】【粉蝶兒】良夜沉沉,亂山深又無鍾禁。我又不曾聽司馬瑤琴,莽相如醃才料,配得來忒共。映著這樹影山陰,冷清清似一池水浸。 
  【正宮】【六遍】不戀恁,身穿著細綾錦,好佳配甚不思尋。更何須白璧間黃金,才郎又嗒女貌寢。我如今憂愁自舉誰替恁?俊兒夫似海內尋針。姻緣事在天數臨,無緣分怎的消任?直耽閣到如今。 
  安排下酒果,不見朱郎回來。(豬上,雲)自從攝將這女子來,他兩家打官司。打不打不干我事,每夜快活受用。今日回得晚了,怕小娘子怪。姐姐,小人回了也。(裴女雲)今日夜深也,著我等你多時也呵。 
  【中呂】【上小樓】你可也和誰宴飲?著我獨懷跌窨。醉眼橫秋,笑臉生春,酒滲衣襟。滿捧香醪,輕焚宅篆,閒空鴛枕,我叫你個吃敲才恁般福蔭。 
  (豬雲)小妮子們為甚不服事娘子?(裴女雲)他們也等你多時也。 
  【】他每點上絳蠟,鋪著繡衾。等到咱來。斟將酒至,盼得君臨。(豬雲)此間小洞中,索是定害娘子。(裴女唱)我不曾志意縫聯,慇勤妝洗,存心織紉,(豬雲)人對我說,他們不服事你,待我責罰這廝們。(裴女唱)你可也休聽人恁般讒譖。 
  (豬雲)將酒來,我和姐姐飲數杯。你丈夫姓朱,我也姓朱,你是好花一朵,伴我槁木兩株。(笑科)你思量父母麼?(裴女雲)爺娘如何不想? 
  【喬捉蛇】展眼略為歡,開懷且自飲,一家一計自相尋。(豬雲)我如今置著衣服首飾,辦著禮物,著你家去走一遭。(裴女唱)纏頭錦,買笑金,全不要恁。但能勾見爺娘一而也叨你福蔭。 
  (行者上,雲)師父,在這莊上歇了。我心中悶倦,這座山不知有多少高,待我去量一量。(上山科)好高山,好明月。我且阿一堆尿。兀那黑漢子,在山半腰裡,伴著個人,又是妖物,我且聽他說甚麼。(豬雲)姐姐,你唱一個,我吃酒。(行者雲)這廝到受用似我。(裴女雲)尊神,著我唱甚麼?(豬雲)唱個〔念奴嬌〕。(行者雲)〔念奴嬌〕?我著你吃我一個大石頭。(做打豬跌下科)(裴女唱) 
  【十二月】這聲響似春雷降臨,火炮相侵,驚得冰肌凜凜,冷汗浸浸。不見了宋玉多才的翰林,撇下這巫娥美貌難禁。 
  【堯民歌】露華涼羅襪濕浸浸,唬得我霞臉赤渾身上下顫兢兢。(行者做下山科,雲)小娘子,見我麼?(裴女唱)走了那黑容儀換上這臉黃金,抵多少死卻鍾期遇知音。難盡恁,風流兩個心,不似俺鰥寡孤獨甚。 
  (行者雲)小娘子,你那丈夫好醜臉。(裴女背雲)則你也不可覷者。(行者雲)你也是妖怪?(裴女雲)妾身是黑風山西裴太公的女孩兒,小字海棠,許配與山南村朱太公家為兒婦。為俺公婆家貧,俺父親欲待悔親。妾身每夜燒香告天,願朱郎早得相見。不想被這妖魔化作朱生模樣,將妾攝在此洞,不得見父母顏面。告尊神可憐。(行者雲)我非神,我乃是大唐三藏國師上足徒弟,孫悟空是也。這廝是甚妖魔?(裴女雲)他常自稱魔利支天御車將軍,又號黑風大王,諸佛不怕,只怕二郎細犬。(行者雲)我今日經恁家過,我與你寄一個信,何如?(裴女雲)如此,是師兄慈悲咱。小的每待寫書,紙筆又沒。師兄,則恁的寄口信,又恐無憑。小的有手帕,是俺父親與我的。他若見這手帕呵,便信是實。(行者雲)將來揣在懷裡。(裴女雲)記心咱。 
  【般涉調】【耍孩兒】把衷情一一都說與恁,全在仗義師兄用心,家音是必莫埋沉。(行者雲)你家在那裡?(裴女唱)在黑風山西北跟尋,俺門前兩行槐楊影,院後一叢桑柘陰。(行者雲)你父親如何?(裴女唱)俺家尊四海性無拘禁,有待傳書之酒,有贈路費之金。 
  如今不見了妾身,梅香說道:「是朱生和妾身走了也。」兩親家正鬧哩! 
  【煞】不知俺家告著他,他家告著俺?哥哥回去除了鐵窨。(行者雲)你父母好善麼?(裴女唱)俺爺平生好善常存性,俺娘從小看經不出音。抬舉得我如花錦,今日豬生狗活,兔擾狐侵。 
  師父,是必志誠者。(行者雲)放心,明日便著你家知道你消息。(裴女唱) 
  【尾聲】志誠呵泰山也勻做了田,鐵槍也磨做了針。俺夫妻不會咱圖他個甚?久以後子母團圞盡在恁。(下)    
第四本  第十五出 導女還裴    
  (裴太公上,雲)白髮雙雙絕子孫,只圖有女嫁比鄰。可憐已作桑間婦,落日深山哭倚門。老漢裴太公是也。俺兩口兒,止生一個女孩兒,年方一十八歲,小名喚做海棠。自小許配朱太公的孩兒,為他家貧乏了,我兩口不肯與他。梅香報道,他孩兒拐了俺女孩兒去了。趕他們去,那小廝又在他家。看他家動靜,又不見那廝是拐了俺孩兒的模樣。我說道:「女孩兒吃你家孩兒拐了。」朱家那老子和婆子鬧起來,道俺家嫁了他兒媳婦也。眾親眷勸散了,著去尋覓。他這幾日必然要告宮。今日敢待來也。(朱太公引小兒上,雲)萬貫家財一旦休,有兒盡可慰窮愁。誰知世態炎涼甚,夙世姻緣變作仇。老漢朱太公是也。我已先有錢來,天火燒了家緣家計,如今窮了。這裡大戶裴太公家,一個女孩兒,年一十八歲,生得十分有顏色,自小裡割衫襟為定,家裡做媳婦。這老子見俺家貧,便來買休,悔這一樁親事,我兩口兒不肯。他前日走來,道俺孩兒拐了他女兒。那老子必定將我媳婦兒嫁與別人了。怎肯干罷?他這幾日跟尋不著,今日好共歹,我和他見官去者。(做見科)你還我兒媳婦來。(裴雲)你還我女孩兒來。(做揪科)我和你告官去咱。(做行科)(唐僧一行人上,雲)今日來至黑風山,見一簇人鬧,為甚麼來?(朱太公雲)師父,老漢姓朱,止生這個孩兒,自小與裴太公女兒,割衫襟為定。誰知運蹇,天火燒了家緣家計,窮了。這老子便生悔心,我兩口兒堅執不肯。他前日走將來,道我孩兒拐了他女兒。那老兒必定將我兒媳婦,嫁與別人了。我今日和他去見宮哩。(唐僧雲)善哉!善哉!有如此事?(行者雲)兀那老兒,你姓裴?(裴雲)我姓裴。(行者雲)你休鬧,你休鬧。要你的女兒,當來問我。你的女兒,不長不短,生得大有顏色,小名喚作海棠。是麼?(唐僧雲)你這胡孫,又惹事了。你怎麼知道?(行者雲)休問我知道不知道,有一個小曲兒,喚做〔朝天子〕。 
  【中呂】【朝天子】老裴,聽啟,我一一言詳細。朱家兒子是他的女婿,未能勾成佳配。一個為有家財,一個因無家計,被妖魔攝在洞裡。(裴太公雲)哥哥,你怎得知道?你問我,怎知,就裡?且莫要左右打□,則這一個手帕兒是何人的? 
  (裴老做哭科,雲)正是俺孩兒的。哥哥,你那裡見他來?(唐僧雲)行者,你如何得知來?(行者雲)聽弟子細說一遍:老裴,俺師父是大唐三藏國師,欲往西天取經,夜來至一莊院借宿。師父睡了,我睡不著,山上去閒看。則見半山腰,有一人光紗帽子黑面皮,抱著個女子飲酒,著那女子唱〔念奴嬌〕。我看了,班起一塊大石,調打下去,一聲響亮,不見了那廝。則見一個女子,言稱我是裴太公的女兒,小字海棠,許朱太公家為兒婦,我爺娘不肯。我每夜燒香禱告,忽見朱郎來,言道我家貧,特來取你來。卻被此妖魔化作朱生模樣,將我攝在此間。你與我寄個家信去者。我道將甚麼為信?他便與了我這個手帕。從頭一一都道,恁孩兒便知著落。他吃妖魔殘破城池,你兩個是家刷鬧。(裴老雲)請師父到俺家裡商議。(做到家科)哥哥,不知是甚麼妖魔?(行者雲)山神土地安在?(土地上,雲)師父稽首。(唐僧雲)土地,兀那裴太公的女兒,是何妖怪攝去?(土地雲)小聖亦然不知。當年八月十五夜,則見在黑松林內,現出本像,蹄高八尺,身長一丈。仔細看來,是個大豬模樣。(行者雲)想是個豬精?我去料持他。(土地雲)行者,索用機謀,休要膽大心粗。耐何得親自下手,耐何不得呵,索尋後巷王屠。(唐僧雲)行者,你須要小心在意者。(下) 
  (裴女上,雲)昨夜吃了那一驚,今日身子不快活。那行者說與我寄書,知他何如?朱郎出去,從早至今未回。幾個女伴相陪,安排下果桌,等朱郎來。好一派山景也呵。(唱) 
  【正宮】【端正好】雨初收,雲才散,山風惡羅袂生寒。澄澄月色如銀爛,倚闌凝眸看。 
  【蠻姑兒】看間,興闌,颼颼風色,颯颯秋聲,一陣愁煩痛心肝。想家何在?見應難,望雲樹沉沉在眼。 
  【滾繡球】這些時懶將玉粒餐,偷將珠淚彈,端的是不茶不飯,思昏昏恰便似一枕槐安。身邊有數的人,眼前無數的山,聽了些水流深澗,野猿聲啼破高寒。碧悟露冷冰肌瘦,紅葉秋深血淚干,改盡朱顏。 
  【叨叨令】有時俯視溪流看,更險似單騎羸馬連雲棧。一聲鶴唳青松澗,更慘似琵琶聲裡君恩斷。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,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。幾時能勾一杯末盡笙歌散。 
  (行者上,雲)閒話之間,早來到洞裡了也。兀那娘子在那裡?我已報信你家太公了。你與我去來。(裴女雲)多謝神聖。(做行下山科)(裴女唱) 
  【伴書生】往常時綠窗下拈針也懶,繡幕裡那身也慢。今日個一朵行雲滿空裡散,比乘風的列子皆虛幻。攜雲帶雨誰曾慣?問何處是巫山。 
  【笑和尚】雲昏昏迷型眼,霧隱隱遮蒼漢,氣吁吁地流香汗。似、似、似,雞鳴度函谷關,如、如、如,馬跳過關良灘。別無甚與你餞行,別無計鎖你雕鞍。來、來、來,我親自禮拜你三千萬。 
  (行者雲)拜多少得飽!(下) 
  (唐僧、裴、朱一行人上,雲)孫悟空久不見來,此時想必到也?(行者引裴女上,雲)小娘子來到恁家裡了。(做見哭科)(裴女唱) 
  【倘秀才】山洞取消磨了粉顏,草堂上流乾了淚眼。謝師父與我鞭梢一指間,好著我松寶釧,淡眉山,裙腰兒旋劃。 
  (唐僧雲)親家都來相見者。(行者雲)兀那女子,不知攝你者是何妖怪?(裴女雲)妾也不知,但醉後則說,他怕二郎細犬。(行者雲)我問土地,他說是豬精。龍君、沙和尚,同師父在莊上住,我去拿那妖怪。但不知他法力如何。我降得,便自降他;降不得,直至普陀,告觀世音,差二郎來收他,絕了你兩家後患。(裴、朱二老雲)重生父母,再長爹娘。(唐僧雲)吾弟用心。慈悲大展方成道,嗜欲休貪是出家。小心在意,疾去早回。(行者下)(唐僧雲)你兩個老的,擇個好日子,著兒女合配了者。(裴、朱雲)謹依法旨。(裴女唱) 
  【滾繡球】我今日得救還,草舍間,免了些短吁長歎,使爺娘兒女心安。托賴著師父的恩,行者儇,救得我百餘無難。急回來春事闌珊,殘花落盡胭脂色,綠葉陰成翡翠班,枉在塵寰。 
  【尾】早則不喬林鶯去歌聲慢,寶鑒鸞孤舞影單。子父團圓喜無限,夫妻逑合各為難。感謝吾師端的是世間罕。(下) 
  (裴老雲)且留師父歇一宵,明日早行。(下)(豬上,雲)叵耐裴老無禮,將我渾家取歸家去了。他分付著我來他家做女婿,我尋思來,也好,強如洞裡茶飯不便當。只就今日我到他家去走一遭。(下) 
  (裴老上,雲)昨日孫悟空去拿豬精,尚未回來。我且在此等候者。(行者上,雲)我去拿那個豬,誰想他不在洞裡。今日直在裴公莊上等他,定個計策。他敢自來也。(做見說科)(行者雲)將你女孩兒別處安頓了,我卻穿了他的衣裳,在他房裡坐。那魔軍來時,你著他入房來,我料持他。(做入房科)(裴老雲)遠遠望見一個黑漢子,敢是那豬來也。(豬上做見科)(裴雲)你是誰?(豬雲)我是你女婿,怎不認得我?(裴雲)少吃你會親茶飯,故不認得你。(豬雲)丈人,我的娘子臥房在那裡?(裴雲)這是小姐臥房,你請入去。(裴下)(豬做入,見酒果燈燭科,雲)姐姐,你等我同來家,便先來了。(做摸科)呀!好粗腿也。(行者雲)我唱一個與你聽。 
  【雙調】【雁兒落】你想像賦高唐,我雲雨夢襄王。咱正是細棍逢粗棍,長槍對短槍。 
  【】你休恁輕狂,我和你一合相。咱是個引不動嬌娘,卻便是孫豬范霸王。 
  (做打豬走科)(孫趕科)(火龍慌上,雲)報、報!師父吃那魔軍攝去了也。(行者雲)不知這妖魔何等樣物,小娘子說道,他則怕二郎細犬。俺同見觀音佛,著二郎來救俺師父去來。(下)    
第四本  第十六出 細犬禽豬    
  (灌口二郎同行者上,雲)不周山破戮天吳,曾把共工試太阿。誰數有窮能射日?某高擔五嶽逐金烏。小聖灌口二郎神是也,奉觀世音法旨,救唐僧走一遭。(唱) 
  【越調】【斗鵪鶉】看了些日月盈虧,山河變遷。灌口把威施,天涯將姓顯。郭壓直把皂鷹擎,金頭奴將細狗牽。背著弓弩,挾著彈丸。濯錦江頭,連雲棧邊。 
  【紫花兒序】伏得些山神恐懼,木客潛藏,木獸拳攣。悶來時擔山趕日,閒來時接草量天。安然,寒暑相催不記年。物隨時變,脆似松枝,海變做桑田。 
  【金蕉葉】正待要(芻)箏擘阮,忽受取觀音差遣。西天路妖魔萬千,保護著唐僧庶免。 
  叫神將,你與我緊把住洞口,看那妖怪甚麼面目? 
  【調笑令】來到這洞邊,叫聲喧,休猜做落日山空啼杜鵑,天兵布得山川通。(行者雲)上聖,這廝神通廣大,神力周全。(二郎唱)孫行者說言在駟馬之前,你道他神通廣大自專,則好深山裡唬地瞞天。 
  (豬內做驚科) 
  【禿廝兒】雲氣重天兵頓顯,霧風狂天地相連,黃風從地捲。休遲滯,莫俄延,相纏。 
  (豬跳出,做見科,雲)二郎神,我與你有甚冤仇,你來拿我?(二郎雲)兀那魔軍,我奉觀音法旨,特來拿你。你若真心皈依我佛,與你拜告觀世音,著你也成正果。若不皈依,著你死於細犬口中。(豬雲)別人怕你,偏我不怕你。(二郎唱) 
  【聖藥王】嘴臉似黑炭團,部從似火肉然,休猜做玉簪珠履客三千,一壁廂畫角鳴,一壁廂鑼鼓喧,休猜做笙歌引至畫堂前,一片怪膽大如天。 
  (行者雲)那豬精,你敢與我相持麼?(豬雲)怕甚麼賭鬥?(做斗科)(二郎唱) 
  【麻郎兒】郭壓直威風不展,孫行者筋力俱■。鬥到三千合精神越顯,潑妖物小聖也難辨。 
  左右神將,快將細犬,咬那魔軍。(做斗科) 
  【】便遣,快牽,細犬,見本相直奔跟前。黑面郎心驚膽顫,逃命走洞門難戀。 
  (做豬逃、犬趕科) 
  【拙魯速】這犬展草力應全,護家志當虔。御賊的性堅,吠形的意專。顧兔逐狐那輕健,忒伶俐個容他寬轉,(犬做咬住科)則一口咬番在坡岸前。 
  (左右綁科)(放唐僧上,做謝科)(唐僧雲)上告二郎大聖,出家人以慈悲為念,救物為心。望神聖看佛天三寶之面,饒這魔軍,與弟子護法者。(二郎唱) 
  【】潑妖魔,世不然,告吾師,煞可憐。你若是肯放心願,跟後趨前,莫生狂顛,一性參禪,將你那害生靈的冤孽免。 
  (豬雲)謹依法旨。(二郎雲)唐僧,沿路小心,俺自保障你者。 
  【尾】去心緊似離弦箭,到前去如何動轉?魔女國孽冤深,火焰山禍難遣。 
  正名 朱太公告官司 裴海棠遇妖怪 三藏托孫悟空 二郎收豬八戒    
第五本 第十七出 女王逼配    
  萬里韶光應節來 三天寶菉徹明開 
  分明龍女擎珠出 疑是仙人帶月回 
  第十七出 女王逼配 
  (唐僧引孫、豬、沙、馬上,雲)自離了黑風山,來到女人國。孫行者,女人國裡何好?(行者雲)師父,弟子銅筋鐵骨,火眼金睛,瑜石屁眼,擺錫雞巴。師父若怕(棄0,我做弟子不著。(唐僧雲)既到此間,怕得許多?只得向前。通關先打去了,俺入城去來。(下)  (女人國王上,雲)子童女人國王。俺一國無男子,每月滿時,照井而生。俺先國王命使漢光武皇帝時入中國,拜曹大家為師,授經書一車來國中。至今國中婦人,知書知史,立成一國,非同容易也呵。(唱) 
  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寶殿生香,美人扶向,瑤階上。列七寶旌幢,端坐泥金亢。 
  【混江龍】我怕不似嫦娥模樣,將一座廣寒宮移下五雲鄉。兩般比諭,一樣淒涼。嫦娥夜夜孤眠居月窟,我朝朝獨自守家邦。雖無那強文壯武,宰相朝郎,列兩行脂粉,無四野刀槍。千年只照井泉生,平生不識男兒像。見一幅畫來的也情動,見一個泥塑的也心傷。 
  昨日有通關打來說道:大唐國師,去西天取經,從俺地面過。俺索接他去。 
  【油葫蘆】說他幾載其間離了大唐,來到俺地方,安排香案快疾忙。今日取經直過俺金階上,抵多少醉鞭誤入平康巷。我是一個聰明女,他是一個少年郎。誰著他不明白搶入我花羅網,準備著金殿鎖鴛鴦。 
  【天下樂】穩情取和氣春風滿畫堂,宰下肥羊,安排的五味香,與俺那菜饅頭的老兄騰了肚腸。陪妝奩留他做丈夫,捨身軀與他做正房,可知道男兒當自強。 
  (唐僧引一行人上,雲)貧僧來至女國,夢寐間有韋馱尊天來報,有一場魔障來也,龍天未知是何魔障?來到國內,報復去,大唐國師求見。(女王做接科,雲)早知師父到來,自合遠接。接待不及,勿令見罪。(唐僧雲)難消,歸依佛,歸依法,歸依僧。(女王雲)是好一個和尚也呵。 
  【那叱令】身才兒俊長,加持得鬼王;容貌兒善良,修持得梵正;胸襟兒紀綱,扶持得帝王。頭如藍靛青,語似春雷壯,這和尚端的非常。 
  將酒來,與師父接風。(唐僧雲)小僧不飲酒,不茹葷。(女王唱) 
  【鵲踏枝】執方尊瀉瓊漿,露春蔥捧瑤觴。(唐僧雲)娘娘,及早修業,無常有限者。(女王唱)但能勾兩意多情,儘教他一日無常。天魔女邪施伎倆,敢是你個釋迦佛,也按不住心腸。 
  (女王做抱住唐僧科)(行者雲)娘娘,我師父是童男子,吃不得大湯水,要便我替。(唐僧雲)善哉!善哉!我是出家人。(女王唱) 
  【寄生草】直裰上胭脂污,袈裟上膩粉香。似魔騰伽把阿難攝在淫山上,若鬼子母將如來圍定在靈山上,巫枝祗把張僧拿住在龜山上。不是我魔王苦苦害真僧,如今佳人個個要尋和尚。 
  (行者雲)小行與娘娘驅兵將作朝臣,你饒了俺師父者。(女王唱) 
  【】徒弟每諸般勸,師父獨自慌。俺女兵不用猴為將,女王豈用豬為相?如今女娘都愛唐三藏。你休癡迷修行今世有來生,我則待長江後浪催前浪。 
  (女王做扯唐僧科)這正殿上不是說話的去處,俺兩個後殿裡去來。(唐僧雲)孫悟空救我。(下)(行者雲)我自也顧不得。(諸女做捉番孫、豬、沙發科)(下) 
  (女王扯唐僧上,雲)唐僧,我和你成其夫婦,你則今日就做國王,如何?(唐僧雲)善哉!我要取經哩。(發科)(女王唱) 
  【六序】香馥郁銷金帳,光燦爛白象床,俺兩個破題兒待弄玉偷香。聽得說天地陰陽,自有綱常,人倫上下,不可孤孀。俺這裡天生陰地無陽長,你何辜不近好婆娘?浮屠盡把三綱喪。(唐僧雲)佛教自是一家。(女王雲)說你那佛怎麼?孔夫子文章貫世,天下傳揚。 
  (唐僧雲)你如何知有個孔夫子?(女王雲)俺先國王,曾使人去授得曹大家五經三史,都知人倫故事。 
  【】你雖奉唐王,不看文章。舜娶娥皇,不告爺娘。後代度量,孟子參詳。他父母非良,兄弟參商,告廢了人倫大綱,因此上自上張。你非比俗輩兒郎,沒來由獨鎖空房。不從咱除是飛在天上,箭射下來也待成雙。你若不肯呵,鎖你在冷房子裡,枉熬煎得你鏡中白髮三千丈。成就了一宵恩愛,索強似百世流芳。 
  (女王捉番唐僧科)(唐僧雲)誰救貧僧也。(韋馱尊天上,雲)某韋馱尊天是也。奉觀音法旨,去救唐僧走一遭。潑賤人,怎敢毀吾師法體?(女王雲)你是何人,直走到臥房裡來? 
  【金盞兒】披金甲貌堂堂,持寶杵氣昂昂。莫不是淹藍橋燒祆廟的醃神將?比唐僧模樣更非常。(韋雲)吾神三十老,完為童子身。特來護法來。(女王雲)又是個柳下惠、顏叔子。焦則麼那村柳捨?叫則麼那(口吞)顏郎?你整村了三十載,他幹過了二十霜。 
  (韋雲)若不送師父出來,一杵打你做泥塵。(女王做放手科) 
  【尾】我無緣保的他無恙,鬧炒起花燭洞房。怕甚麼深院沉沉秋夜長,決撒了帽兒光光。恨韋郎,不做周方,我不道的惱亂蘇州刺史腸。我如今去,我這裡收拾下畫堂,埋伏下兵將,等回來拿住再商量。(下) 
  (韋雲)唵,孫行者安在?(行者上,雲)唵,乃佛敕。諸神拱聽。(見科)(唐僧雲)行者,貧僧若非尊神護持,幾毀法體。(韋雲)行者,好生護持師父去者。孫行者聽我叮嚀:和師父疾便登程。見花酒休生凡性,莫誤了西天取經。(下)(唐僧雲)行者,我們十分虧神天護持,脫了此一難。我且問你,我吃女王拿住,你每三個怎的脫身?(行者雲)師父,聽行者告訴一遍:小行被一個婆娘按倒,凡心卻待起。不想頭上金箍兒緊將起來,渾身上下骨節疼痛,疼出幾般兒蔬菜名來:頭疼得發蓬如韭菜,面色青似蓼牙,汗珠一似醬透的茄子,雞巴一似醃軟的黃瓜。他見我恰似燒蔥,恰甫能忍住了胡麻。他放了我,我上了火龍馬脊樑,直走粉牆左側。聽我有個曲兒,喚做【寄生草】。 
  【寄生草】豬八戒吁吁喘,沙和尚悄悄聲。上面的緊緊往前掙,下面的款款將腰肢應。我端詳了半晌空傒倖,他兩個忙將黑物入火爐,我則索閒騎白馬敲金鐙。 
  師父,趁著人健馬飽,趲行去來。    
第五本  第十八出 迷路問仙    
  (唐僧一行人上,雲)自離了女人國,行經一個月期。不知前至那裡,得個地方人,問他問路兒也好。遠遠地漁鼓、筒子響,俺緊腳步趕將去,問他一聲。(下)(採藥仙人持漁鼓、筒子上,雲)山兮山兮高,水兮水兮深。山高摩世界,水深流古今。百年惟有山水在,英雄豪士何所尋?道可道人莫毀,名可名就裡難言。若離得酒色財氣,便堪為塵世神仙。(唱) 
  【南呂】【玉交枝】貪杯無厭,每日價汛流霞瀲灩。子雲嘲謔防微漸,托鴟夷彩筆拈。季鷹好飲豪興添,憶蓴鱸只為葡萄釅。倒玉山恁般瑕玷,又不是周晏相沾。糟醃著葛仙翁,曲埋那張孝廉。恣狂情,誰與砭?英雄盡你誇,富貴饒他佔,則這黃壚畔有禍殃,玉缸邊多危險,酒呵,播聲名天下嫌。 
  【】待誰來掛念?早則是桃腮杏臉。巫山洛浦皆虛艷,把西子比無鹽。那裡有佳人將四德兼,為龍犛衾枕是干戈漸。錦片似江山著敵斂,可曾悔戀了穠纖。醉彎釵,間寶奩,這風情,怎強譫?眼見墜樓人,猶把臨春占。笑男兒自著鞭,歎菏娥藏刀劍。色呵,播聲名天下嫌。 
  【】富豪的偏儉,奢華的無過是聚斂。王戎、郭況心無厭,擁金穴握牙籤。可知道分金鮑叔廉,煞強如牢把銅山占。晉和嶠也多褒貶,恰便是朱方聚殲。有齒的焚身,多財的要謙。斗量珠,樹系縑,刑傷為美姝,殺伐因求劍。空有那萬貫錢,到底來亡溝塹。財呵,播聲名天下嫌。 
  【】英雄氣焰,貔虎般不能收斂。夷門燕市皆為僭,空傒僝僽枉威嚴。探丸厲刃掀紫髯,笑談落得填坑塹。盡淋漓一腔丹慊,惹傍人血淚橫沾。冷覷王侯,暖守兵鈐。發衝冠,雄猛添,驚皇博浪椎,寂寞烏江劍。恁忘了泡影與河山,算相爭都無饜。氣呵,播聲名天下嫌。 
  (唐僧引一行人上,雲)行至深山曠野之中,不知是那裡?遠遠的樹林之間,有個採藥仙人,問路咱。(行者雲)前面採藥仙人,指路咱。(仙唱) 
  【醉鄉春】打漁鼓高歌興添,采靈芝快樂無厭。大叫高呼,前遮後掩。遠量度,近觀瞻,謹廉禮謙,休猜我做避世陶潛。 
  (唐僧雲)俺是大唐三藏國師,欲往西天取經,過此迷了路途。故此問你咱。(仙雲)恁非凡人也,誰能得到這裡? 
  【雙調】【小將軍】過女人國甚巇險,有無限惡威嚴。若要到西天峻峰尖,一路上苦偏多無甚甜。 
  (唐僧雲)指我去路咱。(仙雲)俺此間不五百里,有一山,名曰火焰山。山東邊有一女子,名曰鐵扇公主。他住的山,名日鐵嵯峰。使一柄鐵扇子,重一千餘斤,上有二十四骨,按一年二十四氣,一扇起風,二扇下雨,三扇火即滅,方可以過。 
  【清江引】火焰山委實形勢險,(行者雲)我一胞尿溺,也溺死了他。(唐僧雲)行者,休要胡說。(仙唱)使不著你妝風漢。全憑鐵扇風,常言道:水火無情,不用吹毛劍,(行者雲)我問他借扇子,肯便肯,不肯呵,我與他勢不兩立。(仙雲)他的法寶,你人力怎鬥得?他敢著你滴溜溜的半空似秋葉般颭。 
  雖然於路艱難,卻有無限之景。 
  【碧玉霄】瀑布簽寒,澗落水簾,木繞山尖,猿嘯虎張髯。仗法力則可行,無神通休強參。將山色來瞻,似碧玉無瑕玷。苦辛不厭,大發慈悲念。 
  師父趲行者。 
  【隨尾】玉鞭緊緊催金(革占),火焰山千難萬險。早求法力到西天,莫把殘軀葬山崦。(下) 
  (唐僧雲)來至火焰山,如何得過去?行者,怎生是好?(行者雲)師父,山這邊有人家,你且歇下。著弟子直到鐵嵯峰,尋鐵扇公主,借扇子來,著師父過去。(唐僧雲)你疾去早來,休著我記掛你。(下)(行者雲)來到鐵嵯峰。人說鐵扇公主,知他有丈夫沒丈夫?好模樣也不好?我且問山神土地,便知明白。唵!山神土地安在?(山神上,雲)小聖本處山神是也。唵!乃法敕,萬神鹹聽。不知那位尊神呼召,小聖上前參見。尊神稽首。(行者雲)我乃大唐三藏國師弟子,通天大聖孫行者。我問鐵扇公主在那裡住?(山神雲)在正尖峰下住。(行者雲)他有丈夫沒丈夫?(山神雲)沒丈夫。(行者雲)他肯招我做女婿麼?(山神雲)肯。(行者雲)怎知便肯?(山神雲)人物好歹選中。(行者雲)我問他借扇子去。(山神雲)小聖不敢說,行者自詳論。著他一扇子,扇做風胡孫。(下)(行者雲)我不信輸與一個婆娘。我且到他洞門前走一遭。(下)    
第五本  第十九出 鐵扇凶威    
  (鐵扇公主上,雲)妾身鐵扇公主是也,乃風部下祖師,但是風神皆屬我掌管。為帶酒與王母相爭,反卻天宮,在此鐵嵯山居住,到大來是快活也呵。(唱) 
  【正宮】【端正好】我在巽宮裡居,離宮裡過,我直滾沙石撼動娑婆。天長地久誰煞得我?把世界都參破。 
  【滾繡球】孟婆是我教成,風神是我正果。我和驪山老母是姊妹兩個,我通風他通火。角木蛟、井木犴是叔伯親,斗木獬、奎木狼是舅姑哥。當日宴蟠桃惹起這場災禍,西王母道他金能欺風木催槎。當日個酒逢知己千鍾少,話不投機一句多,死也待如何? 
  俺這裡鐵嵯峰,好景致也呵。 
  【倘秀才】明月照疏林花果,寒露滴空山薜蘿。四面青山緊圍裹,松梢聞鶴唳,洞門看猿過,與凡塵間闊。 
  我一柄扇子,重一千餘斤,上有二十四骨,按二十四氣。此般兵器,三界聖賢,不可量度。單鎮南方火焰山,若無此扇,諸人不可過去。好扇子呵。 
  【滾繡球】這扇子六丁神巧鑄成,五道神細打磨,閻浮間並無二個,上秤稱一千斤猶有餘多。管他二十四氣風,吹滅八十一洞火,火焰山神見咱也膽破,惱著我呵登時間便起干戈。我且著扇扇翻地獄門前樹,捲起天河水波,我是第一洞妖魔。 
  (行者上,叫科)(洞裡小鬼做出科)(行者雲)小鬼,對恁公主說,大唐三藏國師摩合羅俊徒弟孫悟空來求見,借法寶,過火焰山咱。(小鬼進稟科)(公主雲)我知道,這胡孫是通天大聖孫行者。著他過來。(行者做入見,混科,雲)弟子不淺,娘子不深。我與你大家各出一件,湊成一對妖精。小行特來借法寶,過火焰山。(公主雲)這胡孫無禮。我不借與你。 
  【叨叨令】我這片殺人心膽大來大,救人命志少些兒個。(行者雲)師父過不得火焰山,特來相投。(公主唱)你道是火焰山師父實難過,則這個鐵嵯峰的魔女能行禍。休得要閒中尋鬧也波哥,休得要閒中尋鬧也波哥,則你那禿髑髏敢禁不得剛刀剁。 
  (行者雲)這賊賤人好無禮。我是紫雲羅洞主,通天大聖。我盜了老子金丹,煉得銅筋鐵骨,火眼金睛,俞石屁眼,擺錫雞巴。我怕甚剛刀剁下我鳥來?(公主雲)這胡孫好生無禮。我也不是你惹的。 
  【白鶴子】你道是花果山是祖居,鐵嵯峰是我的行窩。在彼處難比強,來此處索伏些懦。 
  (行者雲)潑婆娘,我若拿住你,也不打你,也不罵你,你則猜。(公主唱) 
  【中呂】【快活三】惱的我無明火怎收撮?潑毛團怎敢張羅?賣弄他銅筋鐵骨自開合,我一扇子敢著你翻觔斗三千個。 
  (行者做出科,雲)那婆娘,出來,出來,我和你並個輸贏。(公主唱) 
  【鮑老兒】他大叫高呼勒著我,更怕我楊柳腰肢裊娜。耀武揚威越逞過,更怕我桃臉風吹得破。彎弓蹬弩,拈槍使棒,擂鼓篩鑼。 
  鬼兵那裡?(卒子擺上)(公主雲)將兵器來。 
  【古鮑老】手提著太阿,碧澄澄恰如三尺波。額攢著翠娥,惡狠狠怒如千丈火。狂旗磨.戰鼓敲,妖兵和。你便吃了靈丹數顆,爭似我風聲偏大,半合兒敢著你難撈摸。 
  (做戰科)(公主做敗走科,雲)這胡孫神通廣大,我贏他不得。將法寶來。 
  【道和】這扇子柄長面闊,鎖鐵貫嵌金磨,骨把揠薄。妖氣罩冷風多,雲端頂上觀見我。鐵棒來抽身便躲,戒刀著怎地存活?我著戒刀折,鐵棒損,力消磨。 
  【柳青娘】休麼,從來不以這妖魔,忒輕薄也待如何?那廝有神通難摸,藝高強名揚播。偷靈丹老子怎近他?盜蟠桃玉皇難奈何。那廝上天宮將神威挫,下人間興禍多。看著身軀大,頃刻成微末;看著東方過,頃刻向西方落。一任他鐵骨銅筋火眼睛,不索交兵,敢著他隨風一扇扇了渡江河。 
  (做扇科)(行者做一觔斗下)(公主雲)量你個胡孫,到得那裡?這一柄扇扇著呵。 
  【尾】或是墮在遠岡,落在淺波,滴溜溜有似梧飄落。便是天著他有命?今生必定害風魔。(下) 
  (行者上,雲)吃這婆娘一扇子,扇得我滴溜溜半空中。休說甚的小孫草腹屎腸,做了四句口號,罵這弟子:婆娘忒恁高強,法寶世上無雙。不借我呵也罷,當著你熱我涼。待干罷,去投奔觀音佛去,好歹有甚見識過去。(下)    
第五本  第二十出 水部滅火    
  (觀音上,雲)老僧觀世音是也。唐僧過不得火焰山,孫悟空來告。我差雷公、電母、風伯、雨師,箕水豹、壁水(俞)、參水猿等水部神通。水能滅火,京除此火山之害,免使後人受苦。傳吾法旨,著神將跟孫悟空去,便要同唐僧過山。風、雨、雷、電神,即時下中界。我著他火焰不能燒,刀侵斷斷壞。(下)(電母引風伯、雨師、雷公上)(風雲)走石揚沙日月昏,(雷雲)慣將斧劈巨靈神,(雨雲)銀瓶瀉盡天河水,(電雲)時掣金蛇送火輪。(風雲)吾世守東南巽二之神,箕水豹飛簾大將軍是也。(雷雲)吾太乙真人部下謝仙火伴,霹靂將軍五雷使者是也。(雨雲)吾乃畢星屏翳之神,玄冥先生赤松子是也。(電雲)吾乃南方離火之神,鞭策雷車使者列缺仙姑是也。今日西天毗盧伽尊者,前往五印度取大藏金經,被火焰山妖魔當路。我四人奉著觀音法旨,前往護持他去。須索走一遭。(唱) 
  【黃鐘】【醉花陰】驟雨滂沱電光滿,古剌剌雷聲如車轉,雲靉靆霧迷漫。天地水三官,敕令著咱將唐僧管。惡途路怎盤桓?火焰山難同春晝暖。 
  【喜遷鶯】又不必樵蘇炙爨,通紅一帶峰巒,遙觀,碧天將半。這山便有美玉也難枉著鳳鸞,又我甚溝澗湍。鏑箭的風威相助,淋琅般雨勢相攢。 
  【出隊子】把天瓢來澆灌,潺潺的水勢滿。猶勝似上元驛夜半火威寬,博望坡秋深火焰攛,赤壁山冬初火力完。 
  【四門子】箕水豹斑斕隱霧端,壁水(俞)緊把眉攢,參水猿左右聽呼喚。水勢溶寬,山高下不分匠段,路迢遙不見林巒。水部雄火焰消迷路平安,十萬里程受苦酸。師父力多般,餐風宿露忙投竄。宵衣旰食無攛斷,受驅馳百萬端。 
  (唐僧上,做見科,雲)多謝神聖,救了弟子一難。(電唱) 
  【寨兒令】請師父上馬休遲緩,眾神人緊護攢。龍馬又奔徒弟每歡,到前途更無妖怪斷。天地知,佛法寬,敢著你同居涅槃。 
  【神仗兒】風神王冷氣酸,雨師雷伯兩意歡,電母施威,水神沒亂,這功勞都一般。往西天取得經完,再重來此處難顧管。奏天庭仍把諸佛喚,著火再休攛。 
  【尾】此去西天路過半,月不消十數遍團圓,那壁是靈鷲兩山交界管。 
  正名 女人國遭險難 採藥仙說艱難 孫行者借扇子 唐僧過火焰山    
第六本 第二十一出 貧婆心印    
  萬里香風下九天 仙真鶴馭盡翩翩 
  一誠上達祗園地 永保皇圖億萬年 
  第二十一出 貧婆心印 
  (唐僧一行人上,雲)脫離了紅孩兒,過了火焰山,於路虧殺龍天三寶。今日到得中天竺國,皆是諸佛羅漢之地。孫悟空,我與龍君、沙、豬慢行,你先去尋個打火做宿處,吃了飯,到靈鷲山參佛世尊。你到前面,不要妄開口說話。此處是佛國了,參禪問道的極多,不要輸了。不比你相殺到容易,禪機卻怕人。(行者雲)小行知道。我先行,師父慢來。(下)(唐僧雲)孫行者去了,我們慢慢行。待他齋熟,我們掃到,吃了便入寺去。未臨佛土身偏穢,方到西天骨也輕。(下)(貧婆上,雲)老身中印土人,賣胡餅為業。但來佛會,下的不參得,老身不敢入佛國去。自童時親受摩訶伽葉所教,傳得真如正覺之性,能回三毒為三淨界,回六賊為六神通,回煩惱作菩提,回無明作大智。此非外道所及也。(唱) 
  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我是個物外閒身,個中方寸,傳心印。與佛子為鄰,但過往的來參問。 
  【混江龍】把彈機來評論,羅裙不染世間塵。對一溪春水,臥半畝閒雲。僻性懶侵浮世事,雙昨罕識市廛人。聽雷音鐘磬,坐靈鷲山門。常開妙法,深種良根。不須文字,豈唸經文。霎時見性,直下當承。腳根牢跳出陷人坑,手稍長指破迷魂陣。則為這老婆多口,致令得俗子生嗔。 
  【油葫蘆】休笑貧婆一世貧,穿著百衲裙,衲頭巾有一個寶珠新,妝嚴的未必能評論,儴惴的倒敢能勤慎。(行者上,雲)小行蒙師父法旨先行。這是那裡?(貧婆唱)見一人言語高,行步緊。鐵戒箍皂亢裰望前行,(行者叫)老母,老母。(貧婆唱)不住的老母口中頻。 
  【天下樂】我卻甚富住深山有遠親?(行者雲)老母,過路客人。(貧婆唱)我問你是何人?(行者雲)我是唐三藏上足徒弟。(貧婆唱)唐僧他本姓陳,(行者雲)我隨師父偌多時,尚不知他姓。你相去十萬里,怎生便知道來?(貧婆唱)我不出門知天下事因。你雖然守著戒律,你雖然受了苦辛,則一卷《金剛經》講未真。 
  (行者雲)你道我不省得《金剛經》?我也常聽師父念:過去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,見在心不可得。怎的我不省得?你且賣一百文胡餅來,我點了心呵,慢慢和你說經。(貧婆雲)這胡孫,在我家行賣弄他釘嘴鐵舌。你說道要點心,卻是點你那過去心也,見在心也,未來心也?(行者雲)這婆子倒利害。(貧婆雲)心乃性之體,性乃心之用。或有亦或無,只看動不動。你答來我問:你有心也無?(行者雲)我原有心來,屁眼寬阿掉了也。(貧婆雲)這胡孫無理。 
  【那吒令】你既是有心呵,不可得放存;你既是有心呵,不可得見聞;你既是有心呵,不可得定准。過去的倘未知,未來的如何信?去也和師父仔細評論。 
  (行者雲)我十萬里路,至此倒吃一個婆子問倒了。(貧婆唱) 
  【鵲踏枝】你奔波(走並)紅塵,我清淨守空門。你心動神疲,我表正形真。十萬里西來的意謹,我則道唐僧怎生一個上足徒弟,元來是個打駝垛受苦的天尊。 
  (行者做行科,雲)我奈何這婆子不得。接將師父來,和他問一場。(唐僧上雲)善哉!善哉!不想到中天竺國佛地,我玄奘便死也罷。(行者做接見科,雲)師父,恁徒弟吃一個婆子問倒了。(唐僧雲)問甚麼?(行者雲)他問我《金剛經》。我說,我常聽師父念來:過去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,見在心不可得。我又問他買點心,他就說:不知點你那一個心?我就沒得說,被他盤倒了。(唐僧雲)我教不要胡說。西天有三個婆子,佛法甚高。這傳七語,非是你答得的。我和你見他。(做見科)(貧婆雲)是好個佛像。 
  【醉中天】挺挺身才俊,朗朗語超群。他原來是摩訶般若身,可知道有取經分。我問師兄,心可點乎?(唐僧雲)心無所住,將何以點?(貧婆雲)人無心何主?心乃人之根本。(唐僧雲)未得時,在他非在我。既得時,在我非在他。如筏喻者,筏尚應捨,何況非法?(貧婆雲)兀的不是也。你若是能傳心印,休說是心,則你那幻軀也猶是微塵。 
  師父,沿途索是驅馳來。(唐僧雲)身自在,心常在。(貧婆唱) 
  【金盞兒】躡履破苔痕,飛錫落雲根。可知道曇花亂墜如瓊粉,袈裟錫杖燦然新。清虛成法性,解脫出凡塵。是一個維那金種子,佛座下玉麒麟。 
  (唐僧雲)敢問善知識,曾見諸佛聖賢否?(貧婆雲)半月小參,一月大參,常得聽講。(唐僧雲)文殊師利如何?普賢如何?(貧婆唱) 
  【醉中天】文殊智慧施檀信,普賢行法濟凡人。(唐僧雲)伽葉、阿難如何?(貧波唱)伽葉、阿難守著世尊,向佛會高參論。(唐僧雲)此間到雷音寺,多少路程?(貧婆唱)你聽那磬韻鐘聲遠聞,兀的鹿野苑雷音近。 
  (唐僧雲)小僧常聞維摩多病,阿佛也,如何此心不定?(貧婆雲)師兄不知。 
  【金盞兒】維摩方丈不沾塵,獅子座可存身。一個病身軀終日懨懨悶,(唐僧雲)他因甚如此?(貧婆唱)一憂佛法二憂民。(行者雲)我偷得老子靈丹在腹,可醫他。(貧婆雲)你怎醫得他!他不能求扁鵲,安肯問胡孫?你正是明醫了三十載,暗換了一城人。 
  師兄,齋罷便行。今日正是小參,可見諸佛大聖眾。 
  【煞尾】渾金塔接青雲,七寶殿生紅暈,盡都是金祗園的善根。入得如來不二門,須臾間改變了精神。要經文,準備的貝葉全新,著東土開發群迷度萬民。不枉了孫行者驅馳受窘。豬八戒奔波逃遁。恁既來佛會下,則恁這一班兒都是有緣人。    
第六本  第二十二出 參佛取經    
  (靈鷲山神上,雲)我佛法旨,為唐僧東來,著摩侯羅、緊魔羅、伽人、非人等,皆至中竺十里之外迎接,著給孤長者引度於諸天帝君,著取金經回東土去。(下)(給孤長者上,雲)貧道給孤長者是也。西天竺國,大富之家。為要建道場,我將祗園佈施,以黃金鋪地,然後方成。今日唐僧至中天竺國中,奉我佛法旨,相引見諸天聖賢,須索走一遭也呵。(唱) 
  【商調】【集賢賓】奉天佛使恰離了祗樹園,金壚內裊沉煙。當日棄卻黃金鋪地,今日倒騎著白鹿朝大。雖然是眼下工夫,也要個夙世良緣。比著他十萬里取經的不甚遠,今日個伴諸佛普會齋筵。聲鍾齊聽講,揮麈塵共談禪。 
  (眾人做接住,見科) 
  【逍遙樂】與諸天相見,有獅座鴦輿,鳳乍象輦。金燦爛五色霞鮮,薝蔔幽花落滿前,擁幢幡雲霧匐相連。有銜花的斑鹿,立樹的玄鶴,獻果的白猿。 
  【梧葉兒】錫仗金環重,袈裟玉璧偏,兩耳似垂肩。有佛祖心間印,少如來足下蓮。心一似鐵石堅,全不避山遙路遠。 
  我乃給孤長者。奉世尊法旨,看承接引,見諸佛聖賢,一一參拜去來。(唐僧雲)善哉!善哉!東土但知名,西方才識面。佛子與諸天,一如親夢見。未知先去見那位諸佛?願我師開明為幸。(給孤唱) 
  【醋葫蘆】先是摩侯羅太子身便見,緊魔羅諸聖賢。及至伽人非人等眾神,皈依禮拜須向前。雖然是受了些驅馳作踐,今日個惡姻緣番作了好姻緣。 
  【】伽葉與阿難,文殊共普賢。釋天帝釋梵王天,都在這西竺國親會面。料想凡人怎能見?則為你功成八百行三千。 
  (唐僧雲)世尊在於何處?(給孤雲)佛無定主,隨念即見。若到方丈,我佛必賜茶。但得飲此,必成正果。 
  【】你若能嘗佛子茶,勝參趙老憚。休猜做金尊美酒斗十千,但得那世尊肯見。恰敢著你即時回轉,不須妙法再三言。 
  我佛來也。 
  【】金身丈六長,清光七尺圓。芒鞋竹杖打著行纏,逍遙一身得自然。快疾忙把如來參見,向前合掌並擎拳。 
  (寒山拾得扮出山佛像上,雲)玄奘,你來也?(唐僧雲)我佛,弟子來也。(佛雲)玄奘,你往日是西天羅漢,今為東土國師。心堅念重,至公無私,磨而不磷,涅而不緇。今日歸來,萬物有時。給孤引見大權,將經文法寶,交付與玄奘。孫、豬、沙弟子三個,乃非人類,不可再回東土,先著三個正果。我佛座下弟子四人,一名成基,一名惠光,一名恩昉,一名敬測。基、光、昉、測四人,送你到於東土,開闡戒壇,大興妙法,後回西天,始成正果。給孤長者,引將他去。著他領取經寶,疾忙便行。(下)(給孤雲)玄奘和你去來。(下)(回來大權上,雲)小聖大權修利菩薩。表我佛法旨,看守金剛大藏。為金光燦眼,常手掌護之,凡人稱我為招提。今日佛法要東行,著毗盧伽尊者,托化為陳玄奘,自東來西取經,今日敢待來也。(給孤引唐僧上)(做見科)(給孤唱) 
  【】脫離了世尊,參大權。經文一藏莫俄延,迢迢路程不厭遠。稱了他平生願。早傳佛法到中原。 
  (大權雲)教弟子每般經裝在龍馬身上。(行者雲)領法旨,我遞,豬八戒、沙和尚接。《金剛經》、《心經》、《蓮花經》、《楞伽經》、《饅頭粉湯經》。(給孤唱) 
  【仙呂】【後庭花】異香生七寶蓮,彩雲迷雙鳳輦。教闡僧知法,宗分律禪。意虔虔,疾般經卷。韻幽幽猿聲在老樹顛。響璫璫鈴聲在古殿前。喜孜孜師徒得變遷,鬧垓垓神天每想顧戀。 
  【青哥兒】急煎煎喜得恁師徒、師徒每康健,大慈悲無量無邊,佛法東行自有緣。五色雲纏,十萬餘言。白馬親牽,裝載東遷。晝夜兼行駕雲軒,著恁唐皇見。 
  孫悟空、豬八戒、沙和尚,佛敕恁在此成正果,著基、光、昉、測四人,送唐僧回中國,至長安闡教。 
  【商調】【浪來裡煞】經文要闡揚,佛法要通變。四天王八菩薩盡周全,到長安七日功行圓。天隨人願,早來至龍華會上飽參禪。(下) 
  (大權雲)玄奘,我佛法旨,經文到處,著我隨所守護,沿路上我當保障你直到中原,諸寺但有經藏處,即有小聖。經藏吾神有大權,守經護法到中原。有經藏處休無我,永受香煙萬萬年。(下)(沙和尚雲)徒弟從師父數年,今日我正果。玉皇閣下寄前身,罪貶流沙要食人。今日東來聞妙法,水光山色一般新。(下)(行者雲)弟子功行也到,今日辭了師父圓寂。花果山中千萬春,西天路上受艱辛。今朝收拾平生事,來作龍華會上人。(下)(豬八戒雲)弟子也辭師父,朝天去也。豬八戒自幼決斷,一路將師相伴。圓寂時砍下頭來,連尾巴則賣五貫。(下)(唐僧雲)三個徒弟都圓寂了,貧僧與他作把火。四個西行一個歸,三個解脫是和非。老僧獨往中原去,急急回來采紫薇。咦!絕憐孫悟空,神通真個有。東土中脫卻輪迴,西天路番個觔斗。念沙和尚,有像作無像。喉中三寸元陽,胸中一點靈光。好個豬八戒,神通世間大,已得除新害。既有成必有敗,陰陽剝始消除快。有心我你不能安,無念大家得自在。咄!是非場上進將去,人我池中跳出來。且喜三人俱得正果了,不免隨著基、光、昉、測便往中原去來。此間薝蔔花方盛,中土松枝已匐向東。    
第六本  第二十三出  送歸東土    
  (成基上,雲)俺四人奉佛法旨,送唐僧回長安去,須索走一遭。(唱) 
  【越調】【斗鵪鶉】靈鷲山春色雍融,雷音寺東風淡蕩。鹿野苑楊柳才青,祗樹園薝蔔正芳。擁百匐萬神天,列三千鬼工。打著彩旌,擎著繡幢。白馬馱經,金獅噴香。 
  【紫花序】西天西如來親送,中國中和尚才行,南海南菩薩來將。雖然一番受苦,也能勾百世流芳。斟量,方信道人香千里香,端的是道尊德無上。今日個送路在山門,抵多少攜手上河梁。 
  【小桃紅】雖不道河頭傾倒玉瓶雙,滿捧著香茶讓。吾有那宰官婆羅小王像,雖不是按著宮商,一班佛樂何清亮。會諸天聽講,送唐僧三藏,你今日個名已入選佛場。師父閉眼者。 
  【金蕉葉】耳邊廂微風乍響,腳底卜輕雲漸長。白馬上經生火光,碧大外人迎太陽。 
  (唐僧雲)我來時,孫悟空、豬八戒如此神通,尤兀自吃了許多魔障。今日四個善知識,如何送我回去?(成基雲)沿途來的魔障,皆我世尊所化。因師父心堅,是以得至此間,今非昔比。 
  【調笑令】師父,休妄想,那的是俺世尊強化出魔王將你心意降。杜子春煉丹成虛誑,則為心不誠也有許多模樣。將一個小孩兒提起來石上撞,則一驚那金丹忒楞化粉蝶兒飛揚。 
  【聖藥王】鞍馬上,精神長,心念中法力高強。任遙天萬里長,咫尺到秦邦,可便是家鄉。 
  【鬼三台】則說那費長房,法律強,化龍杖,每翱翔。昏澄澄,白茫茫,桑田變海海為桑。休恐懼,莫驚慌。。 
  (眾父老上,雲)三藏國師,去西天十七年也,松枝今日向東也。俺報與官府,都在城外接去來。(下) 
  (父老引眾官上)(眾雲)異哉!異哉!今日松枝已向東也,國師必定歸也。你看前面,祥雲靉靉,瑞氣騰騰,想是國師法駕將近。稍待尉遲總管到來,一同上前參見。(唐僧、成基上)(做見科,成基唱) 
  【拙魯速】你覷那眾官每,具著公裳,百姓每,燕名香。羅列在道傍,俯伏在路上。道俗僧尼一齊來訪,捱捱濟濟,幡旆飄揚,瑞靄祥光,都接到天花甘露漿。 
  (尉遲總管上,雲)我師今日東歸也。小官尉遲敬德,親自相接。(成基唱) 
  【】鐵帕頭耀日光,水磨鞭映雪霜,馬壯人強,志節昂昂。護法金剛,黑煞天王。沙場之上,展土開疆,保護家邦,恰便似趙公明往下方! 
  (尉遲雲)今日到我府中宿一宵,明日早朝天子去。(成基唱) 
  【尾】來日個景陽鍾罷雞人唱,一合兒同朝帝王。將戒壇與萬民開,把經文與眾臣講。    
第六本  第二十四出 三藏朝元    
  (佛高垛,四金剛上,雲)老僧賢劫第四尊,釋迦牟尼是也。今日唐僧東土開壇闡教,今當西來正果朝元,教飛仙引入靈山會上來者。(旌幡、樂器、飛仙引唐僧上)(飛仙雲)唐僧今日功成行滿,正果朝元,佛祖著我引入靈山會。須索同去走一遭也呵。(唱) 
  【雙調】【新水令】梵王宮闕勝蓬瀛,鬧垓垓撞鐘擊磬。安排朝世尊,準備接唐僧。十萬餘程,來取金經。一點虔誠,今日個正果性和命。 
  【駐馬聽】大眾虔誠,法鼓金鐃出寺迎。諸天相敬,銅鐘玉磬映山鳴。眼前羅著藥師燈,心中懸托著軒轅鏡。但能勾靈光一點明,登時間跳出琉璃井。 
  【雁兒落】紫袈裟金縷輕,白錫杖銀光淨。四天王執寶幢,八菩薩敲金磬。 
  【南呂】【金字經】眾飛仙齊打手,合著金字經迎,引著個員頂方袍得道僧、僧。三更道已其身正,心如秋月明。 
  【】為鼠常留飯,憐蛾不點燈,救度眾生發願明。曾傾心演大乘,如來命,還元功行成。 
  (唐僧見佛科)告佛祖,唐僧稽首。(佛雲)唐僧聽我明言,數年得到西天。今日功成行滿。方才正果朝元,大藏金經已得圓。唐僧敕賜與僧傳,至今東土皆更寺。願祝吾皇萬萬年。 
  【雙調】【沽美酒】祝皇圖永固寧,拜如來願長生。保護得萬里江山常太平,普天下田疇倍增,民樂業息刀兵。 
  【太平令】四海內三軍安靜,八荒中五穀豐登,西天外諸神顯聖,兆民賴一人有慶。則為老僧,取經,忠心來至誠,呀,傳此話人間為證。 
  正名 胡麻婆問心字 孫行者答空禪 靈鷲山廣聚會 唐三藏大朝元  
本書來自www.abada.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
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.abada.cn

<上一頁 <<元劇西遊記>> 〔完〕 下一頁>

天博閱讀室

版權聲明: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,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,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。

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,請購買原文書(網上書店 @ 天博網),尊重出版商的權利。

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給我們來信,我們會立即刪除. Email:info@tinpok.com